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不愿停摆的时钟  

2008-10-30 14:57:20|  分类: 博客跋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不愿停摆的时钟

石普水

 

我的安庆教育网龙湖书屋博客,图标是是一只孤零零的破旧时钟,时钟脱落得掉下钟座,标题是“流逝的岁月”,下边是一行字:“我不叹息了,时间就会停下来吗?”

我的那只停摆的时钟,曾经一度定格在200893日。

 

时钟停摆,博客不能登陆。对网络知识一无所知的我,开始以为是我的电脑或者网络出了故障。多次登陆后反复出现“对不起,你的ID被锁定!”,我才终于弄明白:我的博客被锁!

莫名其妙。

我成了不受欢迎的人!再没有资格在这家博客上发言了!

奇齿大辱。我被这家博客“赶下户”!

为什么被开除博籍呢?我是共产党组织基层的支部书记,跟党中央保持一致,思想上不反动;我是54岁的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没搞违法犯罪活动,也没搞人身攻击或恶作剧。无论从法律或者从道德讲,我都是大大的“良民”,我的博客虽然不是“模范博客”,但绝不是反动博客或无赖博客——无论如何不至于开除博籍!

——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呢?!我这才想到这前几天发过一篇叫《中国,俄格冲突表现的外交成熟》。发这篇博文时,屏幕上好象闪过一句“这篇文章有禁止的言论”之类意思的警告。什么禁止的言论呢?我不是政治家,并没有发表什么独特个人见解。写文章不过鹦鹉学舌,人云亦云,“天下文章一大抄”罢了。这之前的620号发过一篇叫《从严师到德师》的博文时也出现过类警告,我当时吃了一惊,细一看没什么“禁止言论”呀!我没敢发表,而是把它放在“后台”的“草稿箱”内,——具有戏剧性效果是,这篇不敢面世的博文在后台竟被管理员评为“精华”推荐文章!

有了这段经历,我对这警告便不以为然。一天后,我把这篇博文发到“人民网强国博客”上,这家权威博客并没有给我警告!可见并没有什么“禁止言论”。(后来我还是让这篇闯祸的博文在人民网也打入“冷宫”作隐藏处理。)

很想讨个说法。但细细一想,算了吧!网站是人家开的,他完全可以罪名“莫须有”!你纵有一千条正当理由,一万种正确说法,你找谁说?

——千秋功罪,网络是非谁与评说?国家目前还没有相关法规,你凭什么说?他让你建博客是人情,开除你是他的权力!你写点不痛不痒的文字也就罢了,谁让你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竟敢评说国家外交?而且在安庆教育网上谈国家外交?自取其辱,怪谁?

“不为种兰花生气”。

 我建博客本是小伙子们起哄闹着好玩的,为的是打发专职书记的半退休时光,修心养性而己。我巳过了争强斗胜的年龄,也没有争强好胜的本钱——患有高血压、糖尿病这两种病都是“慢性癌症”。高血压最忌情绪激动,跟人辩论是非等于自己找死。高血糖必须控制饮食,每日主食不能超过6两——比“吃8两米”的犯人还少2两!平素饭量比较大的我动辙挨饿,很多爱吃的食品不能吃,很多宴席不敢去,哪有精力跟他们争辩?

我也曾象阿Q似的自我安慰。 “一封朝奏九重天, 夕贬潮阳路八千。欲为圣明除弊事, 肯将衰朽惜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 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 好收吾骨瘴江边。”我充其量被“免职”,与那个不知轻重贬官八千里的倒霉蛋韩愈,比,我幸运多了。

我有时悲观,甚至有点相信迷信。也许我第一篇博文《农村初中校长的尴尬》名字不吉利,真引发我现在的“尴尬”;也许我博客模板图案秽气:我当时取其记录“流逝的岁月”之意,谁知现在喜鹊不叫乌鸦叫,峥嵘岁月成屈辱时光!那破旧时钟当真成为今天现实的生动写照!

能说算了就算了那么简单吗?过了不几天,我又象戒烟的烟民犯了“网瘾”,欲上不能,欲禁不止。心里空荡荡的,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自觉憋闷。找平素爱看的书看了几行不知书上说些什么。换一本翻了几页又放下,好像没有什么好书似的。倒是愿看李后主的那首《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出去走走吧!散步也没有平日步履轻快,有点“迈步出监”的味道。“感时花溅泪”,脑子老是叠影,处于一种混沌状态,不是想到博友的博客,就是想那篇博文。而且挥之不去,想又不很清楚,不想又出现在那里。虽早过了做梦的年龄,但那段时间晚上老做梦,梦里常来龙湖书屋,常见到那停摆的破旧时钟。白天老打不起精神,犯困,躺下闭目养神头脑又似乎清醒。情绪低沉,满肚子委屈却不好意思跟人说。想动笔写点什么,刚开头写了几行又思路堵塞不知从何说起。

万般无奈又打开电脑,习惯性地来到我的“龙湖书屋”,那曾经被我经营得颇为热闹的书屋,此时孤零零地出现在屏幕上,宛如苏东坡笔下的“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望着书屋,我又想起“故园西望路漫漫,双袖笼中泪不干”

既有今日,何必当初!

到别的地方去,如何?

 2008.11.6. (2015.9.19)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