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回家(9)  

2011-08-14 16:18:08|  分类: 悠悠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家(9

石普水

劳动,收获的不仅仅是物质,更有精神享受。

芝麻是最有价值的植物。种下去不几天,光秃秃的地上就会冒出一株一株新芽,向我报告生命的福音,给人以希望和新奇。不久,地上星星点点,再后来,绿色一片。

正是芝麻开花节节高的时候,早晚散步我都要欣赏她的芳姿。成长中的芝麻妩媚动人。远远望去,淡淡的绿色是那样引人注目,生机勃勃,绿茵茵一片。走近细看,一幅完美的图画。芝麻无处不美。芝麻叶极具个性。亮绿中透出淡淡的鹅儿黄,边缘锯齿状,落落大方。芝麻杆四四方方,像木匠砍削加工的方料。芝麻花儿顶部小,口边大,极像校园里的发号施令的铜钟,白里透着淡淡的粉红,那是月子里的母亲娇艳欲滴的形象,“任是无情也动人”。

芝麻是农民的宝贝。芝麻苗、芝麻叶用开水一泡,炒菜香喷喷的极有营养。以前农村女人生孩子月子里禁忌多,这不能吃,那不能吃,“芝麻叶”却是营养丰富的青菜。炒芝麻泡糖水更是滋补上品。农村煮年夜饭也有讲究,必须要芝麻杆烧饭,讨一句好口才的吉利话,“芝麻开花节节高”。城里人进新楼房,手里拿一把芝麻杆,讨那句吉利话——“芝麻开花节节高”,日子一年胜一年。

种芝麻是技术活,其实劳动量也不很大。

我是农民,但我劳动却不是以物质收获为唯一目的。我劳动更多的是健身。只要是太阳不很灼人,每天下午我都会做一点事。我把院子里杂树砍掉,把院子里的树枝砍断,堆放在一起晒干煮饭;我把孙子摔碎的玻璃瓶捡起来挑到远处的地窖里,我把瓦砾挑到水池边填路;我把院子里的杂草铲除,一锹锹切出来,捣碎,妻种上青菜。“你耕田来我织布,我挑水来你浇园。”。我与妻明确分工,我做粗事,她做细活。

儿子叫我把院中树全砍掉,栽花种草,美化家园。那当然是高雅之举,但第一步,我要让小院先成果园、菜园,然后才是花园。“我们的小院是花园”,那是真正的社会主义新农村,是真正的小康社会。

父亲以前常说“人要淌黄汗烂裤腰才不生病”,他们那代人形容不劳动的人“像豆芽”,免疫力差。这其实就是“生命在于运动”的最原始说法。我在小院往往一身臭汗“淌黄汗烂裤腰”劳动之后,又兴致勃勃的当运动员。太阳开始落山,农村人称之为“麻漆黑”,所谓“漆七里”,是说“麻漆黑”还可以走七里路才真正断黑。我不走很远,以石屋为圆心,向三面幅射。先到白门楼的背岭,回来;又到罗岭、洪屋,回来;再向佐坝行。半小时以后我才回家吃饭。

安全,安静的运动,这是我的创造。

粗略计算过,大约6里路,加上早晨散步,日行20里。

健身健心。

2011.8.14)(1006)(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