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谁是最可敬的人  

2008-11-25 21:48:27|  分类: 人物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是最可敬的人

石普水

     每到风和日丽的日子,在佐坝车站边那家农资商店的走廊下,常常坐着三、四位老人。他们既不是买货,又不是做生意,一根漂亮的旱烟袋,不紧不慢巴达巴达地吸着黄烟,你吸过一阵递给我,我吸过一阵又递给他,循环往复,周而复始。他们神态是那样悠然,又是那样淡定。四人中最年轻的一位姓徐,七十五、六岁,是这家店主的父亲,坐着上世纪流行的自制简便折叠小椅子,面前一台不久可作文物的手摇补鞋机。偶尔帮人补补鞋,有事的时候少,闲坐的时候多。吸烟之余闲聊家常,可能耳朵听力衰退吧,或是精力旺盛,声音往往很洪亮,我在路上都能听到。他们的“新闻”大多是张村某老人死了,李村某老人病了;这里筑塘岸,那里牛下儿,一大堆“鸡毛蒜皮”。

但也有卖弄“文肚子”的时候:

“徐茂公讲皇帝你金口御言,怎么能杀薛仁贵呢!”

“程咬金随手拿出‘圣旨’……”啊,他們在讨论《薛仁贵征东》的故事。

我常看到这些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同时出生的老前辈。在我念小学时他们就是老人,40多年过去了,我快成老人了,他們还健在。他们是佐坝有头有脸有文化的老人。有一位前不久逝世的可算老革命,有一位做过多年基层干部,有一位是地方上的能工巧匠,但都垂垂老矣。他們的思维可能都定格在过去的往事上。艰苦的岁月磨难在他們记忆中刻下永不磨灭的痕迹。生活中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为人爷,今天升格为“老爷”——四世同堂,家庭幸福,衣食饱暖!他们赶上了好世道!

战争、和平、贫困、富裕,一路走来,80年风风雨雨,80年坎坎坷坷,他们无怨无悔。健康是他们的骄傲,阅历是他们的资本,磨难是他们的财富。他们是功臣但不居功自傲,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黄烟袋陪伴他们60余年,重复着昨天的故事。几十年了看到这些与我父亲同辈的老熟人,我都肃然而起敬意!

 

我的舅兄今年七十有二,是位左腿有残疾的人,也在佐坝帮人补鞋、补衣等零碎事。我每天下午放学散步时常看到他回家。

“老哥,今天生意还好吧?”我问。

“还好!搞了八、九元钱。”他一脸灿烂的满足的微笑。

一天“八、九元钱”?我心里在暗笑。

“最多的时候一天能挣多少钱?”

“没超过10元。”停了一下,他又说:“坐在家里也没什么事,打牌还输钱。我做这手上事又不累人,给人家补补鞋,补补衣,拿了人家一、两块钱他还感谢你,又做了人情!”说话时他显露出幸福满足!

“鲜中他們给你钱吗?”

“给了。我也不要他们钱。我插了一亩稻谷,种了两亩棉花,还种了芝麻花生,养了一头猪,壮得不得了,等他们回家杀得过年!”

“您真麻利!”我由衷赞叹。

我这舅兄可谓饱经风霜,见识过人。少年残疾瘸腿学做裁缝,供养 6个儿女大集体时吃尽了苦头。但他却坚持让孩子们读书,学艺,有一技之长。而今读高中的大儿子鲜中搞服装设计,年薪10多万,小儿子办厂挣的钱比大哥多,去年一部崭新高级小轿车开回家,在当地可哄动一时,人们都羡慕老舅兄儿子争气。按说吃了一生苦的他该享享清福了,但他说自己是“劳碌命”,坐不住,坐着就有病,他享受每天“找了几块钱又有人感激”的快乐。在儿子们一年有几十万元收入,而作为父亲的他为人补鞋补衣找几块钱,这是助人为乐作善事追求心里快乐的高尚境界?还是过惯了穷日子不忘本的劳动人民的质朴?我真挺佩服这位舅兄的胸襟!

 

“我麻利?”舅兄哈哈大笑。“莫等麻利的人听到了!比我还大一岁的留娣老人清早外出帮人捡棉花。每天清早鸡啼起床,煮熟饭和猪食,洗衣,喂了猪,天亮吃完饭,走七、八里到河里帮人捡棉花,晚上摸黑回家打电筒割猪菜。平时家里做庄稼,还帮人插田、割谷。每年收入一万多元。”

“是那位儿子、孙子、孙媳都教书,丈夫从企业退休的老人吗?”

“不是她是誰!我与她比麻利不?!”

 

舅兄很健谈,打开了话箱收不住。“我还一个麻利的人你听听。崔何仁你记得吧?”

“记得,我教过他儿子女儿的书。”

“他夫妻两人一年插十多亩早中稻,收两万斤谷;栽30多亩棉花,捡棉花一万多斤;种栽七、八亩油菜,收一千多斤菜籽;还收两百多斤花生,两百多斤芝麻,还有一亩地四、五千斤红薯。家里四条牛,两头肥猪,两头母猪,16只小猪崽,两匹狗,30多只鸽子。你说麻利不?”

“麻利!麻利!太麻利了!”我忙不迭地回答。

 

“麻利吧?”

猛地后边有人搭讪接过话题。我扭头一看,是振昌村党支部书记也是窑厂厂长尹卫民。“现在世道变了,该做的年轻人不做会享福,不该做的老人不享福死做!

“我母亲,”他说,“前年79岁,5个儿子7个孙子2个曾孙给她做大寿,今年81周岁,该算福老人吧?不是吹,我们兄弟几个都该搞得马马虎虎吧?反正在县城都有房子,老二是局长,叫她到城里住,还没住到一个月,清早躲着我们偷偷回家,说在城里住不习惯,晚上睡不着,睡夢中还回老家。气得我老二讲明天把老屋拆掉,看她到哪里住!回家就回家休息也好,但她还把我们的菜园全部种了菜,养了一、二十只鸡,还栽了红薯,自己挑红薯扎粉。一到县里给我们又是菜,又是绿豆花生鸡蛋红薯粉。气得我不让她拿进我家门,放在外边!”

“你也过份了!”我笑道。

“你替我想想,知道的晓得她闲不住;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兄弟不孝顺!做点菜园也罢了,扎红薯粉一下摔倒了我们如何能驭得起这个声名?好歹我们都是说人家话的呀!”

“你说的有理。但老人一生麻利惯了,不做事就难受,生物钟不能打乱,你让她闲着反而是叫她受罪。她们的劳动不是为了谋生计,不是‘身上衣裳口中食’,而是一种享受,不忘本,对土地对劳动他们一往情深,他() 们劳动是一种享受,一种寄托!——我也劳动呢!”我深有感慨。

 

该做的年轻人不做会享福,不该做的老人不享福死做!

是啊!现在农村真实情况就是这样,阴差阳错,乾坤颠倒。年轻人或許是老人们骄惯的。但单从老年人而言,他们的勤劳、质朴、善良,不正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最生动的体现吗?

什么是无价之宝?——中国的老农民!

什么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老农民的勤劳!

如果洋人看到中国农村老人,相信他们会投赞成票的,因为,中国农村老人是最可敬的人!

20081125)(2399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