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饭碗的故事(7)  

2010-10-02 18:25:36|  分类: 悠悠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饭碗的故事(7

石普水

 

“看荒佬”其实是一种享受,除生活冷清此之外倒也快乐逍遥。可惜那时没有书看,闲得无聊,真应了家乡一句俗话“张三有钱不会数,李四会数没有钱。”而今纸质书书报,电脑上的各类精品倒是不少,但又缺少当年“象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的激情。不知不觉我还学会了撑小船,划船。

这样的日子一直到老历年。

过年后,父亲决定让我学木匠,参与决策的还有我的教书的大哥,并且师傅是他推荐的。我的师傅跟大哥很熟悉的,手艺很精,花红(主顾)很多,一年到头木匠活做不完。

我的父亲白手起家,一生务实且精明。他洞悉那个时代农民“条牛担种不如手艺在身”的道理。相对做庄稼农民而言,手艺人“风不吹,雨不淋”,吃人家热的,拿人家冷的,每日收入比农民多一毛钱(相当于2分工),还吃人家三餐饭省下了家中粮食而且生活好点。农闲时也可以做,每年还能比农民多做几十天工。细细算来,木匠比纯农民至少多560元的收入——100多工分。

但是学手艺得为师傅打三年工,白给他干三年。每年过年时师傅适当给10元、20元不等“压岁钱”,而且每年三节还得送师傅“节礼”。不是每个人都能当好小徒弟的,农村俗语叫学手艺“吃得三泡猫屎。”天天有手艺事做,小徒弟得要起早摸黑给师傅家挑水,回来晚上洗碗,扫地。没事做拾粪放牛干农活甚至给师傅打洗脚水倒洗脚水。

我的师傅是湖北省黄梅县独山镇柴岭村的人,与宿松山水相连,一路之隔。师傅姓於,讳水生。比我大不到10岁,当时20多岁。中等身材,尖脸高颧骨,没下巴,外形几分酷似纪连海——只是没戴眼镜。师傅属于老实的精明人,话不多,但不沉默。他老家在柴岭,却入赘两里外的陈大屋。老家兄弟三人,老大已结婚生了两个孩子,老二却是寡汉单身汉,父亲已故,只有母亲。一家人倒是老实和气,里外都有劳动力,并没有让我这小徒弟做这做那。母亲沉默寡言,大嫂贤惠热情,我在师傅老家跟他忠厚的二哥睡。有时到家晚了,师傅怕走夜路,让我作伴。我便跟他岳父母三人一床睡。师傅晚上走路嘴里常甲黄梅话夹带着宿松音的哼着“23521235216165365——”。他是木匠师傅,但唱歌我比他唱得好听。

我不敢唱,也没有心情唱。

师傅原是在佐坝村高岭头高再生老师傅学木匠的。我的“老师傅”后来是我的学生家长,他的当局长的儿子小学、初中我都是他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师傅是黄梅人,但主要是在宿松做事。我们在新兴小学整修课桌,添置办公设备。在学校做事我有一种亲切感,好象又回到我亲爱的课堂。我做木匠活主要是砍毛料,斧头把一根小树砍成四角方形的。刨刨子,把斧头砍得不平的刨成笔直打线的光滑平面。用凿子打眼,用锯锯横木,锯直条。磨斧头,凿子。木匠基本功都是这几样,活儿看似平常对一个13岁孩子而言却样样难。除了技术不得要领之外,样样都要用力气,这与做小学生不同。做学生听课认真,作业完成了,考试得高分就是好学生,但小徒弟做一天活下来腰酸背痛,浑身骨头像散了似的。而且一天都跟毫无情感的斧头凿子锯打交道,只有低头做事纪连海脸孔的师傅相伴,毫无生气,让我想起的天真烂漫同学。老实说,师傅的相貌不及比我小学老师多了。我的老师英俊潇洒,语言风趣幽默,尤其是我的启蒙美女老师。

2010.12)(1272(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