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回家(3)  

2011-07-13 15:40:34|  分类: 悠悠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家(3

石普水

老家的生活平静而有规律。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每天天亮起床,洗完两人的衣服后散步。回家吃无农药污染的农家饭菜,喝香喷喷的锅巴粥。上午带一大杯茶到佐坝上网写博客。下午饭后躺下来看书,抛书午睡。然后又到佐坝上网写博客。傍晚散步。晚上看电视。闲散而且舒适,感觉良好。

雨后来到菜园,大吃一惊!草的生命力竟如此旺盛。菜园里全是齐刷刷绿油油的草。雀占鸠巢,可怜的辣椒、茄子被它们遮掩而退居二线了。学习陶渊明,来一次突击锄草。他比我们勤劳,“晨兴理荒秽,戴月荷锄归”。哪儿是锄草啊,简直是挖草皮。我们用锄头挖沟底下的,用手扯墒上辣椒边的,然后把草搬到园岸上。一墒草未锄完便浑身湿透,强烈的太阳光照射到身上很难受。我对妻说,少吃一点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下午来到菜园几分欣慰,草死了一大片,原来它终究是斗不过人的。人还是万物之灵。第二次清除隐蔽的残余的阶级敌人就比较轻松,辣椒、茄子们竟像人剃过头似的精神百倍。再看没锄草的墒子里,草丛中竟然还结了辣椒、茄子。啊,生物原来也在顽强抗争。我不忍心放弃它们,又锄了一墒。第三天到邻居家挑了两担粪水。回头再看菜园生机盎然。望着一园绿色,我喜上眉梢,这是我的劳动果实啊。 “退而甘食其土之有” 我心安理得。

我决定开辟一条新的散步路线。

原来在学校散步往东,一条理想的革命路线。从家再走这里便有十六、七里路,要走两个小时。大热天活动量大了一点。我改道南下,沿着这条路一直可以走到我的外婆家。这是我最熟悉的一条路线,走了整整56年。

天下着雨,我打着伞,出门不忘看一下手机,630

 “迈开腿,管住嘴。”“从脚下起,从足底生”。我喜欢散步,健身,低碳,环保。在3.5宽的水泥路上,我一如既往军人般的走着,不紧不慢,步子轻快有力。走着走着,我忽然感觉陌生,似乎不认识这路。路边高大气派的楼房,全是这几年新建在路边庄稼地里。我们村罗岭与振昌洪屋组的楼房连接起来了。我与罗岭以前是一个生产队,知道地的界线。但走出洪屋组,哪是洪屋、王湾就分不清了。没楼房的地方国华松与青草格外茂盛,下雨的早晨过路的人不多,格外冷清。往尹松峦与柏树的分岔路口,以前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方,死人都在这里烧灵,传说那里出“沙锅精”。现在却好,不管“沙锅精”还是白骨精,照样高楼林立,只因为这里是路边。楼房是张上屋的还是一公里外的松峦的,真不清楚。楼房上倒是有门牌,不好意思去看,弄不好人家把你当傻子。走了整整56年的路,竟然弄不清楚走在哪里,我有点尴尬。柏树路边也有楼房,只零星几家,抽水沟边的小树枝伸展到路边,显得冷清。

终于来到了芦咀,我的外婆家屋。两边屋上门牌倒是看得清清楚楚,“沙塘组”、“江湾组”、“芦咀组”、“陶湾组”、“前进组”、“前湾组”其实还有一个“前民组”。这是一个南北走向的大屋场,对外叫芦咀或前湾,也称缸弯或许就是江湾。陶渊明一支迁宿松的子孙曾在此居住,故称 “陶湾”。更传“芦勇十八步” 确定芦咀的地盘。从沙塘到前湾我走了十分钟,1.5华里左右,再走到河边足足一公里。问路边芦咀的老人,都不知道芦勇墓。

从石屋到芦咀我走了八十分钟,估摸着12华里左右。问振昌汪书记,仅他们村水泥路就3.05公里,还有我们佐坝的,我索性走到白门楼的背岭,来回90分钟,整整8公里。

2011.7.13)(1332)(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