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我的父亲  

2008-11-16 08:50:57|  分类: 人物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父亲

 

父亲走了。走了整整十个年头。他步履蹒跚,身子是那样瘦弱,看不到面容,渐渐模糊了背影。

父亲走了。走得那样匆匆又那样缓慢,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父亲说他的先辈少有活到六十岁,而他却整整活了八十四岁,是可考先祖也是我们石屋的最高寿星了

父亲生于一九一三年六月十二日,比我大整整四十二岁。我最早看到的父亲就是一位年近半百的老人,人们都把他叫“石老儿”。父亲个子不高一米六五左右,身材瘦小一百来斤。小脑袋,前额和后脑壳明显凸出,瘦长脸坑坑洼洼显出典型的营养不良,古铜色的皮肤记录了他的饱经风霜。小眼睛小鼻子,尖下巴上留着胡子。身板挺直,手常靠在背后,走路匀速运动,时间长了很多人都跟不上。

父亲有一段血泪史。他给我们讲过我家“五代单传”(后来我从家谱查证是六代“单丁独户”。我的曾祖父39岁病故曾祖母被人卖到山里,其时祖父才一岁,无儿无女的曾姑祖母把祖父拉扯成人。)父亲三岁祖母病故,跟祖父帮人做长工,冬天帮人打鱼。在一个风雪漫天的大年三十除夕夜,远处村落灯火通明,传来霹霹啪啪的鞭炮声,父亲问祖父:“爹,我家怎么不放鞭炮完年?我娘呢?”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几句话触到了祖父的痛处,在别人大团圆的欢乐中,父子俩在渔船上抱头痛哭。那是中华民族最黑暗的年代,农民生活非常贫困,“糠菜半年粮”,祖父带着父亲上船打鱼,同伙竟有人说小孩“吃冤枉粮”。万般无奈,祖父把父亲带回石屋,放到那些曾卖过他娘的同宗家里。父亲舍不得祖父,抱着祖父的腿不放,被祖父拖着走了十几步,解开父亲的手祖父头也不回地走了,背后传来父亲撕心裂肺的痛哭……

父亲是一部创业史。祖父是一个典型的雇农,一直帮人为生。父亲稍大一点便跟祖父回石屋帮人放牛捡粪,从小营养不良十几岁挑中稻稻谷人跟谷把一样长。祖父一生孤苦但对人总是笑眯眯的,可见其忠厚善良。父亲为人忠厚耿直这来自祖父的血统遗传,但精明有主见,勤俭有心机,这是父亲的过人之处。父亲的外婆家在殷墩,祖母兄妹八人,逢年过节大人小孩好几桌,有什么好吃点的东西各家大人拿给自己的孩子,没娘的父亲徒招來辛酸,去时糖呀饼呀一大篮回来空篮无人问。“有娘的孩子金和宝,无娘的孩子路边草”,父亲说他不愿走外婆家。父亲从小麻利懂事很得人缘。十几年后成为同宗伯父初喜的继嗣,有了面向西南的几间旧土砖屋,尽管它至多只能抵父子俩的工钱,但总算有了一个家。据说母亲是“童养媳”到我家,但她是“福星”。她到我家“长财发富”“多子多孙”。凭着父母亲相依为命辛勤劳作,精打细算,省吃俭用,父亲建起了五间大瓦房添置了十几亩田地,成了附近三个屋场首屈一的富户,从名副其实的“上无片瓦下无寸土”的雇农到富裕中农,父亲是“创业天子”。

  父亲是“钻子”(方言吝嗇极节省且精打细算之意),他上街渴了舍不得不三分钱一碗的茶,用舌尖顶住上愕止渴到县河喝水,一泡尿憋回家厕所里当肥料,堆稻谷在把堆上洒些水使谷受潮米发涨些,晚饭总不让我们多吃“压床脚”。

父亲是一部发家史。他独力支撑由讨饭长工到小富之家,从无人照看“吃冤枉粮”的小孩到受人敬重、家里有什么难事都来请教的“石老儿”,他一生挺不容易。父亲恨透了吃人的旧社会,大军过江时,我家住了几十个解放军,父亲帮他们跑前跑后,热情支持。新中国成立后他成了积极分子,不久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担任互助组长、初级社长、高级社副社长、生产大队荒场场长、生产队长、大队支委,可惜父亲不识字不然他早就是吃皇粮的国家干部。他做了几十年的农村基层干部,主持公道秉公办事,在村里威信颇高,村里家庭吵架邻里纠纷都来找“石老儿”评理决断,在村里可谓德高望重有头有脸的人。他热爱集体公而忘私。七十多岁了,山上树木有猪牛损害,很多人都视而不见,年老的父亲却会把猪牛赶得远远的,塘里荫灌穿了,他还下到齐腰深的水中筑漏洞。

父亲见识过人精明稳重。日书未读这制约了他政治前途的发展,但他极重视子女们读书。他在家中箩筐笮上都用毛笔写上“石贵先”,这三个字还真挺不错,这可真难为他了。我有时想他如果有机会读书说不定会名列前茅大有作为的。与别人的经济往来他都要我们记在一个旧本子上,亲戚们礼尚往来,他也要我们记帐,这是他的精明稳重。父亲一生共生下六个儿女,由于他勤俭麻利精打细算,我们不仅没有挨饿,而且都读了书,两个姐姐读了小学毕业,二哥妹妹读了初中,大哥读了两年私塾,小学毕业考上初中考取了宿松师范,成为石屋乃至佐坝村第一个吃皇粮的教书先生。我断断续续读了小学初中高中七年半,由“民师”、国家教到中学高级教师。父亲是劳动致富,他要儿女们诗书发家。这在他们那一代人中是极有远见的极前卫的了。父亲过日子极省儉会算计。衣服通常是老大小了老二接着穿,破了缝缝补补直到不能再补为止。我记得只穿过一件新棉袄,开始盖到膝盖上,后来只盖到肚脐还是穿。晚上一年到头几乎全是吃“剩饭”,有时来了亲戚我们只能吃半碗,父亲说晚上吃多了脸上长“伤疤迹”,是“压床脚”。父亲自己生活极筒朴,吸点自己栽的“黄烟”不喝酒,饭量不大但不吃粥,说吃粥嘴里出水,早晨我们吃粥,母亲在灶上铁汤罐里煮点“饭”给他。

父亲性子急脾气暴,动不动就粗嗓门骂母亲,但“君子动口不动手”。对我们更是骂得“狗血淋头”,或许他是要求我们也象他时候那般勤俭麻利而不玩耍。但他很爱我们——尤其是爱他的儿子,“五代单传”对他的印象太深刻。他尽管不逗我们玩,不跟我们平等交流,在外边有什么好吃的自己舍不得吃拿回家接我们。我五岁时正是三年自然灾害,全中国都缺吃,大队到程咀开荒,父亲任开荒场场长。他把我也带去一个人的饭两个人吃,不一给我买了“八音琴”,用小木棰敲出悦耳的1234567、i八种音符。这极珍贵的“八音琴”是父亲爱心的最好见证。可惜后来丢失了。几十年后我还不时想念我的“八音琴”,怀念父亲的深爱。

父亲劳碌一生,从六、七岁做起,到七十多岁还在劳动,在田头地角的间隙里开荒栽油菜种花生。他一生爱胜希望儿女们出人头地,喜欢儿女们做屋,——做比别人大比别人好的屋。他勤劳俭朴精明有心计,从他当家以来从未缺过钱,他从不向人借钱——他身上有那个时代农民的鲜明特征。“宁讲三声有不叫一声无”,他跟同龄人开玩笑他从未缺过钱。尽管他的每一分钱都带着汗味,尽管他的每一分钱都是抠出来的,但二哥九二年做屋他七十九岁了还是背着我们给了二哥两千元钱!

父亲走了。他该含笑九泉!他一生树了无数丰碑。从“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到五间大瓦房——乃至今天县城省城都有他子孙的楼房,从长工到德高望重的基层干部——两个校长儿子,两个城里干部孙子,从日书未读的文盲到两个中学高级教师的儿子两个大学生的孙子,从“单丁独户”的“野种”到三个儿子五个孙子三个曾孙,这都是他的骄傲都是他的丰碑!

我应该感谢父亲,他让我在辍学四年后同意我继续读书,让我当了民师,使我有机会通过函授学习获得了石屋第一张大学文凭,通过考试成为国家正式教师,若干年后成为初中教导主任、校长、党支部书记,成为中学语文高级教师——一个读过七年半书的人成了专家副教授。

我应该感谢父亲,他的言传身教影响了我的一生。父亲的忠厚节俭勤劳都给我打下深深的烙印。“教书敬业勤为本,种田辛劳俭立身”——这是本世初我给自己写的一幅对联。在工资两千四百多元我还种荞麦栽油菜,在做书记还爱读书看报写文章,我是对父亲美德发扬光大!

——愿父亲永远安息!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