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一道索(小说)  

2010-06-17 10:45:41|  分类: 东施效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道索(小说)

石普水

我正骑车去乡政府开会,手机响了。

“喂,姐夫,又没报上去!”手机那头姨妹扔下一句话,没头没脑。

“什么又没报上去?”我问。

“我的党员材料没报上去!”姨妹似乎愤愤不平。

“缺材料吗?”

“不缺!”

“不缺为什么没报上去?”

“不知道!”姨妹似乎带点哭腔了。

姨妹平时嘻嘻哈哈,是个乐天派。她是重点高中毕业生,高考时突发高烧,一堂数学缺考,与大学失之交臂。当年全县招考计生专干,她考了全县第一,成为村计生专干。她业务能力强,工作敬业,计划生育台帐做得中规中矩,成为全乡模范,全县典型,半个乡计生办业务“助理”。她待人热情,得到老百姓的一致好评。应该说她入党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可材料为什么没报上去呢?

 

乡政府会议室里,我看到姨妹村支部书记金明。不到40岁的小伙子,白白胖胖,文质彬彬,笑容满面,乍一看不象村支部书记,倒有几分县、乡干部的派头,相比之下让我这下派总支部书记显得土气。

“老金,您好!我姨妹给我打电话,说她的入党申请书没报上去?”我走上前去同他打招呼。

“材料不齐,缺几样证明材料。”金书记说着,随手掏出香烟递过来。硬中华,档次不低。

 

会议结束后在乡政府食堂就餐。虽说乡政府食堂但菜比一般餐馆菜的味道专业。红枣炒肥肠,红芋粉圆子煮鱼,黄豆烧牛鞭,那是真正的特色菜。大家吃得有滋有味。书记们都是忙人,有人手机响了,说声有事就走。有几位忙里偷闲,约好抹几圈麻将,匆匆放下碗筷就走我刚打算起身走,承包餐馆的老高走过来,向我点头问好。他是姨妹亲房叔叔,我们算是亲戚。

“喝一杯?”我拧开桌上放着刚开头的酒,知道老高爱喝一盅。

“喝一杯。”老高没很推辞。

我们边喝边聊,说到姨妹入党的事。

“胡书记,你不懂农村的事。”老高递给我一支烟,不紧不慢地说。

我不懂农村的事?我在农村土生土长,当总支部书记也两年了。我心里不服,但嘴上没说出来。

老高说:“金明书记的母亲是我大伯的女儿,他父亲是我的堂姐夫。我当19年村基层干部却没有入党!”

停了一下,老高说:“我不积极要求进步吗?入党申请书我用正楷写了六次,但是最终还是没批下来,一气之下我到乡政府承包餐馆。”

“为什么?”我倒真的不懂其中奥秘,递给老高一支烟,并打火给他点着。

“我们村支部10多年一直只有8个老党员,都是50年代初的土地改革积极分子,60多岁了,还有5个文盲。我是一个高中毕业生,我堂姐夫他是小学生。我是党员了,我堂姐夫的村支部书记宝座能做到60多岁再让他儿子接班?”

——原来如此!

“我姨妹不可能威胁金书记的宝座吧?姨妹说是金明书记主动提出让她写入党申请的呀!”

“这你又不懂!”老高故作高深。起身给我泡了一杯茶,说:“你到过金明的家,看过金明县城的楼房?”

我看过金明县城的楼房。那独门独院的小别墅,装饰得富丽堂皇,比我的套间自是不可同日而语。

“他工资比你高?他老婆比你媳妇拿得多?”老高问。

我连连摇头又自惭形秽。我妻子上班回家还得带孩子,里外忙得团团转。他老婆在城里居闲,成天挎个真皮坤包出入麻将馆。孩子都是重点高中择校生学籍,大儿子去年高考读三本。他抽中华香烟,大把票子打麻将。

 

“你老家住在河边,看到摸索的吗?老高故作高深地问。

“没看过,但听人说过‘鱼过千层网,难过一道索’。”我老实回答。

“对!这是原始的捕鱼方式。两个人各在一头沿河拉索,索下面扎点石头什么的让索平河泥拉。那些鲫鱼、鲑鱼等钻泥的‘脚鱼’,碰着索身子一扭动,水面便出现了纹浪,可鱼还在原处不动。这时人用锋利的五齿叉或鱼罩,就能把鱼手到擒来。-般网只打水中游动的鱼,这类‘脚鱼’网却很难打到。所以说‘鱼过千层网,难过一道索。’”

原来如此!

“金明他们便是当今社会的‘一道素’。他们在自己所辖的一亩三分地内,为村里老百姓做好事。农村人建房办准建证,没到年龄办结婚证,孩子出生到派出所上户口,生第二胎、第三胎办准生证,找金书记,他都拍胸脯:‘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丢掉这个×书记不当,弄破裤裆也要帮你办成!’办成事了农民不“感情”?农民工在外承包工程的,办厂的,混得有头有脸的,他出差、搞计划生育都一定顺道去看人家。人家能亏待他?少则带回几条烟,路费多则几千‘小意思’。正月里跟本村有钱人玩麻将,推牌九,好意思赢他?村里修路,附近国家建筑项目,处处插手与人合伙。哪一笔恐怕也抵得上你一个月工资。到县城各局跑“项目”钻政策空子,跑来不大不小几笔款项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村里送礼,请客,吃饭,只随便一张白纸证明就可入帐,他们班子里几人没矛盾就天下太平。他们上平水,下摸泥。信不?你姨妹入党恐怕不是材料不全,而是‘手续’不到位。”说话时,老高狡黠地笑着望我。

“‘手续’不到位?”我一时弄糊涂了。

“给你讲个故事吧。村里有位‘五保户’,老鳏夫,有点痴呆,村委会作出决定补助他8000元建两间民房。老鳏夫房子真倒了,几次找他要钱,他都说钱没到。后来老鳏夫的侄子给他送了-条烟,两瓶酒,立即拿到了补助钱——金明说是‘借的’。不信让你姨妹试试,送上两条中华香烟,那材料说不定便齐全了!”

我似信非信,掏出手机,把这话告诉姨妹。

我回家刚洗完澡,手机响了,金明打来的:“胡书记吧?你好!你姨妹的材料找到了,刘会计那个死尸在我的《求实》杂志里夹着,我寻遍了心终于找到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已向乡里三位书记作了说明,他们让我连夜补送去,你姨妹材料照批。”

“村里有人公开扬言:‘没个千儿八百也想入党?’——那是村支书的一块自留地,一道索。”躺在床上,我还咀嚼着老高的话。

2010.6.172208)(2a

 

石普水安徽省宿松县佐坝初中qq306678504

手机13074063193邮编246509邮箱shipushui2008@yahoo.cn

人民网龙湖书屋http://blog.people.com.cn/blog/s/271145

安庆教育博客http://zuoba.aqedu.cn/

新浪龙湖书屋http://blog.sina.com.cn/sszb63193

网易龙湖书屋http://shipushui.blog.163.com/edit/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