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腊月黄天(贺岁片2)  

2011-01-31 12:34:45|  分类: 百味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腊月黄天(4)

石普水

腊月天天都是黄道吉日。博古通今的老人们说腊月“太岁”不在家,所以不怕“太岁头上动土”,因此任何一天都盖屋造楼皆大吉大利。年轻人多在外打工挣钱,只是等到过年才回家,因此娶亲嫁女、乔迁之喜、孩子升学,大大小小的喜事,不管一年里什么时候发生的,仪式都在腊月办。特别突出的是举国上下,都在争先恐后忙着造高楼。如今农村人往往是家中一幢老宅子,那是改革开放前后父母建造的民房;路边一幢新楼,——那是近几年建造的;有钱人在还打工生活的城市买了房子——至于在县城买房已经屡见不鲜,不算有钱人。于是乎,天天有人乔迁新居,式样小巧别致的别墅前排列着几十门大炮,一声爆炸后满天金光,吉祥如意。门庭若市,前来放炮的每人一包烟——如今档次已经涨价到“软中华”!

乔迁之喜,自然少不了喝喜酒。

年轻时我最喜欢赶热闹,喜欢喝酒时欢畅热烈的气氛。现在却怕那种场合。请帖上明明说“辰时”吃饭,结果快吃中饭时人却没到齐。大家习以为常,早饭当午饭吃,只苦了我们这些吃饭定时的人了。

左等右等人仍然还没有到齐的时候我只能散步。到我最熟悉到的地方散步。两道山坡。一道山坡连接了屋场,住着三十多户一百多人。屋前面一道山坡长着一片树林,树林里面“住”着一代又一代老人——已荣升为“祖宗”的先人。那高耸的土堆里至少有30多个是我从小就熟的“人”,他们曾经抱过我,牵着我的手走路,叫我“奀奀”。如今他们都静静地躺在那里,只有每年腊月二十四才回家与儿孙团聚。

人生如梦,多么恰如其分的词啊!

站在屋场上可以望到七口水塘。我从小在塘边嘻戏,抬水,摸鱼,划水。如今水塘已渐渐被淤泥填平了,塘岸也塌方不少,无人问津,任其自生自灭。除了为数不多的比我大的老农民,年轻人事实上已与这七口塘毫无关系。他们是真正的农民身份,但却又都生活在城市。所以称之为“农民工”,中国的年轻农民几乎都是农民工,谁是未来种田的农民?

田垅里一片萧索,只有几只麻雀巢跳来跳去。曾几何时,这里满垅上下都种着绿油油的油菜。而今只有稻茬颓然在寒风中瑟缩着。山河依旧,物是人非。只有地里有少量油菜,这是不愿意享福的奶奶们栽的,绿叶被冰雪冻得焦黄,如同奶奶们的老脸。田已经快没有岸了,庞然大物的收割机轧倒了一大边,田岸窄得不能走路了。我只能怏怏而回。我喜欢在田岸上走路。曾经千百万次走在这坚硬田岸上,任露水打湿裤脚,观察着,田里水稻,发颗,抽穗。欣赏着它们由绿油油到黄澄澄。一如后来我在教室里看学生早读,晚读——我也是这样走着。看着眼前的学生,我不由想起了田里的稻穗,感受丰收在望的喜悦。我的学生,初中生,高中生,大学生,如今都无一例外到城市发展去了。

我的学生现在是教授,带夫人荣归故里。教授夫人惊叫:这里天上好多星星!——原来,农村的空气质量比城市好,但佐坝的农民都成了城市农民工, “60后”以后的农民都是农民工。他们夫唱妇随,石匠、裁缝每天千儿八百挺平常,且行情看涨,楼房发展太快,石匠供不应求。我一位20年前的学生告诉我,他在海南每天收入至少600元,最多一天挣过6000元!白驹过隙,人世沧桑,腊月黄天永远不变,地和人却飞快地变。佐坝还是佐家坝,但没有几百年前姓佐的人。今天我写博客的佐坝初中,几十年后这里谁主沉浮?

我陪主人舅舅一桌喝酒。舅舅比我大几岁,虽满头白发却精神抖擞。喝酒豪爽,酒量也大,敢“炸雷子”。他喝得高兴,说他姐夫一生是穷鬼,且病歪歪的。——当年他一个经典笑话是“只要能坐船到洲地,病倒在床上也能得每天一个工分。” 而今他儿子成家立业,有儿有女。他一生住破烂不堪的小茅屋,而今他儿子却是三层楼的楼房了。舅舅怎么能不高兴?舅舅自己儿子在外是小老板,每年能赚几十万元。孩子在家读书,明年进初中,想来佐坝初中读,佐坝初中的质量好点。

我心里话,何苦? 这年月读书无所谓。亲身经历了两个胞兄弟的故事。哥哥初中是我给他办的休学手续,但是哥哥不愿读书而去学木匠。弟弟初中我也是给他办的休学手续。他成绩比哥哥好,考上大学,成了大学生。而今,哥哥当了老板,在县城有一套房,在杭州也有一套房子,在老家佐坝还有一套三层楼的楼房。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大学生的弟弟如今在给他初中生的哥哥打工。

一位在外打工的学生在小汽车里递给我烟,软盒的苏烟。这位学生当年是一个调皮学生,不爱读书。我与他父亲是小学同学,苦口婆心劝他努力学习。我是中学高级教师,一天工资买不到两包软盒的苏烟,他工资比我高两倍,而且不用纳税。转眼教师便成为事实上最低工资的人了。当年我苦口婆心劝学生刻苦学习,如今教师的大学生们一月工资才是石匠一天挣的,他们该恨死我了!

“百无一用是书生!”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教书38年了,并非一无所长,但就是的没有挣钱的技术。哪天到城市角落里摆地摊,竖一块牌子上写:本人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有丰富的学校管理经历。长于学生心理辅导,转化顽皮学生;擅整理中级、高级教师职称材料;可代写教育论文;工资面议(不低于农民工半天价)。

腊月黄天。吃完饭,已经半下午了。转眼昏天黑地,分不清楚东西南北了。
(2011.1.31腊月二十八)(2016.3.4.)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