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司命树(5)  

2009-12-01 21:07:03|  分类: 东施效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

二舅不久当了炊事员。酒海把二舅介绍到合作社煮饭。合作社就在我们学校旁边,我当时读小学五年级,放学常到他那里玩,二舅常给我一两颗糖果什么的。二舅煮六、七个人的饭,事不多。空闲时间他把合作社院子里空隙地全挖出来,种上了各种各样的菜,合作社有的是化肥,二舅种的菜油光水滑,比画的还漂亮。二舅还养了几只鸡、鸭,鸡蛋、青菜都不花钱买,合作社生活人人夸好。二舅勤快,里里外外地上扫得干干净净;来了化肥农药,二舅一个人便轻松卸完了,所以不用请临时工。他一年到头都住在合作社,逢年过节不用请人看仓库。上上下下没有人不喜欢他的。合作社里人全都叫二舅官名“的华”。合作社主任也姓徐,爱喝一盅,按辈分该把二舅叫爷爷。晚上常常有三、两个菜,二舅跟他对酌,倒也快乐逍遥。二舅白了,胖了。后来有人背后说二舅有个相好的,但二舅不承认。

可惜好景不长,没过多久便发生了变故。

一个中午,到了吃饭时间,左等右等主任没到。二舅来到主任的房前,门没上锁。主任没走,一推门,推不开。睡着了?主任习惯吃饭后才午睡呀?又推,还是推不开。他往回走,到了厨房又转回来,里边传来他曾经听到过的声音,他虽耳聋,但对这声音却相当敏感,是女人特定时刻情不自禁的呻吟。

“主任在跟女人睡觉!”二舅准确地下判断。

“谁呢?”二舅好奇心顿起,退回厨房,眼睛却死死的盯着房门。两袋烟的功夫,一个女人闪出主任的房门。女人头发散乱,手上拿着十几圈铁丝和一包铁钉。

“玉桃!”二舅不知怎么神差鬼使地大声叫喊。

女人面如桃花,向他瞟了一眼,一溜烟跑了。

叫玉桃的女人就是民兵营长、大队革委会副主任的妻子。副主任家中盖房子她来合作社买铁丝、铁钉。在那个物质匮乏的票证年代,买什么都要票,“粮票”、“布票”、“煤油票”、“糖票”“肥皂票”……公社干部退休,把子女安排到合作社、粮站、食品站,为什么?这些单位有实物有实权呀。要不,为什么有领导干部鼓励教师:“好好干,明天提拔你当营业员!”合作社主任大权在握,紧俏物资仓库钥匙他一人掌握,一个送上门的女人不足为奇。凭心而论,民兵营长的妻子并不很漂亮,一脸雀斑,又胖又矮。况且是等价交换,铁丝铁钉不都平价买去了吗?二舅心实,没有李英莲那样老奸巨猾,不会说“老臣什么也没看见” 。 他仿佛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直忐忑不安,好象是他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

二舅也喜欢喝酒,倒不一定是得到酒海的真传。酒海嗜酒如命,但酒量并非天下第一。十多年后有一次他侄子请我们教师吃饭,喝酒接近尾声时,饭都盛上桌了。老人家慈眉善目,笑眯眯地出现了:

“真获益!我来敬老师几杯!”

“老人家,我们不能再喝了。”

“你们不喝,端一下盅子,我把你们一个个灌醉!”

不由分说,他不要筷子不吃菜,每人敬一杯,我们每人也回敬他一杯,有人真只端一下盅子。他又敬我们。桌上没喝的盅子里的酒,老人又笑眯眯地一仰脖子一一喝干。虽没当年喝酒柜碗里剩酒一条线的精彩,但雄风犹在。我们后来仿效几次都自叹不如,他百炼成钢,“酒海”名不虚传。我们吃完饭,老人却仰在地上睡得鼾声如雷。

 

二舅喝酒是真量,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杯底朝天,倒不出半点酒,他发明了两个新词,叫“龙搅”,有时叫“狗舔”。有一回屋里人一家办喜事,他一人筛酒,席上每人敬十盅,曰“十全十美”。而且谈笑风生,挥洒自如,大有“玉如意,指挥倜傥,一坐皆惊呢;金叵罗,颠倒淋漓噫,千杯未醉嗬”之气派。这一次“十全十美”、“一百盅”让他名声大震。

二舅学会了推牌九。正月里常有人喜欢邀二舅推牌九。二舅推牌九豪爽,量大。把庄家的钱做一次赌注叫“头到”,更有“庄家头到两家接尾”——他要三家通吃,说“脱人家裤头,让人‘铲庄’”。二舅输钱从不讨赖,输干了笑哈哈地说“明朝(方言,明天)扳本。”赢了请客,大鱼大肉,狐群狗党一大桌,从头天喝到第天,有时赢的钱全吃喝完了还不够。

那年代不象现在这样赌场办在大路上,“茶馆”一天到晚生意兴隆。干部抓赌,抓到了抬桌子游行。屡教不改的集中办学习班。二舅是死不悔改的赌徒,抬过三次桌子游行,参加两期学习班。一次学习班结束最后只剩下他一人,公社革委会主任亲自问他:

“的华,以后还赌不?”

“不赌!”走出门几步后他又补了一句:“主任,你不能只问我一个人,我一个人也赌不起呀!”——之外之意,有人邀他还赌。

主任哭笑不得。这话是若干年后那位主任对我亲口说的,我佩服二舅心口如一。他嗜赌是有名的。办学习班后的第三天,一伙人约定到一家最偏僻的人家推牌九,人约齐了“三缺一”,朝他窗户亮三下电筒。当时打雷闪电漆黑一片,又不敢亮电灯,怕被人发现了。他借着闪电光,如约到场,哥们三呼万岁,夸他义薄云天。

二舅喝酒一般不醉。有一次赢了钱请客不知怎么的竟喝醉了。人们问他扒了那些闺女,他酒后吐真言,竟拔出萝卜带出泥,声如洪钟绘声绘色的把主任白天睡营长老婆的事说了三、四次。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听客中有民兵营长、大队副主任的叔伯弟弟。回去一本奏上。民兵营长、大队副主任闻知自己“戴绿帽子”,勃然大怒,把雀斑矮胖婆娘一顿死打,供出实情。余怒未熄,带一伙人骂骂咧咧来合作社,走上前对合作社主任就是几耳光,旁边助威的人虎视眈眈,主任哪敢还手?

(2009.12.1.)(2016.9.23)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