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博客疑案  

2009-11-14 14:26:08|  分类: 博客跋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6、博客疑案

石普水

喜欢博客风和日丽,但有时候却乌云密布,疑窦丛生。

这不,2009521日,我的安庆教育博客“宿松石姓”上出现一条评论:“请问石良长子石镜世袭什么官职?其上有无姐妹?排行第几?生卒时间?谢谢!”

奇了怪了!凭什么我成了宿松石姓的义务解说员,要回答陌生人无头无尾的提问?细一想,这可是“同志的信任”,人家博友把你当个人才问的呀。于是我回复道:

“不知哪位同宗这般高看我,似乎我无所不知。你的提问应查《石氏族谱》亳州世系。石镜所袭官职英武卫正千户,后承袭毫州卫指挥,升指挥同知,掌印务,封怀远将军。石镜排行老大,兄弟四人:镜、钺、。生卒不详,查亳州世系谱。以上均参考,可否告之您是哪位同宗?石普水。”

——无头无影的人来问话。我们课堂提问还要“××同学,请你回答!”故我自报姓名,想知道问话的是何方高人,但想他一定姓石。

三天后又收到神秘人物的评论:“你好!我非石氏同宗,因为日前在地摊上见一叫石镜的墓志铭,不知真假,有心考证,固而请教。谢谢!”

啊,原来是找我考古判案。我们石氏三世祖石良公有四个儿子,长子石镜,我们一支是次子石钺的后人。族谱载石镜公“赴任途中遇害,客死他乡”。莫非族谱有误?现有“石镜的墓志铭”出现了!我来劲了,真想搞个水落石出,于是回复道:

“不知朋友可愿给我一观?万分感谢!石普水。”我还自报姓名,想知道对方何方高人。

 

525。第三次收到评论:“石先生,墓志铭照片我已经拍到,不知如何传给你。”

莫不是出现了“第三者”?因为前一天我已收到了墓志铭照片,我还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修谱的族人,他们都很感兴趣。

我回复道:“您不是通过邮箱发给我了吗?但10多个字看不清。您能抄一份发过来吗?我们都很感兴趣!”

527,第四次收到评论:“石先生你好!因为我不敢肯定是真的,所以没有买回来,墓志铭的大意是,武节将军石良长子,石镜,而立之年承袭官职,勤奋好学,深得上下好评,因脚疾于宣德七年归乡,宣德八年冬月卒,没有记载享年和官袭何职,只记载陪葬瓷器多少,我怀疑是卖家做假推销瓷器,故而没敢买。”

客气了,称我先生。我查家谱:“镜:仁八长子,字仲清,行义十一。生于元至正甲午(1354年),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袭户正千户职,十七年(1385年)调临安卫,赴任途中遇害,客死他乡,其弟钺后裔立衣冠冢于青龙村铁门闩卧牛山,称将军墓,以供后人祭奠,墓于□□年被毁,侄济后裔于二零零八年清明节在原山重建墓树碑。妣张氏。子一:润,正千户。明洪武三十年病故。继妣黄氏。子一:温,正千户,授武德将军。明永乐十二年病故。立胞弟钺长子洪为嗣。”

族谱上石镜公享年31岁(1354年——1385年),但墓志铭上说是“故宣德七年”(1432年),有78岁。——仅仅凭这一点,就可以说明这是卖家唬弄人,推销假“文物”。

我回复道:“您分析有道理!假成份多!石普水感谢您对我的信任,光临龙湖书屋!青山不老,绿水常流,咱后会有期。诚祝你一路顺风!”

 

虽然我说了“后会有期”,但对方还未作罢。530,周六,上午9:20我继续收到邮件:

“对“壶”字简体写法有疑问?望赐教!”

——好家伙,我成了“百科全书”,他们的义务顾问!我回复:

“探讨壶{},亦可能写作觳。供参考!

收到您的图片。与我们谱载有异。图片原文麻烦您抄下来发给我好吗?我对家谱有疑,而对您的图片有兴趣,研究结果很快给您。宿松石普水祝你一路顺风!”

530“我知道石镜一些事。不知真假?(1357——1435)”

62周二,下午11:24收到邮件:“石先生:你好!我很忙,没空联系你。刚上网发现有人问你与我同样的问题。我觉得有人利用瓷器在作假,在骗人。”

64周四上午7:36收到邮件:

“石老师:您好!我跟61日网上留言给您的不是同一人。我也想看看他从地摊上拍来的照片。或把他的邮箱告诉我。谢谢!”

这几天我还接到三、四个长途电话咨询。好家伙!“三国四方大会战,”我是总裁判。何等荣幸!

 

至此案件真相大白。

石镜客死他乡是无可置疑的事实。他的父亲石良于洪武十九年十一月初二日亲撰《兵部供袭职文状》说:“洪武十七年四月内,调男石镜河南都司飞虎卫正千户,当年五月内取回。复调云南临安卫,行至四川重庆府泸州,至洪武十八年正月初一夜,被同行吴百户等谋杀,初二日身故。”

称我“先生”的是位文物经销商人,从地摊上看到石镜的墓志铭,想买“随葬品”,但不辨真伪。不知怎么找到我(或许是百度搜索“宿松石姓”吧),偏偏我有“石姓文化”等20来篇博文,故担当考古判案“法官”;另一称我“老师”的,可能也是想的买文物经销商人;做假推销瓷器的卖家也向我发邮件探消息。一时间我成为宿松石姓“名人”,手握裁判大权。而卖家十之八九是宿松或亳州人,很可能是我的石姓同宗,不然谁知道石镜呢?可叹人心不古,文物市场假货之多,手段无奇不有。

正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他们为钱尔虞我诈,我被他们牵着鼻子瞎忙活,成了名副其实的“冤大头”。

2009.11.14)(2015.9.30)(2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