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暑假护校的三场“斗争”  

2009-01-07 19:19:03|  分类: 如烟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暑假护校的三场“斗争”

石普水

 

 

“暑假护校”,其实是幌子,上网方便是真,看护我的“龙湖书屋”是实。暑假中,早晨散步,完成我的“一步八操”功课。中午看书看报,“手倦抛书午梦长”。下午上网写博文。晚上看“新闻联播”,看“海峡两岸”。护校,主要是早晚到校转转,学校其实没什么看护的。不过,还真有人“破坏”,我也同“坏人”作针锋相对的 “斗争”。

一天下午,几个小孩在校园玩耍,我也没很在意。但一会没看到人也没听到叫喊声,我关闭电脑走到教学楼,可不,小鬼头们寂靜无声地钻进了教学楼内,有几个还拿着书和笔什么的,原來他们竟是一群小“梁上君子”,干起行劫的勾当。看着他们一脸的惊慌失措,我“义正辞严”地对他们说:“快把拿的东西放回原來的地方!”等他们乖乖地回来后,我对他们说:“知道这是一种什么行为吗?知道这会给别人造成什么危害吗?小时偷针,长大偷金。而且对中学生的学习造成影响。”在他们认错并保证下次不再来,我放他们走了。——后来还真的未来。

 

一天吃午饭时,我坐门口望见“五毛”,——这位我20年前的学生,从教学楼前匆匆走来。他穿着一件一粒扣子的灰不溜秋的褂子,大约一星期没洗,也没扣,胸腔骨紧包着黑皮,脚上趿拉着没有后跟的破布鞋,左手抱着一摞书,右手端着一条短凳。“五毛,站住!”他也看见我了,比非洲黑人黄一点的脸上似笑非笑地尴尬着,颧骨凸起,薄嘴唇张开着,胡须老长,似乎多时未理发,两只眼珠乱转,多少留着20年前的俊秀。“你那是做什么?”我看着他左手问。“‘拿’几本书看看。”他不说偷而说“拿”,比孔乙己聪明。可见当年我教的书他还是没忘。我暗自庆幸。“这是做什么?”我望着他的右手问。“我没凳子坐。”“这是学生的书和凳。学生马上上学要用!都送回去,今后不能再来!再来我叫家长打死你!听到了吗?”

望着他把书凳送回教室,我感慨不已。造物主作弄人。当年他写一笔好字,作文也很漂亮。虽不及他哥哥优秀,(也是我的学生,高考前夕淹死了),但很用功,成绩也很不错。后来他娶妻生子,只是有点懒,但到“普九”验收那年发傻病了,常常来学校偷书去烧,弄得人哭笑不得——没有课本就算弄虚作假的“流失生”,一天我的同事尹校长找他,弄发了他的傻气,从尹的家里拿把菜刀要砍死尹,吓得尹没命地跑叫,当时没人敢上前,危急时刻,我大喝“五毛,站住!你要死!”

谢天谢地,五毛还真停住了。“你追他做什么?”“他把我当贼,讲我偷了人孩子的书!”他还挺有理的。“你偷书了吗?”“我没偷书。”“没拿书就好。”走了几步路后,他对看热闹的学生说:“我不是看见他是我的先生,我就饶不了那个尹×。”又发傻了,傻笑着,乱骂人。

——那以后,我不只一次吹嘘我教的学生傻了也认得先生,也会讲理。

 

一天早晨我发现学校东南角的小门锁被锤掉了。我赶紧找來铁丝钮好。但两天后又铰断了。我赶紧找來更粗的铁丝,钮得更紧。其实我知道是前边开小店的那个我当年学生家长,也有一阵酒友哥们干的,在我当校长那几年,常抓缺课的学生找到他的店里オ慢慢疏远了。他图进出方便,来这一手,我没有证据,当然不能说破,这种斗争也象当年新四军“有理有节”オ行。来吧!反正我有的是时间,且我在明处你在暗处,我在白天你在夜里。你锤,我钮,看谁斗得过谁!事实证明我胜了:至今小门还锁着。

这一个暑假,我30天同这些人悠哉悠哉着,写不出新奇的故事。

2008827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