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回家(78)  

2013-02-20 15:55:07|  分类: 悠悠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家(78

石普水

年关悄然而至,而我却浑然不觉。不禁自我感叹,老了,麻木不仁了。小时候似乎聪明伶俐,天天掐着指头计算着还有多少日子过年,似乎是发生在昨天的事,却又很遥远,以至于印象模糊,像在梦中。

“有钱无钱,回家过年。”妻统计过,屋里有17对年轻夫妻出外打工挣钱,大部分都在二十四日前回家了。挣了个罐满钵盈的年轻人十万百万的不显山不露水,各自呆在家中享受天伦之乐。偶尔,碰见一个白白胖胖笑眯眯的后生跟我打招呼。腊月里的村庄依然静悄悄,没有太阳,没有生机。没有聚集一起欢声笑语,没有敲锣打鼓谈笑风生,没有人气,没有生气,没有那种久违的热闹的年味。

直到腊月二十六,轰隆隆的炮声早早的把我惊醒。那是一个好日子,不少人家都是选择这个黄道吉日进屋。其实楼房早已落成,并且早就迫不及待的搬了进去,只是举行一个仪式如已。如同现今很多年轻人举行结婚仪式一样,都两、三个孩子遍地跑了,才打结婚证,请亲戚朋友喝酒,补办一个仪式如已。真正移风易俗,新事新办,无所不有,见怪不怪。

那天侄儿、甥孙两家进屋。半夜11点钟过后,嗵、哐、哐、哐、嗖、嗖嗖、嘣、嘣、嘣,我不知道怎样形容这些惊天动地气壮山河的声音。我只知道,这一夜,炮声一直没有停止过,我也一直没有睡着觉。似睡非睡,听着轰轰隆隆的炮声,眯着眼睛到天亮。早晨先去侄儿家,头天晚上早拿炮去的放了。断断续续的还有人来,我吃了一个粑,便去甥孙家。侄儿是家里,甥孙是内子的孙儿,两头都亲,一个都不能得罪。好在,我已老大不小了,而且也做不了什么事,重在参与,助助威吧。

远近的亲戚们断断续续的来了,还是表演着老节目,放炮,、哐、哐、哐、嗖、嗖嗖、嘣、嘣、嘣,五花八门的炮,五花八门的响,震耳欲聋,地动山摇,没怎么睡好觉的我,全没有平日里散步时精神抖擞,兴致勃勃,生物钟改变了,觉得头昏脑胀。一直到快11点才宣布吃饭。照例是坐席。两个“家婆”,甥媳妇和甥孙媳妇哪家娘家人大?其实有几个版本,“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说法不同。其一,“先做媳妇后做婆”,媳妇尊重婆婆,就是婆婆娘家人大。其二,“一房灯火照一房人”,这是甥孙媳妇做屋,自然是她娘家人大。这是一个棘手问题,很微妙。处理不好往往造成婆媳矛盾。侄儿家,我对二嫂说,钱是年轻人挣的,尊重媳妇让她娘家人坐第一席。甥孙家有两幢楼房,婆的娘家人坐老屋,媳妇娘家人坐新楼房。

雨雪中转眼到了腊月二十九,就是大年三十,除夕。照例是“辞岁”,备三牲香纸炮竹到祖宗坟墓前祭奠。告诉先辈又是一年过去了,请受一拜,烧些香纸炮竹,老人们好好过年,保佑子孙后代兴旺发达一年胜一年。今年我们石屋外出石姓人都回来了,这天天气太恶劣,水泥路上滴水成冰,一不小心就会跌跤仰面朝天。我的大儿子、孙子没来,只有小儿子来了。今年有人提议屋里所有石姓人一块“辞岁”,全票通过,一致赞成。大伙儿一块谈笑风生,热热闹闹,祖宗们都接受了拜年,何乐而不为?

等人时,有人提议建一座公共祖堂,侄儿主动提出他捐款10万,大家一致拥护,还有两个在广州办厂的没来,估计他俩也会慷慨解囊的。我们石屋男人不多,这几年都很好,去年三个石姓男孩考上重点中学,两、三个老板生意兴隆,我儿子、侄儿是公务员,也混得还可以,尤其是侄儿,混得很好。祖宗保佑,石姓兴旺发达。

2013.2.13.初四)(1338)(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