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与苍蝇共伞  

2009-07-29 11:04:2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苍蝇共伞

石普水

下午散步。

好美的雨!一条条自天而降,不粗不细,纹丝不乱,规规矩矩,整整齐齐。天亮堂堂,四野一览无余,甚至能清晰地看清每一根雨丝。雨是那样悠闲,那般有风度,不紧不慢,轻盈而不飘浮。

不是清明时节,水泥路上亦不见人影。果然“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 ,路边几家茶馆停满了摩托车,里边高朋满座,欢声笑语,气氛热烈。路上行人只有我,但不觉“断魂”。 我喜欢清静,四周有美丽的绿荫,小雨为我有节奏地敲打着鼓乐,我脚步轻盈,心情舒畅。回味着刚才那位问录取的“朋友”的情景,我不禁想到这也可以写篇博文的,题目就叫《有朋自远方来》!越想思路越清晰。突然,眼前一闪,一个苍蝇飞进伞内。“老兄,久违了?几时请您大驾光临?您也怕雨?这般大模大样地不请自入,石某人可不是吃斋念佛的出家人,您可是出了名的四大恶人之首呀!”想到这里伸手去抓,还未靠近,它早先一步飞到那边。“得饶人处且饶人”!算了吧,老夫有好生之德,今日不杀生!或许它也通人性吧,此刻它分外活跃,一会向东,一会向西,一会在前,一会在后,最后居然落在我的头上。“太岁头上动土!竟敢冒犯到我头上了!”随手一拍,不知是我那几根不多不少、整整齐齐、稀稀疏疏的头发缠住了它,还是它故意不走,竟然被我手到擒来。

了不起,居然抓住了活苍蝇!我大喜过望,欣赏起手中的猎物,它脚在动,眼睛在转。转吧!不是说你眼睛在生物中最利害吗?它也逃不过老夫的“五指山” !你道我不认识你吗?告诉你, 50年前就认识你!我虽不是昆虫学家,但我在还未上学跟哥哥姐姐们放牛时就认识三类苍蝇:那最常见的小个子特灵活的叫“小苍蝇” ,最讨人厌烦至今我还在用拍子打;胖乎乎挺着国企老总般大肚皮的叫“屎苍蝇”,——我们常说“苍蝇哄牛屎,见人就飞起” 就是它; 身材修长,黑中透黄的华丽外表,尖嘴里有长牙的叫“牛苍蝇”,叮在牛背上狠命地吸血,痛得可怜的牛又甩尾巴又摇头又扭摆身子却无可奈何的,就是你,我手中之物!从小我就对你切齿痛恨!知道不?苍天有眼,今天居然送上门来,我要为那任劳任怨的可怜的老牛报仇!

正想对它执行死刑,眼前的它却又可怜兮兮的,圆圆的眼睛望着我。或许它改恶从善了吧?要不它今天在我头上怎么就不来一口?二十多年前插田时不是常有苍蝇在泥腿上叮咬吗?“国企第一贪”单笔受贿1.6亿也只判死缓,我何苦对你严惩不贷?人类认识与日俱进,“四害” 那是1958年提出的,后来不是麻雀最先平反了吗?人类与动植物相生相克,本身是一个完整的“生物链”呀!今天我慈悲为怀放你一条生路吧!心念一动,手一松,它竟不怆惶出逃,还在伞内!罢!罢!罢!老夫今日好人做到底,就与你一路相伴吧!——但愿人们不把我叫“东郭先生” 就是。

路上还没有人,雨照下,苍蝇与我为伴。

 

 

 

(2009.7.29)(1109)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