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龙年初一在县城散步(6)  

2012-01-26 16:40:26|  分类: 悠悠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年初一在县城散步(6)

石普水

龙年我在县城跟儿子们过年。

人是个怪物,小时候的生活习惯根深蒂固,在生命的印记中打下深深的烙印,一生都不会改变。孙子说我是佐坝佬,那是千真万确。我在县城生活不习惯。县城于我是三多:人多、屋多、炮多。从除夕下午5点开始一直到初一早晨,炮声一直没停止过,乒乒乓乓,噼噼啪啪,耳朵里没有一刻停息。妻说,她耳朵都震聋了,一晚被炮吵得没睡觉。

龙年初一早晨7:28,我在县城散步。

县城地面上到处是炮屑。南站小区内遍地是,街道两边也是。鲜红的,淡红的,还有硕大的冲天炮盒,那是火箭的缩影。我们的先辈据说为了驱除“夕”这个怪兽对人类的伤害燃而放编炮,所以叫“除夕”。放炮也是一种喜庆,一种吉祥。我们小时候千编炮,是当地富人家的显摆,一般百姓三百编、五百编居多,穷人则是百子头,一句上好口才叫“百子千孙”。改革开放后人们生活富裕了,大一点未尝不可。但是物极必反,炮放得过多过大就走向反面,有违古人初衷。

我边走边思忖,少放点炮,如何?过多过大炮让人得不到休息,首先不利于人的身心健康。一刻也不消停的炮声震耳欲聋,让人五心烦躁,犹如身处炮火连天的战争环境。其次冲天而起的鞭炮,腾起阵阵烟雾,污染空气。过大的冲天炮会还引发安全事故,北京市积水潭医院大年夜十几个医生和护士为抢救放炮引起的伤害事故一直忙到天亮。过多过大的炮还浪费金钱。人人真的都富得流油么?未必。

闹腾了一夜的宿松路终于有了片刻的消停。初一的街道格外宽阔,环境格外清静,空气格外新鲜。偶尔有辆车匆匆而过,那或是给顶头上司拜年,或是给衣食父母拜年,或是给乡下父母拜年,或是走亲访友,然后又要各就各位找钱,那些勤劳的人或者是为生计所迫而奔波的,是不放过年节大好商机。做官的有钱人还享福在梦乡。

沿着宿松路我来到山水公园。松滋书屋空荡荡的。现代人都爱钱爱吃不爱书,书屋生不逢时。书屋前面的大理石刻的李白还醉卧在那里,前不久他身体上坐着一个胖女人和她的小孩。朱书抚鹿握卷,静静沉思,他是皖江文化倡导者,著有《朱杜溪先生集》、《游历记存》、《评点东莱博义》。这位宿松不可多得的文学家身旁的竹子老气横秋,宿松肥沃土壤上什么时候长出茂林修竹?

汪革原籍浙江遂安,他是一个有经济头脑的文武全才。移居宿松县程岭乡王湾村麻地坡,发现当地森林茂密、水草丰富,便集合一些人,伐木烧炭,设炉冶铁,铸造各种铁器。不数年,又租佃附近方圆70多里的湖泊,大兴养鱼捕虾之利,家道日益殷富,即在当地定居。他手握算盘,是宿松招商引资第一人。

李白与宿松县令闾丘是患难之交。李白的《赠闾丘处士》以及《赠张相镐二首》,题下自注“时逃难,病,在宿松山作”。“山”,即宿松县城附近的南台山。还有《山中与幽人对酌》也写于宿松。闾丘(公元742--756年任宿松县令)为官清廉,贤能得士,颇受百姓爱戴。只可惜,今日宿松已非昔日宿松,宿松虽是诗歌之乡,然而对古诗圣却是大不敬,去年一位讲普通话的娘儿俩就坐在诗人身上,让人哭笑不得。

首任松兹县令张何丹跪地求雨。

城门冲水库旁边的茶楼也是空荡荡的,至今还是摆设,无人开发。

望景台在将军山坡上,地很陡,上坡亦喘气。望景台上空无一人。四面八方都是高楼林立,北边楼房已经与开发东北片区连成一片。青山白楼,气势宏伟,蔚为壮观。

走下将军山,东北边一处茅草屋,令人眼前一亮。那将是一道亮丽风景线。茅草屋前移栽了锯掉枝杈的大树木。

西北边新出现了五、六处儿童游乐园设备,小孩子们有了玩的好去处。想到了洛阳的金老板,不知这游乐园可是他来投资的?那是我博客招商引资的。我的博文《宿松山水公园》引来了金老板的电话。儿童游乐园也没有人,厕所倒是有自来水,小皇帝们吃喝拉撒睡一条龙。

公园的标志性设计“六门通天”独具匠心,举杯相庆,意味深长。公园东北“宿松山水怡然大酒店”已经开张营业。大红灯笼高高挂,想来一定生意兴隆。西南边是接二连三的大酒店。“华盛汉爵大酒店”格外气派,格外醒目。“简朴寨”古色古香,农家菜馆宿松分店五层楼吊着几百个小红灯笼。还有“上岛精品酒店”,“鑫路大酒店”。龙门北路“金沙大酒店”国际水会,原来是宿松最气派的一流高档次酒店,鹤立鸡群,此刻在这五家酒店面前相形见绌。“江南印象”足道馆也在龙门北路。正在修建的金沙水岸国际新城几十层,宿松一流的高楼。啊,乡巴佬见识了现代宿松,酒店越来越多,档次越来越高,楼房越来越多,越来越高。宿松酒店收费据说比合肥价格高,宿松消费水平不比合肥低。宿松人牛!报纸上说中国人在韩国消费比日本人高。到底是未富先奢,还是慷共产党之慨?天气寒冷,头脑清醒却又越想越糊涂。

孚玉路口是公安局,对面龙门南路是农业合作社银行。龙门南路沿途的酒店已是昨日黄花,与北边相比是小巫见大巫,显得寒酸小气。曾几何时,这里都是大片肥沃的良田。

(2012.1.25)(2016.3.5.)

  评论这张
 
阅读(12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