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饭碗的故事(1)  

2009-08-20 16:28:42|  分类: 如烟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饭碗的故事(1

石普水

   

  我们小时候吃饭不用碗,而用一个大约直径2寸,高1寸的家什,叫“筒”。有钱人或花几分钱在合作社买,或用牙膏皮、鸡毛、鸡内金从门口小贩(我们叫“卖浪鼓担”)的兑换,小孩子多的人家则在农闲时把小竹子自己做。“筒”的好处是掉在地上摔不破——摔破碗要挨打的。大人的饭碗是几分钱一个的粗瓷黑边大碗,一碗能盛半斤米的饭。那时候生活苦,大人干重活能吃“三大碗饭” ,(我一个爷爷说他年轻力壮时能吃9大碗饭,12碗半锅粑粥) 。今天我们的小白瓷花碗,一碗只能盛1/4黑边大碗饭。

  饭碗,折射了我国人民生活的巨大变化。

  “饭碗”, 在我们那时还有另一种含义就是供一家老小有饭吃的职业。我国是传统农业大国,劳动者绝大部分是农民。我的祖辈八代都是“捏锄头扒梳的”—— 族谱载我18世祖任苏州吴县训导署昆山教谕(正八品, 相当于今正科级)。“庄稼佬”里也有少数学手艺的“师傅”。盖房的叫石匠师傅,做木工的叫木匠师傅,剃头的叫剃头师傅,编竹筐做兜子的叫篾匠师傅。庄稼佬干一天活记10分工,年底决算我们村一般4角多钱一个工分,全年下來一个劳动力300多工分,100多元——这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民一年的总收入。做手艺的每天工钱木匠12元,石匠篾匠11元,交生产队1元记1个工分,还能吃人三餐饭,多拿1角、2角钱,风不吹雨不淋,劳动量也比农民轻闲。

  农民,自称“庄稼佬”,或“捏锄头扒梳的”;“捏笔杆子”识文断字的人, 则为受人尊敬的“先生”。小孩一周岁时“抓周”,抓到笔的那是好彩头:人们恭维“你家儿子长大会念书,将来是一手捏笔一手捏算盘的先生!”我在家排行老五,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出世时已不是什么娇贵的稀罕物,父母自然没为我“抓周”,所以并不知将来手是捏笔或捏锄头扒梳。但我是“农民世家”,自小耳濡目染,捏锄头扒梳自来熟。能走会跑就无师自通学会了捡粪、扒柴、放牛、抬水、捡谷、掏红芋,似乎天经地义地重复着祖辈“昨天的故事”,又谁知阴差阳错,我磨出老茧的手又拿起了笔,并演绎一段段平凡又曲折的“饭碗”的故事。

  2008.12.10)(831)(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