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神奇的河蒿  

2012-01-04 11:43:59|  分类: 百味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奇的河蒿

石普水

秋雨后的早晨,空气格外清新,从酷热中解放出来的人显得格外精神。我兴致勃勃地在龙湖岸边走。秋雨拉近了湖两岸的距离,对岸青的山,绿的坡,白的云,蓝的天,高的楼,风光旖旎,历历在目。北风吹拂,阵阵涟漪欢乐地从远处向我跑来,浪花溅到我的脚下。湖水茫茫,前天下午还在的满湖蒿草变魔术似的不知去向。问路边看荒的瓦脸獠牙瘦子:“您知道湖里的蒿草哪里去了吗?”瘦子随手一指,“浪打到传荣公司那边去了。”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望,果然,南边传荣公司大船旁叠着大堆大堆青的黄的蒿草。“那么,南风浪把蒿草打到赤岭头,西风把蒿浪打到九姑,东风浪把蒿草打到我们这里边来么?”“是的!”瘦子点点头。

岸边脚下的蒿绿油油,黄澄澄,风把蒿叶吹得沙沙地响。面对这些野蒿,我陷入了沉思。

河蒿,一种常见的草本植物,不显山,不露水,平凡得不能再平凡了。当春风吹拂大地,阳光融化地表的冰冻,河蒿便把绿色带到人间。野蒿方面大耳,阔阔的叶片与尖细的小草不可同日而语。小时候我们放牛的孩子在河边满世界找那高高的胖胖的河蒿,随手轻轻一带,一节白白的绿绿的嫩生生的蒿笋放到嘴里,津津有味的吃着,甜甜的,脆脆的,带着一丝清香味,实在是美极了。在缺吃少穿的岁月到湖边放牛,蒿笋具有极大的诱惑。

蒿笋,成熟后成为“长水筒”。“长水筒”,随着水上涨而快速成长。蒿的伟大,蒿的优秀,全集中在这变化无穷的“长水筒”上。

今年几场大雨,一夜之间莲藕全部淹没。到我们宿松养藕的无为承包户拖枪而回,投资十几万元血本无归,田田的莲叶再也不能“接天莲叶无穷碧”。黑压压半边湖的菱角禾也悄无声息地呜呼哀哉。只有河蒿,它凭借着那独一无二的“长水筒”,一日两、三寸,随着洪水上涨而快速成长。它像孙悟空的脑袋,说长就长,不长出水面决不罢休。

这是一种多么优秀的生存方式!这是一种多么顽强的精神!自强不息,不屈不挠,永不言弃。在洪水面前,菱角禾,莲藕一命呜乎,人类也回天无力。只有河蒿,一枝独秀,永远高出洪水一个头!沧海横流,显示出英雄本色。古往今来,万物之灵的人类有几个如此顽强的出类拔萃者?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大浪淘沙,亿万斯年留下为数不多的精华。平凡的河蒿是大自然那为数不多的佼佼者!

我们今天的生存环境太恶劣了。干旱、洪水、地震、泥石流、疾病,大自然给人类太多的难题。只有野蒿,随遇而安,大浪把它打到东边,西边,南边,北边,只要有水,有泥,它照样能活下来。好男儿志在四方,它适应性太强。

我曾切过藕,在蒿蔸旁边,吃惊地发现,河蒿的根系又多又密,盘根错节,扎得那样深。如果四周没有完全切透,哪怕只有一点点根系没切到,你是不能端起一块泥土的。它们是命运共同体。就因为深扎根,才能在生物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在湖里,在有菱角禾、莲藕、油草、虾丝草的地方你都会发现,河蒿的地盘会逐年增长,不断扩展,河蒿是水中生物中的霸主,无敌于天下。但它是儒者,强而不凌弱,不搞霸权主义,在植物王国里建设和谐社会。它不搞侵略,不是外来疯长灭绝同类惟我独存的毒草。

回来的路边,村里猪圈墙头上有一根河蒿。虽不茂盛却顽强地迎风招展。“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那曾经是人类轻视讽刺的对象。然而尽管墙头土硬,河蒿却也顽强地扎下根去。仅这一“扎根”,委实值得我们肯定。抓住机遇,适者生存。谁能断定他什么都成功?失败者有时也值得歌颂。

稻田旁边的水沟里也有几株河蒿。前天牛吃得只剩下几寸老蔸,一夜之间它又长出几寸嫩绿的新叶子,生命力之旺盛让人叹为观止。

灌渠沟边几颗老河蒿竟高高地伸出圆杆枝条,枝条上结着高梁似的“蒿米”,看荒的三角脸老虞说,那蒿米磨粉做粑非常好吃。我没吃过蒿米粑,但从老虞眉飞色舞的三角脸里体会到了美味无比的享受。

肥沃的浅水里还有大名鼎鼎的茭白,是我国特有的水生蔬菜。世界上把茭白作为蔬菜栽培的只有我国和越南。古人称茭白为“菰”,我们称它为茭粑。在唐代以前,茭白被当作粮食作物栽培,它的种子叫菰米或雕胡,是“六谷”(、黍、稷、粱、麦、菰)之一。那也是河蒿的杰作。

冬天,水瘦山寒,北风呼啸,勤快的农民会到龙湖边的河滩上捡捡蒿笋当柴火。

啊,河蒿,你真是太神奇了!洪水淹不没它,牛也吃不死它!

“蒿笋”嫩茎可吃,身体“长水筒”长水时随水生长,茎老后可作柴烧,秋天结着高梁似的“蒿米”还是美味食品,茭白可作为蔬菜。还可入药。野蒿对人无所求,给人的却是生存所必需。

我忽然突发奇想,不知科学家袁隆平先生可曾注意到,如果把稻谷和河蒿杂交,它们的后代吸取野蒿的精华,那么,低洼的水田则可栽插水稻里,即使像今年这样的洪水也可获丰收。还可栽插在水塘或浅水河里,则无形扩大许多稻谷种植面积。

河蒿,你太神奇,给人的不仅是烧柴和美味,更多的是人类生存的有益启示。

2010.9.4)(1930)(3a

石普水安徽省宿松县佐坝初中qq306678504

手机13074063193邮编246509邮箱shipushui2008@yahoo.cn

人民网龙湖书屋http://blog.people.com.cn/blog/s/271145

安庆教育博客http://zuoba.aqedu.cn/

新浪龙湖书屋http://blog.sina.com.cn/sszb63193

网易龙湖书屋http://shipushui.blog.163.com/edit/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