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喜鹊回来了  

2011-12-23 10:33:09|  分类: 悠悠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喜鹊回来了

石普水

喜鹊回来了,您知道吗?

昨天早晨散步,陡然听到一阵“喳喳,喳喳,喳喳”的鸟叫。什么鸟叫?不是麻雀叽叽喳喳,不是斑鸠呱呱唧唧,第一时间里,我判断是喜鹊。我抬头向树枝头望去,早已光秃秃的泡桐树梢上一只瘦骨嶙峋的鸟,啊,是喜鹊!接连不断的叫唤。轻轻的,急切而舒缓,沙哑而清脆,一个半大男孩的嗓音,像呼唤,像歌唱,像呐喊,亲切,招人喜爱,撩人心扉。久违了,我的老朋友,一阵激动涌上我的心头。

我目不转睛的凝视着那棵泡桐树梢,像望着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只单薄的鸟,小脑袋,单薄的身子,长长的尾巴。啊,亲爱的老朋友,这么多年你们哪里去了?怎么才知道回来?回到老家来!

我小时候,家乡山明水秀,鸟语花香。庄子不大,都聚集在地势低避风向阳的地方,房子紧捱着,前呼后应,东家炒菜,左邻右舍都能听到香味,孩子哭喊,四邻八舍都听得见。

村子四周全是树。鸟儿好多好多。我家是单门独院,屋西南角一棵大枫树,树身要几个人才能合抱过来,枝杈遮盖上亩地面。现在想来那树恐怕有二、三百年,很可能是我的十八世祖迁到石屋来时栽的。早晨一眨眼,耳朵里便传来“喳喳”“啁啁”“叽里呱啦”的鸟叫。树上成天停满了麻雀,斑鸠,燕子,夜莺,布谷鸟,喜鹊,乌鸦,啄木鸟,猫头鹰,麻鹞鹰,应有尽有。鸟儿和平共处。树上到处是鸟窝,高处低处,远处近处,互不干扰。用树枝杈做的是大鸟窝,比脸盘还大,一个鸟窝能烧几天饭。有篮球大小的窝圆溜溜,有细绒毛做的窝小巧玲珑,有在树叶子上衔几根草的简陋窝,大概是课文上写的寒号鸟。啄木鸟在树上啄圆圆的深洞,小孩手伸不进,用树枝向往掏鸟蛋。胆大的孩子们爬上去抓鸟儿,掏鸟蛋,有时惹得鹞鹰性起,盘旋着扑腾翅膀要啄人,吓得树底下孩子又喊又叫,用石子砸,竹竿赶,才救得一命。一年四季,浓密的树叶密不透风,树下一天都不见阳光。夏秋两季天气炎热,我们在树下抓子儿,走鸡娘棋,扯角棋,打墩儿。

树上结的果实鸟儿吃,我们也吃。野桃子,从指头大小吃起,酸的苦的很少见甜的。朴子儿青色的苦,黄色的酸,红色的甜。桑葚儿青的无味,红的又酸又甜。棠梨树上有着尖溜溜的深刺,棠梨酸溜溜的有点麻嘴。栗子儿,木梓儿也有孩子敢吃。冬天松树毛上野蜜蜂的汁液吊在松毛上,阳光下亮晶晶的,我们用嘴巴津津有味的吸着甜蜜,脸上头发上粘满了谁也不在乎。

更多时候我们漫山遍野找吃的。大伙儿蹦蹦跳跳,嘴里还唱着哼哼难登大雅之堂的曲儿。“土地蹦,蹦出来,哪个捡到发洋财!”“打铛铛,菊花开,船在江边走,花在叶里开。”“金蛄儿叫,银蛄儿叫,各人寻到各人要。”“辣米菜儿辣哈哈,好吃媳妇讨一锅。隔壁老人家听见香,快些快些讨一口汤。绊倒一条凳,泼掉一半,绊倒一口桩,跌倒一逄。”这些既不是民歌,也不是民谣,都是前传后教,口口相传的下里巴人,但我们唱得兴味盎然。

春天,我们同喜鹊一起到山坡上田野里抽茅草梗儿,秋天,挖茅草根儿,细细地咀嚼着甜味中有股清香。夏天,胖乎乎的刺根儿,剥去皮,脆生生的刺根儿鲜味甜美——“草根儿好吃,茅梗儿央人”。麦泡儿像桑葚儿红艳艳胖嘟嘟的酸甜酸甜。覆盆子像葫芦似像装饰品,开着很美的白花,尖尖的刺儿,味道酸甜。我们在地下挖出像菱角米似的“昂角儿”,脆生甜美。田里讨辣米菜儿煮饭吃,鼠雀儿做粑吃。麦地里我们掐大把大把的小蒜,炒菜煮豆豉都香喷喷的。

水里菱角,芡实,咬去壳吃米;莲蓬,味道鲜美;莲藕刚出水面抽出白花花的杆儿,芡实杆剥去刺白胖胖的,脆生生,有滋有味。鱼虾泥鳅,蛤蚧,青蛙,黄鳝。鳖我们叫团鱼,到处都是。龟乌,现在物以稀为贵,当时一文不值,我们抓来当玩意儿。

那是真正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记忆深处是美好的,温馨的。喜鹊就像鸡鸭鹅一样,是我们家中的一员。老一辈人告诉我们,“喜鹊报财,乌鸦报灾。”早晨听见喜鹊叫那天大吉大利,早晨听见乌鸦叫那天倒霉,诸事不顺。冬天天空中成千上万的乌鸦遮天蔽日,老人说是“蹧雪”——天要下雪了。

从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人高马大淮北佬来了,他们用两米来长的大锯锯倒了大枫树。这之前农村人是不砍伐屋前后边的树。他们说,树通人性,更老的树成精,锯住屋前后的树对人是有妨害的,锯倒会“犯人”。——那是对大自然的敬畏!锯倒了大枫树,做木楼板;砍掉小枫树当柴烧。农业学大寨时山坡栽杉树,毁林开荒种粮食。鸟儿没地方做窝了,这才离乡背井“含悲思泪后前走”。

我们望眼欲穿。03年在山东,我望见了喜鹊,今年春天在去上海的路上列车又望见了喜鹊窝。我心中一阵惊喜,他乡遇故知。

喜鹊终于回来了,回到了阔别40余年的老家。或许,它们当初迁出的老祖早已过世,这瘦骨嶙峋的喜鹊是它第十几代孙,如同宿松人老家都来自江西一样。来了就别走啊,佐坝是个鱼米之乡,环境还是挺不错的。

“喳喳,喳喳,喳喳”。喜鹊轻轻的叫着。亲切而舒缓,沙哑而清脆,一个半大男孩的嗓音,它在呼唤着春天。像歌唱,像呐喊,招人喜爱,撩人心扉。

(2011.12.22)(1973)(待续)

石普水安徽省宿松县佐坝初中qq306678504

手机13074063193邮编246509邮箱shipushui2008@yahoo.cn

新浪龙湖书屋http://blog.sina.com.cn/sszb63193

安庆教育博客http://zuoba.aqedu.cn/

人民网龙湖书屋http://blog.people.com.cn/blog/s/271145

网易龙湖书屋http://shipushui.blog.163.com/edit/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