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看医生(7)  

2010-10-26 14:32:23|  分类: 悠悠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医生7

石普水/

 

84日,我们又到合肥。火车晚点,到西客站时已到1310。从空调的火车下车立即感受到“秋老虎”的余威,烈日炙烤得让人浑身不自在。人流涌出站台,几部面的立即上了人。这时前面来了一部136公交车,我同妻便奔那部车去。等我们挤上车时座位已坐满了人,一打量,后面有一空位,我忙奔过去坐下,妻子也来到我身边。“你坐吧?”我说。“你坐。”妻站在我旁边。这时,我右边的一个小伙子站起来,对妻说:“您坐!”我好生敬佩,打量着眼前这位小伙子:个子不高,穿一件普通白衬衫,国字脸并不白晰,高颧骨并不英俊,20来岁,背一个不大的普通布包,一个贫穷且内向的学生,但那普通的外表里却有一颗文明高雅的心,——在炎热的城市我感觉到舒适的凉意,体会到“造物无情人有情”。

第二天清早查血。头天晚上我就想忘了下午未交费,等到730上班交费可迟了一小时时间了。我到排队抽血的人中一问,好!后面有收费的人。“后面”是那里?俗话说“路在嘴边”。我逢人便问,这时,一位一手拿着棉球一只胳膊弯着显然是刚抽过血的大姐走过来,说:“我给你带”说着快步走到我前边,把我引出大楼向前边一幢楼指着说:“前边就是!”我走到门边她还望着我,手一挥意思是向里走。转弯抹角我来到一处写有“绿色通”的牌子前交费,而眼前还晃动着给我引路大姐的身影,这也是一位普通的人,但却是古道热肠,有一颗的金子般的心。

 

抽血的人很多,各窗口都排起了长龙。我赶紧倒过一杯茶在椅子上坐下等。旁边坐看一对老夫妇,年纪大约都80左右,皆鹤发童颜,精神很好。老大娘拿着一手提编织袋,放一茶杯及毛巾牙刷牙膏正合适。我手中的茶杯好象越来越烫人似的,便搭讪着问:“您老的袋子那里买的?”“前好几年买的。现在好象不出这种袋子。”

抽血的人少了,我起身排队。忽然身边有人说:“这个给你,干净的!”我一看,是刚才那位白发童颜的大娘,手里递给我一个小方便袋。原来大娘是怕我茶杯烫手给我找来方便袋。“谢谢!”我接过袋子,上面印有“福年来早餐”,右上角一行小字:合肥市著名商标。这位菩萨心肠的大娘生活档次还挺高的,说不定是一对离休老干部呢。怪不得气质这么高:不即不离,气定神闲,虽在医院犹在家中;怪不得这么好身体:关心别人,体贴别人,老夫妻一辈子一定不曾同别人吵过架;怪不得……这时前面人叫“把胳膊伸过来!”原来我一走神,轮到我抽血了……

 

抽过血,一转身,一对老菩萨走了。她的“福年来”还在我手上,里边装着我的茶杯。我叨念着“福”“年”“来”。想到主动让座的小伙子,热心引路的大姐,心中一阵温馨: 40多年前的雷锋又回来了,又回到合肥来了!我不由自主地想起那首歌“只要人人都付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2008817)(1103)(《今日入城市(4》)

看医生(8

石普水

在合肥醒得很早,拉开窗帘,窗外金寨路上灯火通明,车辆川流不息。一看手机,才2点多。

早晨530起床,6点到安医附院。候诊室椅子上坐着一位戴旅行帽的老者,须眉皆白,神态安祥,摇着纸扇。忙问眼前这位“老资格”:“绿色通道收费吗?”“不收!”“医生什么时候上班?”“645抽血,7点收费。”——气定神闲,俨然“万事通”一个。我赶忙排队。7点整,收费员准时到,但电脑出故障。我第二个缴费,化验费与妻共299元。719分抽血后,急忙啃了两个馒头等两小时餐后查血糖。

想起师傅虞兴宇也该来抽血了。四处一看,没有。赶忙跑上四楼,见到他们还在排队挂号。原来昨天下午师傅并没排队挂号。顿时好生诧异。我昨天下午跟他讲得清清楚楚,并把他引到四楼挂号处、排班处、候诊室,告诉他找专家开好化验单,今天早晨查血。但他却听了“医导”的一句“头天的挂号早上没用。”啊,一个能把电脑拆散重新组装,一个初中毕业却能教初中外语、数学的绝顶聪明人,却犯下常识错误!竟然忘了我叮嘱他的“下午开好化验单,早晨查血”这个简单道理!人啊,有些事说不清楚。真正会脑子急转弯绝顶聪明的人,会解数学难题的人,难题他会迎刃而解,最简单的生活问题,却倒难倒了他!

原来真的大智若愚!

919查完餐后血糖。我又回到“客满居”宾馆,享受118元空调的凉快。洗脸,喝茶,倒在床上悠然入梦。师傅他们在亲戚家恐怕没这么舒服。1230退房。肚子有点饿,路上买了2元钱的玉米棒,边走边吃,味口很好。迎面一位穿着入时的小伙子问我一个世界级的难题:

“这儿哪是东?”

分明又一个聪明绝顶的人!太阳不是永远的不变的指示牌吗?我指了指前方。——他到三孝口步行街找人。人啊,急中能生智,急,又能让人弱智!小伙子实在是“宁信度,无自信也”。

我们在“福建沙县小吃”吃饭。店不大,但应有尽有,价廉物美,是一个贫民吃饭的好去处。

我们1点多到安医附院。安医附院侯诊室永远都有排队挂号的病人,还包括小偷和医托这两种渣滓。椅子上蜷着女人,躺着男人,坐着老人。一头银发的老人是医院一道亮丽的风景。很钦佩那些拿着一个精致小袋,内装一个高级茶杯,一本病历,一把折扇的老人。戴着太阳帽,架金丝眼镜,一副不急不徐、不温不火的神态,比羽扇纶巾的诸葛亮还气定神闲。活神仙啊!他们哪是来看病,他们是来享受人生!见多才能识广。经历其实是一种最宝贵的财富!他们经历过民国、新中国和改革开放,吃过苦,也享过福。吃的盐比一般人吃的米还多。饱经世故是老人们最宝贵的资本,笑傲风云,纵横江湖,看透人间世事,包括名利与生死。人吃五谷,谁不生病?大病,小病,慢性病,急性病,隐性病,显性病。既来之则安之,泰然处之,既不讳疾忌医,又不天塌下来似的被吓死。——不少人是被吓死而不是被病死的。

养成一副好心态,才是不变应万变的灵丹妙药啊!

我把病历放在交费处的窗口上,人坐在椅子上,“如朕亲临”,这是一头银发们创新的最潇洒的排队方式。3点整,我终于以第3名挂了号,兴冲冲的拿着去让妻等着排队,我到2楼去取化验单。拿着“化验单凭证”,我好生感慨:大医院就是正规!宿松县医院化验单摆在窗口任人随便拿,根本没人管理。万一有人拿错了怎么办?弄丢了怎么办?人命岂能当儿戏?

终于我前面只有3人了,妻突然来说医生讲挂号错了,我一惊,取到化验单后一看,原来“林妹妹换成了宝姐姐”,我的病历在类风湿科,里面赫然夹着类风湿科挂号单。“大意失荆洲!”还以老资格患者自居呢,惭愧!等到老婆看类风湿时,又发现还有一样化验单没取,我做事还真是大大咧咧,粗心大意。

教训啊!

化验单上我血糖餐前餐后的都比较高,尤其是餐后血糖高。是平时忘乎所以,只注意体育锻炼,未注意节食,吃药偷工减料?还是我头天晚上高兴跟刘唐平主任喝了几杯酒?刘唐平主任是我多年“忘年交”,他工作成绩出色,前途平步青云。去年鸟枪换大炮,从中专调到大学,担任重要职务。他对朋友的热情没变。我们喝得忘乎所以,没伤感情但伤了身体。

又是教训。

我依然挂王长江教授的号。他开了“阿卡波糖片”,日3次,这是最重的分量。屎酸也高,开了“苯溴马隆片”3盒。1404元的药。我买药时很细心,逐项核对,咱上当学乖,不再想当然,“急事慢做”!把药拿给专家核对付法。王长江教授态度比张恩乐、徐建华、尹宗生差得多。问了一句就烦,不说2句话,我也大声质问:“不是你要我来的吗?”安医附院的专家我见的多,不说2句话的只有王长江。

5点回家。没打的,过天桥往科教书店,走很深的地下通道乘近处的电梯,坐136空调公交车。2元钱,很舒服,比打的省9元钱,多一分社会阅历。550到西客站。买625的车票,时间安排的很合适。侯车室里人很多,没安电扇,闷热异常。找个地方坐下来,心静自然凉。一位脸色黝黑的岳西老哥背着他的风湿病老伴往前走。妻说,那也是一位教师,70多岁,每月1000多元退休金,老伴不能洗衣,每月花300元雇人洗。儿媳都有工作,却是啃老一族,小孩在家用爷爷的钱。老伴风湿病很重,以前在岳西诊,第一次来合肥,儿子给了500元。他们说话口音极象宿松人,取化验单时恰好在我后边排队。常走进走出去,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是挂牵老伴,还是先天急性子?缺少白发同龄人的那分闲情逸致,象我一样的乡巴佬。更有俩农民工兄弟一位肩扛着大蛇皮袋,另一位竹杆挑两蛇皮袋,挤在前边跃跃欲试。

农民们天生缺少绅士风度。

2010.7.16)(2150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