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饭碗的故事(4)  

2010-09-25 11:37:29|  分类: 悠悠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饭碗的故事(4

石普水

我在中心小学里读书是幸福而快乐的。

我们清早上学,晨读,做早操,然后上课。上午四节课,下午不上课,满世界疯玩。现在我知道那时其实很重视教育质量的。大搞所谓“红分化”——大约相当于现在的“及格率”“高分率”之类罢,但与现在有本质不同的是比教师的课堂功夫,举行所谓“课堂大比武”,比教师课堂功夫,教学艺术。搞师徒结对,以老带新,以新促老。只加教师压力,提高教学技能,提高课堂含金量,向45分钟要质量。不加重学生的课业负担,没有过重的书本作业,各类训练,模拟考试题,不弄虚作假,要的是真功夫。学生考试成绩不及格便留级,不象今天“普九”年限教育,成绩再差也升级,所以从小学到大学质量总体下降。一是真实,好就好,不好就不好,没有谁弄虚作假;二是没有谁补课,没有谁订资料;三是没有过多的作业压得学生喘不过气来。

“红分化”考试也是真功夫。有一次考试我在学校复习没回家吃饭,书包里放几把红薯干当饭。成绩优秀的学生也发奖,老师戴花,挺荣耀的。记得好象是四年级,发奖读到我的名字时,一位与我姓名只一字之差仅中间声母不同,w开头的兄弟兴冲冲地走上领奖台,台下笑声一片,弄得我好生尴尬。

我们那时好成绩是老师在课堂上教出来的,我们课堂上都沉浸在老师的教学艺术里。没有人做小动作,也不敢做小动作。那时提倡“师道尊严”,老师打学生天经地义,没有学生反抗,也没有家长找麻烦。作业出错学生老师拧耳朵,没背书放学留着读书,吵架打手掌,打耳光,不少比我大五、六岁的留级的学兄常在教室外“站岗”,并不少见。

中心小学不只“红分化”,还提倡全面发展,根据学生的特长,兴趣和爱好,分为若干兴趣小组,跳高跳远,台球蓝球,唱歌跳舞,书法绘画,学校每周安排两次课外兴趣小组活动。“唱歌跳舞”兴趣小组指导老师是恩师熊仁仆,一年级学校“六一儿童节”表演,她教我跳舞。“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我问燕子你为啥来,燕子说:‘这里的春天最美丽’。”我没上过幼儿园,也没跳过舞,更没有“花衣”,三粒扣子的破衣服双手抖动时舞姿肯定不美,也极害羞,跳舞不象现在孩子花团锦簇。但老师那手抖起来柔若无骨,那身段旋转起来美极了!她手把手教,为我鼓掌硬是说我跳得好。

兴趣加特长,我一无所长。先是参加“唱歌跳舞”兴趣小组,歌唱得比较好,但舞蹈动作不很潇洒,且女孩子多。后来参加书法兴趣小组,指导老师叫周科文,佐坝六年级把关教师,人品德高望重,学问一流,书法出类拔萃,今天所谓的书法家也不一定能写这样漂亮的正楷书法,文化大革命中遭批斗,自尽于良岭水库,全班毕业生都落泪。一个时代牺牲的历史悲剧人物!可惜我没读到六年级便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我在书法兴趣小组学习一段时间但我的毛笔字一直不好。名师不一定个个是高徒啊,惭愧。

那时上学不自带桌椅。我们一年级是连体桌凳的小条桌,两人一位,也有个别三人一位的。四年级起是大班,全乡下面六所村小的学生大部只有单小,都到中心小学读四年级。而课桌也是加大的带屉斗的桌子和骨牌椅子,一色杉树和松树,且做工极规范。前不久还看到当年的桌椅,历经半个多世纪了,它还完好无损,我睹物思人,想到我的小学同学们,至今已是老人了,且有四人已作古。我们从1966年到197812年不考试招生,但凭着中心小学基础,象我等烂泥巴糊不上墙的不屑之辈,后来考取了教师的饭碗,哄孩子玩。也有考上中专走出佐坝在外混出名堂的,象张曙林,比我小一岁,考取屯溪茶校,现在黄山市副秘书长、市政研室主任,他是中心小学的佼佼者。

2010.925)(1424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