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轭头湾上的两个同事  

2011-05-21 10:15:5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轭头湾上的两个同事

石普水

龙湖边轭头湾上有一片白杨树林,偌大的树林里住着两个人,虞老和瘦子。

虞老头说他是民国26年的人,74岁。黝黑的皮肤,在非洲他是白人,在亚洲他是黑人,而且春夏秋冬永远穿着一身黑衣服。三角脸,略带土黄色的黑皮紧紧地绷着,有点油彩感。小眼睛紧凹进黑皮里,看见我总是笑着打招呼:

“石老师,那这么早?真早!真早!”                               

笑时他的眼睛小得不能再小了,只有一口铁钉帽那般大小。他跟我打招呼永远一成不变,那怕9点看到我,还是“真早!真早!”有时我想,虞老头很有优秀教师素养,他善于鼓励,善于正面鼓励。在他的小眼睛里只有优点,没有缺点。

白杨林里大路足足一里以上,中间靠右边有条小路,一个土墩上一间油毡房子里,住着虞老和一头水牛。

水牛是虞老的伴侣和学生。每天早晨我散步到轭头湾上边白杨树林时,虞老总是把牛牵到有嫩青草的地方。十多米长的绳索,一根铁桩钉下去,水牛在这里吃草。但水牛却望着他,似乎这草不怎么好。这时虞老又恢复了老师角色,教育他的学生:

“这么深的草还不能吃?你要吃什么?煮饭给你吃?别人家的牛想吃还吃不到!”

虞老对我说,“怪牛,择嘴!别的牛吃过的草它不下嘴!”

虞老又把它换个地方,并一如既往地耐心做思想工作。但他的牛永远是一个不听话的学生。再怎么苦口婆心都是对牛弹琴。

虞老家在唱文南词的虞松峦。他的侄女和侄子是我2 0多年前的学生。侄女在复兴,龙湖轭头湾上边号称三百亩白杨树林就是她栽的。侄子是村干部,油毡房子面前的一百多亩稻田是他侄子的,今天正在龙湖挖沟抽水下秧。虞老帮侄子看荒和放牛。每年三十虞松峦吃年饭,吃完饭又回到轭头湾。白杨树林里只有他和水牛。他结过婚,老伴已去世。问他每年多少工资,总是笑眯眯的回答,几千块钱。自己的侄子,又不是别人。我不能动还要靠他。

虞老每天下午洗衣服,在荒棚不远的一口小塘里洗他的黑衣服。看见我远远笑眯眯地打招呼,三角脸绷得紧紧的,眼睛小得似一口铁钉帽。

虞老每天吃两餐饭,早晨拴好牛煮饭。抽烟、喝酒。我散步时常看到他到提一塑料桶散装酒,5斤,十来块钱。夹一条烟,十多块钱。生活乐观而充实。

 

瘦子60左右,比虞老年纪小,比我大点。离我家一里多路,但不是一个村。他的尊容恐怕比我还要难看。黑皮肤,瓦脸,一张大嘴巴,说话时一对又长又大的门牙。可能是这一对可恶的“獠牙”吓退了女同胞,他终身未娶,是一个鳏夫。小时放牛,后来在河里看荒,在公社养鱼场养鱼,也帮算命瞎子牵过命。虽然经常见面,却不知他的大名。人们都叫他瘦子。

瘦子比虞老老实。见面不大跟我热情打招呼,倒是我主动跟他打招呼的时候多。他有一门养鱼的手艺,帮乡计生委副主任看荒兼养鱼。荒棚本来在轭头湾南边,去年发大水,水田全淹了,鱼池坝也进水了。棚移到路边,在惊涛拍岸的龙湖边用推土机推了两个土墩,几根竹子支撑起两个塑料布棚,一个鸡睡,一个瘦子睡。我天天在龙湖边散步,瘦子的“獠牙”天天一样,他的上千只小鸡却一天天长大,塑料布棚鸡睡不下了。到处都是鸡尿,瘦子不嫌鸡屎臭,与鸡们和睦相处。瘦子把他炉子拿到外边煮饭,在树荫下喝酒,休息。小鸡在瘦子的棚里飞上飞下。

瘦子其实挺挑剔的。有一天下午散步,看到瘦子去一里多远的小塘洗澡,我问他:“你怎么不到龙湖里洗澡?”他说:“龙湖死鸡死鸭死猪死狗,怎么能洗澡?”早晨又他小塘边挑水吃,我问:“你吃这塘里的水?”他点点头。我对他说:“这小塘四周稻田里打农药,农药随水都流到塘里,有毒;牛天天在塘里屙尿屙屎,脏。龙湖是流水,不比小塘里水干净?干脆,你自己切一口小井,水过滤一下更好。” 他也不很会安排。去年一个闷热异常的早晨,我看到他赤膊割柴,我说,你等天阴起风凉爽时再割柴呀。他说不热。我走路都流汗。

他是极负责的看荒人。去年夏天有一天夜里电闪雷鸣,天似乎炸破了,他自己睡小棚,让小鸡睡大棚里,宁肯自己淋雨。

第天清早我问瘦子,“昨夜那么大的雷你怕吗?”

“怕有什么办法。” 瘦子脸色平静。

我跟他开玩笑,“龙湖里有女鬼到你棚里吗?”

 虞老紧接着说,“他就是望这个!”

我陡然色变,止住了话题。我不愿触他伤心处。

 

每天早晚散步我常见到他俩。他们不散步,叫同事,因为40年前我也看荒。所谓 “守孤舟,歇河岸” ,那种孤独的感觉铭心刻骨,终身难忘。他们年纪比我大,但看荒资格我比他们老。

我看荒才十二岁。

2011.5.21)(1746)(3a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