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看医生(14)  

2011-04-14 20:27:46|  分类: 悠悠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医生(14

石普水

我是带着两项任务到上海的。

在县城儿子家动身到上海时,儿子不止一次要我带他母亲到上海到处转转,好好玩玩。刚到上海第一天晚上,儿子又发来短信:

“爸妈,这次到上海,一是看病,一是散心。不要急,不要担心用钱,去一趟上海不容易。妈妈第一次到上海,你带她到外滩和东方明珠去转一下。我和她说了,她其实想去,但舍不得钱。”

第二天媳妇也打电话来,要我们到上海到处转转,好好玩玩,说她们出钱。好象我舍不得钱似的。其实,我是怀揣七千多元现金来上海的。我知道去一趟上海不容易,妻第一次到上海,看病之余,到处转转,玩玩吧。

但这次到上海是来看病的。

第一次到仁济医院,专家星期三看病但查血结果却星期五才有,没有查血结果专家凭什么看病?好不容易联系到专家却看不到病,岂不白跑一趟?

我们心头始终留下挥之不去的阴影。

我也是病人,而且是血压、血糖都高的病人。其实我也想到上海看看自己的病。28号第一次看医生让我知难而退,在上海不要说看专家,看普通医生都难。与其上海看普通医生,不如合肥看专家。

我努力平心静气地劝妻出去玩玩。但妻却是义正词严,“要去你去,又不是不要你去!”病人气大。我去?我三次到外滩,两次到南京路,两次上东方明珠,而妻却是第一次到上海的。我是为她啊!

不欢而散。我理屈词穷。终不成为玩玩吵架吧,我无可奈何地收回旅游的话题。

第二次到仁济医院晚上我又死皮赖脸地提出到外滩和东方明珠去转一下的话题。但妻却又是不容置疑地拒绝。我知道妻是无论如何也不肯去。心情不好是一个主要原因,但根本问题是因为妻永远是一个农民,她舍不得花钱。她缺少欣赏生活的情趣。她纵然有亿万资产,充其量也只不过一个富婆,永远不可能成为绅士!

到上海附近转转吧?

终于,我胜利地带妻踏上了上海“旅游之路”。

我们胜利地两次游罗秀路。

旅馆东边是一条大路,叫龙吴路,车辆呼啸而过,川流不息。

330下午,从医院回来,我躺在床上说累,身体累,心更累,千里迢迢看专家,只看了一半,心里一点都不是滋味。

下午我拉看妻往北游龙吴路。在散步,县文化小孙打电话告诉我,要把的《神秘蜈蚣山》编入县民间故事,多少是一支兴奋剂。

龙吴路路边是荚竹桃,里边是圈地建楼。妻边走边数楼层。西边“华滨家园”最高46层。东边“中南瀛海”最高30层,一则很霸气的广告词:

一宅领徐汇,一世御浦江。

是啊,我90年工资买一栋300多万的房子,“一世御浦江” 一点都不过分。

龙吴路有一座桥,港口桥,桥下小河流着小溪水。桥西是上中路,不远处是上海工商外国语学校。

再往前走是上海植物园,票价15元。回来时日已黄昏,“华滨家园”门口已有人摆上了地摊,卖旧衣服,油粑等廉价小吃。头戴安全帽的农民工中有太湖口音的老乡。

碰到佐坝在上海打工的老乡,与妻闲聊时说他们也没上过东方明珠。妻更是得理不饶人,“是吧,东方明珠有什么图?”

我理亏。

龙吴路往南远远望见一座大桥,徐浦大桥。过一座桥便是外环高速路。我们走上桥栏杆,桥洞成了农民工的房子。门开着,走出两个黑黝黝的男人,径直走到居民区的花草园内,拉开裤就撒尿,全不顿背后来来往往的男人和女人。不久又走出一个撒尿的,居民区的花草园成了他们天然的厕所——城市人谓之洗手间!

从仁济医院回来,想去看上海世博园,好容易到世博园,却已过了卖票时间。看来我们与博有缘无分,近在咫尺却失之交臂,干巴巴望着那熟悉却又陌生的红木块垒成的中国馆和瓦片似的建筑而望“”兴叹。

也罢,旅游其实最通俗的解释只不过是“到此一游” 而已,我们总算亲眼望到了世博园,也算不虚此行罢了。

 

终于没有完成儿子媳妇交给的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心中留下永远的遗憾。

我曾经是一个农民,但我喜欢旅游。我热爱生活。我想尽情地欣赏我们生活中的五光十色的世界。但妻过去、现在、将来、永远都是一个农民。当过每天不到四毛钱农民!吃饱穿暖是她永远的追求。我不是一个优秀的农民,更不是一个优秀的教育工作者,不能把妻劝上东方明珠是我无能!

忽然又阿q起来。谁说我们不是在上海旅游?我们看到了上海的高楼与破屋,穷人与富人,大车与小车。看病其实也不一定要专家,心诚则灵。上海是国际大都市,固然富裕发达,但也有贫穷与落后。旅游天生是富人的专利。在北京、上海打工人几个花钱买门票游山玩水?

想到鲁迅先生的一段至理名言, 喜怒哀乐,人之情也。然而穷人决无开交易所折本的懊恼,煤油大王哪会知道北京捡煤渣老婆子身受的酸辛,饥区的灾民,大约总不去种兰花,像阔人的老太爷一样,贾府上的焦大,也不爱林妹妹的。

鲁迅是语言大师!

2011.4.13)(1826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