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一上西源九井沟  

2011-05-03 21:32:27|  分类: 旅游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上西源九井沟

石普水

 

九井沟大名鼎鼎。我对九井沟向往已久,然而却望而却步。因为,她隐居深山。王百胜,我24年前的得意门生,曾在隘口乡当过常务副乡长,自告奋勇为我当导游。

五月一日,我们一行从县城出发到隘口乡,沿村级水泥公路十余公里来到新源村村部。喝上一口当地的泉水,甜甜的,从地图上看,龙湖发源于隘口,但隘口水比龙湖水与却是天上地下两个味道。

村部对面就是高山,山脚下一个村庄,桂主任说这村子叫祝家下湾,宿松县委第一次党代会在这里举行。几米高的石头垒起整整齐齐的梯田这是老祖宗留下的手艺,几百年来依然稳如泰山。我们饶有兴致的跟桂主任来到祝家下湾。一位老人在打棉花洞,王百胜还能叫上老人名字,给他烟,风趣地跟老人开玩笑,要老人注意身体,莫给儿子多留钱。村里正在盖房,王百胜跟他们一一打招呼并给他们香烟。我打心眼佩服百胜,至今还记得每一个老百姓,可见他在隘口工作是怎样深入农村基层老百姓的。

房子低而矮,紧挨着,石块铺成一尺来宽的路面。靠山后边有一个纪念亭,亭子前边一块空坦,桂主任说这里当年是一座私塾,19313月,宿松县委会议从黄梅北山转移到这里举行出席代表15人,选举王新德为县委书记,祝尔昌等五人成为烈士。1991年县委县政府在此建立了纪念亭,亭内有一块石牌。

九井沟坐落在龙王村,今属九井沟村。四周是高山,中间平坦处居民聚村而居。村里有座龙王庙,一座龙王桥,村委会、小学皆在桥边。

 

九井沟在龙王村部向东北约一公里处。东边满山竹子,北边山叠着山。两山峡谷中间有十来家民房,书记说这屋叫干河沟,居民姓胡,现在都已迁出。将来,它们就是古民居!

九井沟就在这两山之间的神秘谷里。

山路一尺多宽,陡坡不多,并不难走。与王安石当年走过的并没有两样。在一块一丈来高的陡壁对面有一间破屋,有一角已倒塌,是以前看护山林的。破屋下面就是三井。三井没有路,我们手拉着树枝,一脚一脚在柴草上走下去。百胜说这里原来是座水电站,里边蓄水时可以有竹排划船。大坝并不很高,水库没有一点水。我们小心地弯着腰走下坝。

站在水泥板上看,正下方是一个两、三米宽的深潭,里面全是黑黑的水。石潭右边是座山,靠山一边有一块十来米大小的大石洞,石洞里面有大潭,小潭,长方形的,圆形的,椭圆形的,呲牙裂嘴,形态怪异。大石洞底下二十余米是一个大深潭,潭里有水。

石头是坚硬的,水是柔弱的。。然而从高山上奔腾而下的流水便汇成一股激流,激流以摧枯拉朽之势的冲击着下面的山石,山石便形成一个深潭;激流意犹未尽,咆哮着折向西边山石,于是形成第二个景观,大石洞;然后再冲下去,便形成第三个景观,大深潭。

水滴石穿。一波三折,造化神功。可惜此刻水库里没有一点水,想象着激流瀑布,那是何等壮观!

眼前的三井是这样平静。传说唐朝贞观年间,西源地区连续三年大旱,田地干裂、溪河断流、草木枯死、庄稼绝收。人们纷纷弃家出走,一时间,该地区几乎断了人烟。眼见此情此景,住在本地龙王庙附近的周氏三兄弟惠泽、惠俊、惠圣决心为民请命。三兄弟去龙王居住的三井龙宫,求龙王济世降雨。农历五月初五,他们沐浴更衣、焚香祈祷,斋戒七日,来到三井,义无反顾地步入干涸了的井底,探寻龙宫。刚才还是烈日炎炎,霎时间,乌云铺天盖地,闪电撕裂长空,雷声震耳欲聋,暴雨倾盆而下,不一会,九井沟内,河水猛涨。紧接着,弯弯田下起了弯弯雨,雨不淋过路之人。暴雨解除了旱情,周氏三兄弟却永远踏上了不归路。从此以后,这一地区,风调雨顺,物阜民丰。

周氏兄弟舍己为民的品行也誉满乡里,广为流传。

“龙宫”,莫非就是我们脚底下最深的大深潭?

出三井不远左边有条小路,百胜说那是到八井、九井的路。我们却是沿大路走,书记说先去看精华。

沿途风景如画。杜鹃花已谢,徐娘半老;覆盘子花却正青春年少,又大又白。鸟儿喳喳叫,清泉石上流。

一瀑布下面又是一水潭,并不很显眼,书记他们见怪不怪,只是指指点点,并没有停下来。

我们来到一个地势开阔的地方,当中一块光溜溜的巨石,不甘寂寞的小伙子纵身而上,接着又飞跃而下。头上瀑布自两丈来高的石上,眼见瀑布飞流而下,银白色,形态舒缓且端庄,气势高贵而典雅,呈现给人一种贵妇人的女性温柔美,一种太极拳中的轻缓功夫。流水潺潺,青风习习,坐下来观赏瀑布,树木葱茏,绿叶茂盛,红日高照,白云悠悠,置身其中好不惬意。

小憩后我们缘水而上六井。脚下山石洁白,细看却似涂上了一点粉红,光滑圆溜溜,走上去脚下却并不滑。山石坚硬而平滑,广阔且有气质,那是男性的肌肉疙瘩,雄健,高耸,有力。李书记手指着头顶说,上面就是七井。

七井果然是大手笔。远远望去,大瀑布从天而降,飞流而下,却一波三折,形成三叠泉,偌大的石墙上冲刷了三个小潭,三节瀑布如天女散花,泉水洁白如丝,纯洁如银,阳光下熠熠生辉。李书记说曾有人赤脚爬上三、四百米高的三叠泉,从潭中摸出红青蛙。

那该是一种怎样巨大的诱惑力?那是一种怎样的罕见的珍奇!

大瀑布下的石潭谓“仙池”,亦称鸳鸯池。然而,要上鸳鸯池绝非易事,此间生活惯了的桂主任赤脚都不敢上。游玩的孩子们却是欢呼雀跃,步履轻盈。我也豪气干云,上!其实,石头上面并不滑,望着有裂缝或凸凹的地方下脚,走上去倒也踏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爬上天池,那真是人间仙境。迎面十来丈的瀑布在表演着“飞流直下三千尺”,想象雨后 “银河落九天”该是何等壮美!泉水叮咚响,爬上来时有点热,此刻却舒服无比。七丈余宽的天池边有一棵大柏树。瀑布冲下来,雪花奔涌,蔚为壮观。天池上的石壁,像是洒了一层细盐,又像落了一层冷霜,白中透红。面对此情此景,惟有感叹大自然的伟大,水力量神奇

“无限风光在险峰。”据说,大雨季节此处的三叠泉壮观、美丽不亚于庐山的三叠泉与黄山的翡翠谷。可惜,现在水太清瘦了,看不到她的波急浪涌。她只悠悠流淌,缓缓地落入碧潭,流下六井。

上山容易下山难。李书记把一捆红索拴在一棵树上,人拉着索作保险绳,要不一踏踏空,人滑下去虽无生命危险,却也是摔得鼻青脸肿的。小青年们依旧嘻嘻哈哈,轻轻松松的下去。我却不敢放索,步步为营,倒也平安无事。其实,水冲刷石头磨去细沙粒,有点沙性。

上山的路上又碰到了一个黑瘦的老头。李书记说这来回20余里的小路原来到处是柴草,王百胜形容为“芭茅割断颈,露水湿齐腰”,这些路边的芭茅、小树全是黑瘦的老头割掉的。没人叫他割,没有人给他报酬,是他主动割的。同事虞洁贵校长说他做了件好事,他却说:“多做些事,健些!”回来又碰到了他,问他说叫李树成,我给他拍了照片。李书记说他有点迂腐,村里给他钱,他一次性消费。给五块钱买五块钱的烟,给二十块钱买二十块钱的烟,逢人就张。乡里垃圾,也是他主动运到远处去。他是雷锋式的傻子,可惜当今中国这样的傻子太少了!

回来走到三井我才想到还有八、九井没到,我提出回去,百胜说已走过了很长的路,同行的都没有回去的意思。一、二井在来的路上,其实只是流水冲击右头形成一个石潭罢了。相比较于七井则大巫见小巫。

心满意足又意犹未尽。自古天下名山古寺多,这么神奇的地方,和尚们怎么没有想到?

井沟,中国最后一块神秘的处女地,与众不同,独善其身。

来九井沟其实并不只是旅游。涉溪水,登山路,流水潺潺,花香四季。在天然大氧吧里走着,坐着,躺着,呼吸大自然的新鲜空气,赏心悦目,飘飘欲仙。观赏着多姿多彩的瀑布,闭上眼睛,沐浴着阳光、清风,真是一种神仙岁月。

井沟更多的是怀古。该在干河沟建个休闲中心。让生活在钢筋混凝土里住腻了的人们在九井沟到处走走,呼吸宋朝王安石时空气,沐浴盛唐李世民时的阳光,喝汉武帝时的泉水,看孔夫子时代的蓝天,望尧舜时代的白云,吹黄帝时的山风,让你透过时空隧道回望五千年。享受到原汁原味的,比婺源还原生态的大自然的恩赐。精神一定能得到彻底解脱。那些抑郁的,自闭的,烦躁的,职业倦怠的,都该到九井沟来,跟李树成劳动三天,包药到病除。

出了九井沟,山路口对面公路边一棵泡桐树,回望身后无人住的村庄,我作了个标记。心里默念着:九井沟,你等着,我还会来看你的,一定!

2011.5.2)(3245

  评论这张
 
阅读(4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