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回家(1)  

2011-07-11 17:58:50|  分类: 悠悠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家(1

石普水

 

回家,回到老家了!

烈日炎炎,酷暑难当。走进老家的那一刻,异常兴奋

打开前门,湿漉漉的,水泥地上一屋子水;打开后门,蚊子成群结队蜂拥而至。

四处转转。院子里树木葱茏。桔树、柿树上挂着青果。枝繁叶茂的广玉兰占据了偌大的空间,公孙树有两层楼高,但树枝不多;桂花树郁郁葱葱,蓄势待发。后门坝上泡桐、香椿拔地而起,臭椿、皮树相形见绌,低矮弯曲。灌木繁密,杂草丛生。屋后这么大热天地上终日不见太阳,风凉飕飕的。院墙边杂树根挤进了墙石缝中,院墙基被挤裂几个口子。大自然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这就是我的家,却又不像的家。

记忆中的老屋是五间土砖瓦房,热热闹闹住着兄弟姐妹十余口。东边一间住着两个姐姐和没有血缘关系的瞎眼奶奶,接着是大哥大嫂的房。中间一间大堂厅,正中后墙是土砌的祖宗台神龛,文革中拆做了“宝书台”,石氏宗祖换成了伟大领袖。屋顶脊梁上画着鳌鱼八卦,后面是木坐照枋。右边是父母亲和妹妹房,灶屋后是我与二哥房。老屋在石屋当时首屈一指。灶屋旁边是几间杂房,牛栏、猪圈、茅房,草灰厢,农具间。我们兄弟姐妹有时排队唱歌上茅房。在物质生活艰苦的岁月里,这里热闹非凡,快乐无限,给我留下无限温馨的记忆。

我在这里生活了整整56年。

我从19岁开始独力支撑门户。24岁做三间土砖房子。34岁做四间火砖房子,43岁做楼房。我与妻像两只鸟,终日不知疲倦的衔草垒窝筑巢,出去一圈又回到了老窝。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难以置信,走进老家时竟有着孩童般的莫名兴奋。

包着屋走一圈,好深的野草,没有路,又走回来。坐在堂屋中望着前门,院子对面池塘水正绿:“离别家乡岁月多,近来人事半消磨。 惟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 池塘前面山正青:“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打开后门,一株一尺来长的野辣椒,光秃秃的枝条上没有叶,没开花,也没有红扑扑的尖尖的小辣椒,只有尖尖的刺。
该还是那株野辣椒!我想。那是我孩提时代欣赏的花草,尖尖的红扑扑的小辣椒那时是那么诱人。岁月匆匆,后来我为生存忙碌着,再无暇欣赏它,而它却还在年复一年地生长着,不以我的关注与否无忧无虑地生长着。“不以物喜,不以已悲” 。它超凡脱俗。一种亲近感油然而生,进而敬意也油然而生。妻说要把这些野草里躲藏蚊虫,要全割掉。那么这株有纪念性的野辣椒割不割?留下它吧,留下我儿时的好伙伴,留下我儿时温馨的记忆。这是一种象征意义的植物。留着它就是保存历史。
墙壁也是要粉刷的,上边有好多好多的污迹。忽然,我目光在墙的一处停留下来, “石建到此一游!” 我又犹豫了。童言无忌。这可是孙子的墨宝啊。这一行字是粉刷还是保留? “白驹过隙。”人生本是匆匆过客。我在这屋56年了,父亲在这屋84年了,100年前父亲说屋面向西南。200年前怎么样?100年后怎么样?各领风骚数百年。我没能在墙上留下童年时代的一言半语,那不能不是一种遗憾。该不该为后人留点什么?若干年后,孙子的孙子看着就是历史典故。望着院子里那棵银杏,当年我邮寄来的这棵银杏是有象征意义的,它的名字好听——公孙树。
歇会儿吧,慢慢来。

2011.7.11.1230)(2)(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