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鸟儿唤醒树  

2011-02-24 19:57:4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鸟儿唤醒树

石普水

早晨散步。人不多,路很静。偶尔一辆摩托。

走到一片竹林边,忽然传出一阵悦耳的鸟语。顺着声音望去,竹林中热闹非常,竹枝上停着许多鸟儿。转眼间有鸟钻出林子,一只,两只,三只,追逐着,打闹着,争夺一根竹枝,搞不懂是闹着好玩还是争夺宅基地搞房产开发。一棵小木梓树不高,瘦骨伶仃的细枝间竟新出现了一个零乱的小鸟窝,一只斑鸠站在窝里探头探脑,该不是新婚夫妇新造华居,准备生儿育女吧?

远处传来鸟鸣,没见着鸟。

鸟鸣声此起彼伏。最先听清楚的是 “耳朵姑姑”的声音,那是黄土高原粗旷豪放的民歌。小麻雀窜前窜后,叽叽喳喳,它们不会歌唱,像一群小学生读书,清脆的童音里有音乐感。继而远处传来沙哑的,宽厚的,洪亮的鸟鸣,咕噜咕噜,吱吱嘎嘎的像表演口技,细细尖尖的嗓音甚至是从枯草中钻出来的。

鸟儿比我走路快,从身后闪到我的面前。小树枝上两只鸟儿偎依着,嘴挨着嘴亲热。鸟儿也与日俱进,学小青年当着人面亲嘴,而且丝毫不把我这半老头子放在眼中。一棵老树上落着十来只鸟,传来四、五种声音,男声女声童音都有。老树依然故我,死气沉沉。树干黑黑的,树皮皲裂,像百岁老寿星的脸,看不出一丝生机,没有一个芽孢,甚至连灰白的生机都不曾显露。光秃秃的树梢没有一片叶子,小枝尖尖的,无精打采。天气阴沉着,板着脸孔。立春半个多月了,大自然还不见丽日蓝天,没有一丝春意。鸟儿,该不是春的使者,向人类传播春天的信息?有一种鸟音像吹口哨似的,抑扬顿挫节奏鲜明,清脆而有磁性,我停下脚步望去,一堆跳来跳去的鸟中分辨不出哪一只。我本凡夫俗子,不识鸟音。但可以断定它唤醒春天,催生万物。不久还有名扬天下的布谷鸟,布谷声声——“割玫插禾” ,提醒农民,春种夏插秋收冬藏。

龙湖水狠狠地退到了湖底,龙湖只剩下一条瘦骨伶仃的小沟。水很浅,污泥很深。风吹来阵阵泥的气味,很浓很浓的鱼虾腥味里夹杂着腐烂水草的泥气味,小时候听惯了的腐烂的泥土的气味。树林那头没有人,只有三角脸看荒老人在严词警告训斥他那头不听话的牛。远处,鹅们引吭高歌,它是豪放派,欢欣鼓舞。杨树林里静悄悄,一只扣子大小的无名鸟在树上唱歌,唱着知了腔调似的歌,银铃的嗓音,亲切悦耳,令人翩翩起舞,脚步轻快。陡然想到前天晚上,那个我们称之为“浪鼓鸟”一声像拨浪鼓似的哀鸣,让心一惊,接着是轻轻地,持续不断地,像风吹窗户纸似的低吟,令人毛骨悚然。——有人说,浪鼓鸟哀鸣是要死人的。鸟,人类最好的伙伴,和衷共济,相伴存依。莫非,鸟儿能未卜先知?

不懂鸟语。

2011.2.23)(1021

石普水qq306678504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9)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