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团圆(3)  

2011-02-07 20:34:03|  分类: 百味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团圆(3)

石普水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春节就是团圆,“有钱无钱,回家过年” 。一家人吃年夜饭,是团圆的象征。因此,那怕远隔千山万水,腊月里,哪怕天涯海角的游子也都要回家,一票难求, “春运”因此应运而生。

我是腊月二十八日到县城陪儿子、孙子团圆的。腊月二十九日下午儿子媳妇陪我们到县城逛超市,要给我和他妈买衣服。他们看中了一款“恒源祥”的品牌皮毛袄,款式的确很好,但我昨天下午买了一件袄,没同意他们买。晚上,儿子媳妇买来两只燕窝、两支红参。大年三十给我们炖了一碗热乎乎的血红燕窝。我们喝在嘴里,暖在心里。我在农村教师里算高工资,不缺钱,难得他们一份孝心。本打算初三日回佐坝,孙子石力极力挽留:“奶奶,你还住一天好不好?”孙子跟我们讨价还价,能扫他的兴吗?石力每天晚上都到我们房间看看,“奶奶,你还没睡?” 他“不舍得”我们走,其实我也舍不得走。但是我要给佐坝的亲戚们拜年。初四回家,平时睡懒觉的孙子醒得很早,来到我们房里,“奶奶,你回家早点来好不好?”—— 啊,还没回佐坝他就要我们 “早点来”!血脉亲情源远流长,隔代亲,稚子情,骨肉情深,我们心暖暖的,眼热热的。

初一下午我们陪石力游山水公园。妻跟一位差不多年龄的四川女人一块聊天。女人老家在四川的一个“不穷的县城”,儿子娶了一位沈阳的媳妇,在宿松买了一个五楼的套间。小夫妻腊月二十九日来宿松跟母亲团聚,大年初一便往沈阳——他九岁的儿子在外婆家。为什么来宿松买房并且让母亲一人住?这是一个费解的谜。他们千里迢迢能赶在大年三十日夜同母亲团圆,那份孝心非常难得。

多次听到人们讲一个相同的故事。一个人有名有姓,有鼻子有眼的真实故事。附近一位老奶奶,老伴去世了,两个儿子,两个孙子一个孙女。平常儿媳都外出打工,三个小孩在家跟奶奶过。过年了,三十日傍晚,大儿子跟娘说,妈,今夜在我家过年啊。母亲说,好。一会儿小儿子也说,妈,今夜在我家吃年饭啊。母亲说,哪家早些到哪家吃。吃完年饭了。大儿子到娘屋里说,妈,你在弟弟家吃年饭吧?母亲说,是。又过了一会,小儿子也过来到娘屋里说,妈,你在大哥家吃年饭吧?母亲说,是。

晚上,两家的三个孩子都到奶奶屋里玩。老大家儿子问老小的儿子,奶奶在你家吃年饭吧?老小家儿子问老大儿子,奶奶你在吃年饭吧?答案都一样—— “不是!”

原来,三十夜奶奶左等右等,既不见大儿子,也不见小儿子,也没有看见孙子。于是奶奶默默地下两碗面条,同死去的老伴一块吃。两个儿子外出打工时,孙子、孙女都有奶奶。三十日吃年饭时,又都“忘记”了奶奶!奶奶只同死去的爷爷“团圆”!

我不知怎样评价这个真实的“团圆”故事。这个令人心里酸溜溜的百思不得其解的“团圆”故事!

一位只读过初中的女导游说,人是块海绵,紧裹在一竹筒里是圆的,放在地上是扁的。同样的一个人,生活在不同的环境里见识不同。她劝亲戚到县城买房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城里人与乡下人活出的境界不一样。这话是经典的至理名言。

但是城里人与乡下人不是都相容的。有人儿子媳妇在大城市有房子有事业,接乡下父母去住,但父母住不习惯,坚持要回乡下住,回到他们住了几十年习以为常的小屋住。习惯成自然。他们与大城市不相容。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求者贵如金,弃者贱如草。如今社会娶了媳妇忘了娘不在少数。但是娶了媳妇没忘娘却又无可奈何也为数不少。

两位年轻的教师小夫妻在县城买了房子。房子、妻子、孩子都有了,在一般人眼里算是美满家庭。但是,教书的媳妇与乡下农民的婆婆关系不和谐。媳妇不愿到乡下老屋里去,婆婆也不愿到城里来。彼此都僵持不下,谁也不愿低头。只有儿子夹在中间受气,两头不讨好。好容易做工作勉强把父母说服去县城“团圆”,但是大年初一早晨父亲就要回家。“清官难断家务事”,自古而然。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里是非曲直只有当事人清楚。老师做学生工作很有效,但在家庭问题上他毫无办法。

我的一位没有血缘的外甥只读过初中,但是他一段话比哲学家说的还深刻通俗。他说,“读书少的人脑子是空的,什么也没有,看别人发财了,他也大胆模仿这么做。结果真的发财了。” 是啊,读书少的人优势是做事不仔细分析前因后果,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做好了,英雄一世,扬眉吐气当大老板;做塌了,从头再来,大不了再打工就是——一句老话叫“脑袋掉了碗大个疤” !“成者英雄败者寇” 。刘邦没有读多少书,倒成了帝王;萧何、张良、韩信都是饱学之士,却只能作他的智囊军师。读书多的人思前想后,犹豫不决错失良机。书不可不读,书读多了迂腐。

无字书远比有字书有用。

(2011.1.2.7.)(2016.2.27)

腊月黄天(3

石普水

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春节就是团圆,“有钱无钱,回家过年” 一家人吃年夜饭,是团圆的象征。因此,那怕远隔千山万水,腊月黄天里,天涯海角的游子也都要包车甚于包机回家,一票难求, “春运”应运而生。

我是腊月二十八日到县城陪儿子、孙子团圆的。腊月二十九日下午儿子媳妇陪我们到县城逛超市,要给我和他妈买衣服。他们看中了一款“恒源祥”的品牌皮毛袄,款式的确很好,但我昨天下午买了一件袄,没同意他们买。晚上,儿子媳妇买来两只燕窝、两支红参。大年三十给我们炖一碗热乎乎的血红燕窝,我们喝在嘴里,暖在心里。我在农村学校算高工资,不缺钱,难得他们一份孝心。本打算初三日回佐坝,孙子石力极力挽留:“奶奶,你还住一天好不好?”孙子跟我们讨价还价,能扫他的兴吗?石力每天晚上都到我们房间看看,“奶奶,你还没睡?” 他说“不舍得”我们走,其实我也舍不得走,但我是“佐坝佬”,我要给佐坝的亲戚们拜年。初四回家,平时睡懒觉的孙子醒得很早,来到我们房里,“奶奶,你回家早点来好不好?”—— 啊,还没回佐坝他就要我们 “早点来”,中华民族的血脉亲情源远流长,隔代亲,稚子骨肉情深,我们心暖暖的,眼热热的。

初一下午我们陪石力游山水公园。妻跟一位同龄的四川女人坐在一块聊。这家人住四川的一个“不穷的县城”,儿子娶了一位沈阳的媳妇,在宿松买了一个五楼的套间,小夫妻俩腊月二十九日来宿松同母亲团聚,初一便去沈阳,一个九岁的儿子在外婆家。为什么来宿松买房让母亲一人住?这是一个谜。他们终于在三十日夜同母亲团圆,孝心难得,行为却费解。

两次亲耳听到一个相同的故事。一个人有名有姓,有鼻子有眼的真实故事。一位丧偶的老奶奶,两个儿子,两个孙子一个孙女。儿媳都是打工一族,三个孩子在家跟奶奶过。过年了,三十日傍晚,大儿子跟娘说,妈,今夜在我家吃年饭啊。母亲说,好。一会儿小儿子也说,妈,今夜在我家吃年饭啊。母亲说,哪家早些到哪家吃。都吃完年饭了,大儿子到娘屋里说,妈,你在弟弟家吃年饭吧?母亲说,是。小儿子也到娘屋里过来说,妈,你在大哥家吃年饭吧?母亲说,是。晚上,两家的孩子都到奶奶屋里玩。老大家儿子问老小家儿子,奶奶你在吃年饭吧?老小家儿子问老大家儿子,奶奶你在吃年饭吧?一样答案——都“不是”!原来奶奶三十夜左等右等不见儿子,下两碗面条同死去的爷爷吃。两个儿子打工时,孙子、孙女都有奶奶。三十日吃年饭时,又都“忘记”了奶奶!

奶奶只同死去的爷爷“团圆”!

我不知怎样评价这个真实的“团圆”故事。这个酸溜溜的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团圆”故事!

我只读过初中的没有血缘的外甥一段话比哲学家说的还深刻通俗。他说,“读书少的人脑子是空的,什么也没有,看别人这么做发财了,他也这么做。” 是啊,初生牛犊不怕虎,读书少的优势是做事不仔细分析前因后果,成者英雄败者寇。做好了,英雄一世,扬眉吐气当大老板;做塌了,从头再来,大不了再打工就是,“脑袋掉了碗大个疤!”他们可当主帅。刘邦不读书,他成了帝王;萧何、张良、韩信饱学之士,只能作智囊当军师。读书多的人思前想后,犹豫不决错失良机。一位只读过初中的女导游说人是块海绵,紧裹在一竹筒里是圆的,放在地上是扁的。同样的一个人,生活在不同的环境里见识不同。她劝亲戚把房子至少建在县城,城里人与乡下人活出的境界绝对不一样。这话是经典的至理名言。书不可不读,书读多了迂腐。无字书远比有字书重要。

但是城里人与乡下人不是都相容的。有人儿子媳妇在大城市有房子有事业,接乡下父母去住,但父母住不习惯,坚持要回乡下住,回到他们住了几十年习以为常的小屋住。习惯成自然。他们与大城市不相容。我的一位同事据说不很情愿的到海南同大儿子团圆,他大儿子在福建打工在海南买了新房。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求者贵如金,弃者贱如草。娶了媳妇忘了娘不在少数。但是娶了媳妇没忘娘却又无可奈何也为数不少。

一位年轻的同事小夫妻在县城买了房子,但是工作的媳妇与乡下婆婆见识不同,婆媳关系紧张,媳妇不愿到乡下来,婆婆不愿到城里去,两头都僵持不下,谁也不愿低头。儿子夹在中间两头受气,两头不讨好,好容易求奶奶,告奶奶才勉强 “团圆”, “清官难断家务事,”自古而然。老师做学生工作很成功,但在家庭问题上他毫无办法。

腊月喊黄天!

2011.12.7)(1722)(2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