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轭头湾的杨树林  

2013-03-18 15:32:03|  分类: 悠悠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轭头湾的杨树林

——回家(85

石普水

二月二,龙抬头,天抬头,我也抬头。天晴了,太阳出来了,阳光明媚,鸟语花香。莫负春光。我趁兴往龙湖岸边的轭头湾走。轭头湾是我向往的快乐之路,那里很少有人,空气新鲜,视野开阔,该想什么就想什么,无拘无束,海阔天空。在这里散步,心旷神怡,兴致勃勃,无限惬意。大概到轭头湾散步已经四、五年了吧,以轭头湾为题写的博客就有《春天的轭头湾》、《深秋的轭头湾》、《寂静轭头湾》、《初冬的轭头湾》、《轭头湾上的两个同事》等等。前年回家住了,到轭头湾不如芦嘴顺路,而且,一个来回十公里,接近两个小时时间。有时随便电脑敲下三个字母,就出现“轭头湾”,啊,电脑也通人性,它也熟悉了轭头湾!轭头湾,魂萦梦绕,牵肠挂肚,剪不断,理还乱。

走出范湾远远就能听见轭头湾杨树林里传出电锯的轰鸣,甚至能清楚听到杨树倒地的声音。这声音格外清晰,格外刺耳。白杨树林被砍伐了!我心一沉!

难忘轭头湾,难忘那片杨树林。

这里春风象女人的手,轻飘飘,软绵绵,轻轻地抚摸着人的脸,舒适而温馨。被春风唤醒白杨树,嫩生生,透出黄里暗红色的芽孢,有抢先睁开了眼睛的,轻轻舒展着锯齿边缘的小叶,孩童一般的惹人怜爱。

这里 “秋风轻悠悠的吹着口哨,杨树林中沙啦啦的弹琴。”“柔柔的,轻轻的。”“杨树陡然稀疏了,横看竖看斜看都笔直成行。没有叶子的树枝随风摇曳,树梢上象老男人秃顶似的稀稀疏疏几片树叶,没有绿色,黄中镶嵌着黑边。”

这里“杨树林中有一条笔直的沙石路直通龙湖。沙石路上每天都有一条黑狗,它认人。我天天走路,我们是熟‘人’,它不吠我。极通通灵性的狗!它的主人是枞阳包河田的老板,每天主人骑车,它在前面开路。一次主人不在,它竟坐在踏板摩托车上为主人看车,俨然一个顽皮的小孩。”

这里“白杨树林里没有人,鸟儿在叫,虫儿在鸣,大树叶子沙沙地响着,越发显得空旷,静谧。”

我在这里“一个人走在白杨树林的大路上,偌大的杨树林里只有无穷无尽的新鲜空气,只有整整齐齐的白杨树,只有我沙沙的脚步声。万籁俱寂,似乎感觉得到自己的心跳,一种宁静,一种寂寥,一种自然,一种放松,一种弛懈,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里,心中一片空灵。我似乎融入了这片白杨树林,融入鸟兽鱼虫。什么也不想,万念皆空,物我两忘。”

这里“收割了稻子的田间里放养着上千只麻鸭子,路边插着一根竹竿,竹竿上飘着红塑料纸,沙沙的响着。养鸭人说,这竹竿是一道止令符,鸭子望杆即止步,从不敢越雷池-步。神奇的命令牌,对鸭子竟有如此威力!”

这里 “离我几十步路上一只大雁扑闪着巨大的翅膀,轻轻的,匀称的,舒展着巨大的翅膀,纵向云天又折回白杨树林深处。第一次近距离欣赏大雁的英姿。近在咫尺,是受伤落单还是贪恋龙湖美景?

走到轭头湾,伐树的人们干得热火朝天。两个人用电锯伐树,两个人用刀砍树枝,一个女人用竹竿当尺量。路边六个人在近处抬,六个人在远处抬上拖拉机拉。一个穿着紧身小西服皮鞋的中年人在岸上,大概就是老板。

偌大的白杨树林快砍伐没了至少锯掉了大半。这杨树林上报向国家要钱据说面积是300多亩,一转眼杨树林快没了。可能最初真的有300多亩,我量过,东西方向接近600米,南北方向最长200来米。杨树林一定是1998年抗洪救灾的产物,国家投资肯定不少,而且十几年了,一共补助了他们多少钱?得钱的人知道。

伐树容易栽树难。300多亩杨树林是一道风景。它是防护林,龙湖发怒时它挺身而出,挡风排浪。”

偌大的白杨树林里曾经住着两个人,虞老和瘦子。我每天早晚散步常见到他俩。

杨树林没了。看荒的瘦子走了,虞老儿死了,如今人去楼空,只有两间空屋。“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

前年包河田的枞阳老板也走了,他那每天主人骑车,它在前面开路;主人不在,它坐在踏板摩托车上为主人看车,俨然一个顽皮的小孩,一道人间奇观。养鸭人的人死了,他是一个有经验放鸭的,田岸上插一根竹竿,这竹竿就是一道止令符,鸭子望杆即止,从不敢越雷池一步。

杨树林没有了。里面的五彩斑斓的野鸡,肥胖而大胆的兔子,成千成万叽叽喳喳的小鸟如今何处去?那些受伤落单的大雁何处栖身?从今以后,骄阳似火的夏天我到哪里享受里边空调似的习习凉风?

300多亩杨树林快砍伐没了!它曾经是一道风景!一道铭刻在我心头的风景!

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其实男人不坏还不发财。女人更多的是爱会挣钱钱的男人。都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些男人栽树恐怕不是为了后人乘凉,而是为了钱。有人说,国家今年不给钱了,而这些田每年承包给人,每亩五、六百元,三百亩多少钱?难怪他们对杨树林痛下杀手

感叹如今这世道太现实了。“和尚见钱经也卖,瞎子见钱眼也开” ,为了钱无所不用其极。

正月里看见尴尬一幕实在难忘。有几个像我这样年纪的人,抬着菩萨在佐坝街上讨钱。抬着菩萨讨钱本来也无可厚非。但是,看见三岔路口停止一辆车,车上放着一个木头做的架子,囚笼似的,看上去让人自然而然想起古代解押犯人的囚笼。为了钱,这般对付菩萨?不怕报应?罪过,罪过,阿弥陀佛!我几乎要双手合十。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男人不坏发不了财。这世界太不可思议了。我只是默默叨念,但不敢出声。

一路走好, 轭头湾的杨树林!我默默祷告。

2013.3.18)(2083)(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