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幸福三题  

2009-02-04 21:39:5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幸福三题(1)

石普水

 

比较幸福

 

心理学家马丁 塞利格曼是积极心理学的先驱。塞利格曼1998年担任美国心理协会主席时提出,心理学不应该只研究使人们感到悲伤的因素,研究幸福感的来源同样重要。

 

妻告诉我,小孙子石力说“他一的()都不幸福!”

“他不幸福?”我不禁好笑。两家众星捧月,他不幸福?那一大屋玩具,一大堆游戏光碟,他不幸福

他要买的玩具家中有,我没买给他。”妻向我说明原因

“他一的都不幸福!”其真实用意不是买玩具。七岁孩子关在家中没有玩伴,没有自由支配的空间,只有没完没了的有些束手无策的作业。就物质生活而言是幸福的,但没有我们小时候跟小伙伴们捉迷藏,做游戏,寻小鸟,摸泥鳅,没日没夜满世界疯跑,那般自由!那般有趣!

 

“我也一的都不幸福!”我想。高血压、高血糖,一天三次吃药,一年365天,天天如此!高血糖使我每天比坐牢的都少吃二两米!饭都不能吃饱,遇上宴席等人时肚子却毫不留情地饿了,那是残忍!当别人津津有味吃香喝辣,我又只能是“看客” !高血压最忌激动,一激动血压便无情升高。这“两高” 迫使我不得不苦苦辞去那个“校长” 虽不是官,但大小是个“长”!那份尴尬,让我比石力体会更深,只是不好说出来的感觉就是 “一的都不幸福!”

 

前些天老同学儿子结婚,我们一块谈起从小的同学,细细数来,竟有十余人作古,而他们音容笑貌犹在眼前!

昨天去亲戚家送葬,我一老同学在乐队里为亡者吹“段丝弦” 笛子。“一天多少钱?”我问。“五十元!”他一脸的满足。我每天不吹笛子都有工资八十二元!

今天一位熟人到我办公室坐。“这是你的电脑?”他问。“是的。”“你玩牌?”“我上电脑写文章,我在‘龙湖书屋’博客上写文章。”“您能在电脑上写文章!您是校长!又是高级教师!”这位老兄似乎一脸真诚的敬佩。

 

我的一位高中老师曾说“40多岁的人患肺病者长寿” 当时听来觉得先生有点迂腐。可一细琢磨也不无道理,坏事不一定不变好事!我一位30年前的学生家长,父亲身健如牛,据说年轻时两个小伙子伏在地上他能把头伸进扁担下去把二人拱起来,可谓远近闻名的“大力王” ,母亲病歪歪的连饭都不能煮。可如今女的仍健在而父亲却早已作古。原因不外乎男的倚仗健康不加保养,母亲因多病格外注意,所以有此戏剧性的结局。我比较着幸福。

我不能当那校长,无官一身轻,不能不是一种解脱;少应酬,少喝酒,不暴饮暴食,不打麻将不熬夜,坚持锻炼,控制饮食,不能不是好事。我不能改变基因,但我能改变生活。我早晨傍晚走向大自然,散步,做操,活动颈项腰腿脚,写成<<我的“一步八操”健身法>>“生命在于运动”,“生命在于脑运动” 我又上网建起龙湖书屋博客,读万篇博,修心养性,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上网写博,认识朋友,增长见识,不到一年竟写下一百多篇,已有小块文章见诸报刊,坚持三年五载说不定能写点东西。“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我有时自我安慰。

(2009.1.22)(1932)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14)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