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一日三餐  

2011-11-23 14:29:00|  分类: 悠悠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日三餐

石普水

一日三餐,自古而然。

早晨,散步回家一碗燕麦片,吃两小碗红芋绿豆粥,中午吃两小碗饭,晚上两块荞麦粉红芋粉小麦粉加鸡蛋的烙饼,每餐一盘青菜,餐餐如此。

书上说糖尿病人主食不超过六两。我做过实验,六两米只有四小碗饭,我超了这个底线;书上还说,饿时吃两块苏打饼干或吃半个水果。“尽信书则不如无书”我不听他们的屁话。糖尿病人首先是人,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天天挨饿的滋味谁受得了?

我“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家里至今还保留着一个有提柄的木桶,58年人民公社吃大食堂,每天大人们都去“大食堂”打饭——如同今天的学生打饭一般,粥那个稀啊,真个是“一吹三道浪,一喝九条沟”。孩子少不更事,每每都睁大眼睛寻找桶底下那颗几粒米。稀粥在肚子里没多久又饿得咕咕叫。我们刚吃过上顿又望下顿。那个饿啊,有时饿得浑身无力头上直冒冷汗,这种症状现在叫“低血糖”,那时年纪多的人说是“饿痨病”,说吃羊油可以治好。

 “人是铁饭是钢,一餐不吃饿得慌”挨过饿的人才懂得好汉不值一粒米,才相信教书的先生捡茅厕缸边的一粒饭吃。

“君子羞面不羞嘴”。填饱肚子是动物的本能。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夜晚偷沾满屎尿的红芋种,偷池塘里浸的稻种,都是最忠厚老实的人。“人饿不怕丑,鸡饿赶不走”妻子娘家一只小羊死了,邻村的两位同姓的睁大眼睛望着死羊轻声问:“兄弟,你家的羊卖一点给我不?”有卖点给他的么?一家老小七、八个人恨不得连皮带骨圄囵吞下去。几天后,要买死羊的一位便活活饿死了。年纪才40来岁!

    那年头死人倒是有人争着去“出力”——埋人能吃一餐饱饭!我的舅父也是活活饿死的,胡乱葬在山坡上。几十年后来想搬回来改葬,舅母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的坟头!那年头死人如同战争年代一样,一床被子包裹着,用一块木板抬去,哪有力气挖深坑垒高坟,更不可能竖石碑。葬在哪里谁有心思记得清清楚楚?

肚子饿得咕咕叫的孩子们满世界找吃的。山上池塘里能吃的东西我们都吃。上学时上午最后一节课都难捱,眼睛在黑板上心却早飞到灶上饭锅里。“肚子饿,裤要落,叫声先生快放学!”总盼望着家里来客,来客才有一餐白米饭。大人们叫我们“饿牢里放出来的饿牢鬼”,会吃饭的人称“大量户”。

“大量户”到底有多大?屋里本家一位爷爷吹嘘他吃“九大碗饭、十三碗半锅巴粥”。他跟人“打赌”,整整五斤米饭连米汤全都喝了。吃下去叫人揉肚子,但他却赢了!我们一位高中同学也“过赌”一餐吃了五斤米半饭。一位姓陈的医生据说一餐吃9.5斤猪头肉连肉汤都喝了!我们到河荒干活,每餐都是一斤米饭,两大碗饭。山里人说“打杵一斗,我挑一百五六(十斤)!”那年月干部吃商品粮每月不足30斤。做手艺的人可以一日三餐白米饭,所以“条牛担种不如手艺在身”。

一般人家早晨吃粥。我的父亲不吃粥,母亲在米沸腾时舀点米在汤罐里给他煮“饭”。平时饭里都把杂粮放在锅底,每人先吃一碗杂粮再吃饭。晚上通常把杂粮磨粉烙饼晒成“豆巴”,一大锅青菜煮汤加点豆巴,一家人也吃得“饱饱暖暖”的,农村人叫“哄肚子”——那是绝妙好辞!我的母亲往往在灶下黑暗中把半碗豆巴汤喝得很响,煞有介事的扒空碗,直到一家人全吃完了,有剩下的她才吃!“饿是烧火佬,涨是烧火佬。”母亲说。仁慈善良的母亲,现在想来眼睛都发热!

孩子多的家庭农闲时,小孩子干脆不给吃,说小孩晚上吃饭长“伤疤迹”“不肯长”。有小孩哭闹,一顿鞋板,一顿笤帚。笤帚枝如日本人的刑具挂在醒目处。现在看来是多么残忍啊!

那时候,乡亲们见面打招呼都千篇一律是——“吃了吧!”饥饿年代,乡间邻里串门,吃饭时看到有人来了都会起身说:“相聘您的饭!加一碗不?”客人到家放碗时主人都会抢着接碗再去盛饭,并叮嘱“莫谦礼,没有菜吃饱了!”

我们盼望着家中来客,向往着到亲戚家作客。后来我们才知道这太孩子气了。家中大人却最忌讳来客尤其是初一来客。的善良的母亲每当家中来客却小声嘀咕:“初一大朝,鬼牵着他来!”家乡习俗说初一来客那个月便常来客。我们附近一家人母亲到女人家吃饭后还迟迟不走,女儿催母亲,“妈,你还不走,一会赶不到家!”“妹,起大风了,走不上风!”“您窄着身子顶风走!”——不是女儿不留娘,家中米瓮中只有哪点儿米,娘吃了家人就要挨饿啊!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现实无情啊!“肚子不饱,思想不通。”

我高中上学时在学校吃饭,每星期家中用布袋背一个星期的米,每餐三两米半碗饭,半斤米才一碗饭,三下两下便扒完了,肚子还是饿的,咽着口水吃菜。什么菜啊,竹子“鹭鸶桶”或梨汁罐头玻璃瓶里装的咸腌菜、腐乳、豆豉、辣椒酱,没有油——地沟油都没有。盐倒不少,大人们说,多吃盐多喝水少捱饿,经饿有劲些。多吃盐,不知现在我的高血压是否是那时的恩赐?大哥的一位同事当工友,时不时给我两张饭票,啊,那时我觉得他比姥姥还亲。至今想来还叨念这位恩公。受人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而我只在心里默默为他祈祷,好人一生平安!可惜,他也患糖尿病。奈何!

“一日三餐九碗饭,一觉睡到日西斜。”读中学吃饭时我们常唱着样板戏《沙家浜》的这段唱词。

一日三餐白米饭是那时我们最伟大最崇高的理想,但不能写进作文里。

“九碗饭”,当年土窑里烧的黑大碗,一碗盛满能盛一斤米。

从小有幸尝到了饿肚子的体验,让我们这一代人肠胃好,什么都能吃,不择嘴。我12岁在脚鱼咀看荒,每天两餐,三两米一大把白菜切在饭面上撒几粒粗盐,吃一碗菜才吃饭,没有油,却吃得津津有味,能撑饱肚子啊。所以我有一句口头禅:

“九(酒)字不大,八字一般,七(吃)字不差!”

“饱暖思淫欲”,三年自然灾害导致了人口的生育率急剧下降。1960年出生的大多数是伙食排长,官不大却掌握着食堂的实权。他们才生孩子。

一日三餐白米饭,是中国农民世代相传的理想。

为了一日三餐,母亲在年三十夜里要我们碗里留点饭,说来年“有得吃,有得剩”,初一拜年都说“新年发财!”母亲告诉我,肚子饿口渴时用舌头顶住上腭会不渴不饿,或许这是她们代代相传的生活经验,小时候饿时五心烦躁,哪有心情用舌头顶住上腭?

为了一日三餐,有心计的农民在稻堆头拍水,让谷沾水“发涨”多煮饭;一次舂很多米,成米“发涨”,比新米多煮饭。现在看来这样做是愚蠢的,那会丧失了营养成分,但那时却能填肚子。

“肚子不饱,思想不通。”民以食为天。

 

2011.11.23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