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8、宿松石姓始祖万一公(6篇)  

2013-07-29 10:28:06|  分类: 六顺松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宿松石姓始祖万一公(6篇)

石普水

1)万一公石兴宗

石普水

宿松石姓始祖万一公,讳兴宗,字克承。生于1223年,卒于1302年。

《石氏族谱》这样介绍我们始祖:“始祖万一公,小伯九长子,讳兴宗,字克承。宋理宗淳佑庚戌(1250)春,渡淮之太湖,卜居棠梨畈。时安抚张公闻公勇且贤,辟为都总辖。事迹载郡志及邑志忠节传,祀邑忠义孝悌祠,祀邑振英祠,春秋与祭。生于宋宁宗嘉定癸未(1223)五月十一日子时,卒于元成宗大德壬寅(1302),葬九重塍,地形飞天蜈蚣,申山寅向。墓于二零零八年正月二十二日被盗,后裔于当年清明节捐资予以重建树碑。妣朱氏,生卒缺,葬同夫穴。子一:真一。女一,适欧阳将士。”

《万一公传》:“石兴宗,字克承,有文武材器。淳佑间,仗策渡淮,奉张睢阳像至棠梨畈,宅建宫祀之。时宋将人元端宗,景炎二年四月,淮人张德英为安抚使,与刘源等起兵兴复,立寨太湖司空山,闻宗英勇且贤,表为都统辖。”(见道光八年《宿松县志》)。“后因与张公议论不合,遂解兵权隐居宿松,建棠梨宫振英祠。卒年八十,睢阳降神择地,葬于九冲。后疾祷者辄瘳,人莫神明之。”(传载府志,邑志忠节。太湖志名宦。)

以上是万一公的最权威的资料介绍。

2009130一位“宰相屋后人”发短信问我:“请教万一公是谁?”我在博客上写过几篇石姓人物文章,而对我们的始祖却迟迟不敢动笔,因为很多谜团我至今没弄明白,现就教于方家。

其一、万一公渡淮前的江西老家。

我们石氏始祖石,生于甘肃武威郡,得姓于河南淇县,“郡望”表示某一地域范围的名门望族,故我们郡望是“武威石姓”。

我们石姓迁宿松前九代居江西情况怎样?

我们49世祖中吉公任绕州左使,居江西,娶乐平董氏留居石村,始居乐平,为“绕州始祖”。

52四公,子六,仁、义、礼、智、信、德。缄仁居石村,缄义居后田,缄智居新田,缄信居浮梁,缄德居分州。

53义公,宋高宗为彭泽令,升广州通判,子逢时。

54世逢时公,字昌国,生于徽宋大观丁亥(1107年)正月十五日子时,赘静理穆氏仕至大理评事穆公,承其业也,因改地曰菱田,为“菱田始祖”,子四,千一,千二,千三,千四。

55世千四公,子曾四。

56世曾四公,子小伯九。

57世小伯九公,子三,万一往宿松,为迁松始祖,万二往黄梅,万三往桐城。云一:小伯一长子,渡淮往太湖四回寺前,赘唐氏。云二:小伯一次子,往潜山。云三:小伯一幼子,往潜山。(这六位即后文提到的“渡淮石氏六兄弟”。)

小伯九公,我们一世祖的父亲,族谱中没有他的名讳,没有生卒年月,也没有母亲介绍,这是一种遗憾。但却又难能可贵,那是一种胸襟,一样坦诚!不知就是不知,大可不必“编个名字当祖宗”,糊弄父母,欺骗子孙。

20098月,我在南京明孝陵主殿喜出望外地抄下了朱元璋皇帝世系:“高祖父,讳百六,追封德祖元皇帝;曾祖父,讳四九,追封懿祖恒皇帝;祖父,讳初一,追封熙祖裕皇帝,父亲,讳世珍,追封仁祖淳皇帝。”

“百六”、“四九”、“初一”是名字吗?显然不是。封建社会的皇帝尚且无法考证其祖宗名讳与生卒年月啊!那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有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最早的谱出现在宋朝,寥寥无几,绝大部分出现在明、清两朝,“唐之前,世系无稽”,绝大部分世系都是首修主编们闭门造车编造的,自欺欺人,他们的后人津津乐道。

我们祖宗尽力了,问心无愧。明洪武丙寅(1386年)三世祖石良公始修宗谱。其实早在元至正十一年1351年公遣正言、启明等回菱田扫墓,搜其旧牒,考厥先图以修宗谱,翌年红巾起义,地方不靖,军来兵往,不堪剽掠,松颜公为保卫家乡,招集义勇,屯田养兵,从而南征北战,戍守要塞,修篡族谱延至洪武十九年告老还乡,参菱田之系以朔源。是年首届族谱成牒。

“绕州”又称“赣东北”,唐改鄱阳郡为绕州,今称上绕。我族49世至小伯九公九代居江西,历250余年。53义公,宋高宗为彭泽令,升广州通判,他的儿子逢时“赘静理穆氏仕至大理评事穆公”。清人徐炳有篇《菱田记》说,逢时公生时“一夕其池之菱,忽化白为紫,时人皆以为山川气化所钟,其后穆氏衰,石氏盛。”“石氏之兴实有得于山川灵秀之运也。”菱田在今乐平市后港镇菱田村,石氏后人曾到此处,凡夫俗子们竟看不出这块风水宝地有何奇异之处。我们这一支先后迁徙出去,本地石姓竟是“白水”一支。云一公21世后人太湖同宗石必楷老师约我去菱田看看,不知何时能遂心愿。

其二、万一公为什么“渡淮”?

有菱田一块风水宝地安居乐业,始祖为什么“渡淮”至太湖呢?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摇篮,黄河两岸是中华民族的发源地,而南部广袤水土肥沃地区则是一片荒凉。随着人口增长和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战争,中国历史上发生三次大移民。第一次大移民——“永嘉南迁”(307453年),移民总数有700万。第二次“安史之乱”后中原汉族的南迁,历时一个半世纪,直到北宋初年,人数不可考,完成了中国经济文化中心的南移。第三次“靖康之乱”后的南迁,共七个阶段,移民大约500万。端平二年至景定元年(12351260年)是第六阶段移民,江西路、两浙路、福建路迁入淮南东、西路,故称“渡淮”。我们的一世祖就是在淳佑庚戌(1250)春,渡淮之太湖。“渡淮”是大势所趋,尤今之三峡移民。

其三、万一公与张巡。

说来难以置信。一世祖“渡淮”属战争移民,兵荒马乱,人心惶惶,逃难啊,离乡背井带什么呢?衣被钱粮啊。但不可思议的是,我们的始祖一个大箱子里边藏着一尊神像,而且这尊神像在我们石氏家族一直享有崇高威望,“吾祖与张中丞‘俎豆同馨,蒸尝共祀’”,先祖遗训:“祭祖必祭张公巡!”——俨然一字并肩王的待遇。

您不信吧?这事在《石氏族谱》转载了。《府志杂记》上是这样叙述的。宋淳年间太湖县石、黄两姓人在太湖县发生一桩诉讼案。石姓人到附近东平祠庙祈祷神佛保佑,终于化解了这场官司。感念神佛法力无边,石姓人把神像偷偷藏在箱子里。祠庙主持发觉神像没了,便追上来,“启箧变为sha”——打开箱子一看,里面竟是一把扇子,扇子上面一幅画,正是神像。石姓人走到县城西十里的一棵棠梨树下,雷雨大作,进去避雨睡着了,梦中神告公曰:“此可以居我矣。”——我可以在此住下了。石姓人于是在此建立祠庙,但却不知是什么神。有一天神降笔歌唱道:“我乃唐之张巡与许远兮,同时在东岳兮,押都统使兮,阴司始知为睢阳也。”——这就是太湖棠梨畈的“棠梨宫”。石姓人即我们的始祖石兴宗。

民间还有一个版本《棠梨宫的传说》。

棠梨宫位于太湖县城西方,地形曰:“飞凤朝北斗”初建于宋代,祀唐代睢阳城殉国将领张巡,故又名张睢阳庙,历代文人多有题咏。宋末,石氏六兄弟自江西乐平迁来太湖岔路四面畈,老二叫石兴宗,本为乡间贷郎,在江西一带走村串巷。一晚,借宿于老翁家,睡在堂屋内,半夜,忽梦一长须老者,求他带将其带到江北来,早晨醒来,石兴宗细想梦境,颇觉奇怪,抬头一看,发现堂屋神龛中供奉一尊神像,神位上有唐将张巡字样,他认为托梦者必是张巡,于是将神像藏于贷担中,不辞而别。回到家中,约六兄弟一齐到太湖来,石兴宗走村串巷,贷担中一直藏着张巡神像。一日行至于宿松交界处,汗流浃背,便放下贷担,在一棵高大的棠梨树下休息,过了一会儿,心想我都这么热,神人不也热吗?因而请出神像,安放在棠梨树的桠杈上,好让神仙也乘乘凉,当他起身准备赶路时,哪知神像如同嵌在树中一般,怎么拿不出来,他想难道是神人想在这里建庙受人祭祀吗?于是一番祷告,许诺为张巡修庙永享祭祀,才将神像拿了下来。经过多年的努力,他终于修建了一座规模宏伟的庙宇,名曰“棠梨宫,”供奉张巡。
张巡何许人也?始祖为何对他敬若神明?《旧唐书》说张巡是蒲州河东人,生于唐中宗景龙二年(708年),卒于唐肃宗至德二载(757年)。少聪敏好学,博览群书,落笔成章,长成后有才干,讲气节,倾财好施,扶危济困。开元中进士,初仕为太子通事舍人。天宝年间调授清河县令。安史之乱,张巡同许远坚守睢阳城,与占优势的叛军前后进行了400余战,杀死敌将300人,士兵12万人。当时战斗进行得非常残酷,张巡督战时“大呼辄齿裂血面,嚼齿皆碎”,及“被围久,初杀马食,既尽,而及妇人老弱,凡食三万口。”睢阳血战是安史之乱时期最惨烈的战役。在最后形势危急的时候,城内粮食吃光了,大批士卒饿死了,张巡杀爱妾,许远也杀其家奴给士卒充饥,以誓抵抗到底。坚守到最后一刻,视死如归,以身殉国。始祖敬佩他正直、刚毅,保家卫国,视死如归的精神,把他当成精神楷模,尊为护身符。
其四、万一公生平。
始祖一生生活在三个地方,经历三个不同时期。青少年生活在江西。《万一公本传》说始祖“天资英毅,宏博多通。”从小天资聪慧,处事有决断,博览群书,博古通今。他高祖是县令升广州通判,应该算有权有势的官宦人家,他在菱田读书习武,本可读书考科举光宗耀祖。但蒙古兵入侵扰乱了他平静的生活。
1236年入舒州、淮南。125028岁与六兄弟渡淮至太湖,“买山居焉”。他在太湖生活28年。先经商,后习武从军。张德兴为淮南西路安抚使,“闻宗英勇且贤,推为都总辖。”
张德兴,建康(今南京市)人,一说淮人。《安庆府太湖县志》记载了张德兴的抗元事迹。史载张德兴原为淮南西路安抚史,淮西制置使范文虎以安庆降元,在国家的危难关头,张德兴毅然以非凡的行动为国效力,在司空山举起反元旗帜,经营司空山,人们称之为“张安抚寨”。寨内至今还有朝天宫,和张德兴赋《朝天宫成纪怀》石刻。“律千寻玉垒开,龙盘虎踞拥金台。云中双阙天颜近,塞山孤臣铁骑回。砂壁朝疑烽火动,松风夜杂鼓笳哀。愿将只手扶红日,扫尽狼烟御辇回。”当地农民傅高揭竿而起积极响应,“安抚张公闻公勇且贤,辟为都总辖。”他“整饬士马,号令严明,捍御数郡,群盗不敢入,民赖以安。”保境安民,威振四方。始祖是位英雄,他个性很强,“与德兴议论不合,遂解兵去,隐居宿松山。阅24年以令终。”从军保境安民是始祖一生辉煌一页。他28岁到太湖,经商打仗风风雨雨28年,56岁才到宿松闭门读书,80而终,在那个年代他是高寿老人。
万一公晚年居住何处?家谱说“隐居宿松山。”哪山?没说。有人说“年老后退居在今宿松县的杜溪”,这话没根据。从二世祖“居几宿松之荆桥”看,始祖也是居于此合乎情理。今荆桥属长铺镇,与太湖路较近。而九姑的杜溪则是三世祖武德将军“布衣宰相”石良公告老还乡后带领大队人马选择的风水宝地。其实早有答案——五世友古公1457年重修谱序中说得清清楚楚:“……万一公,宋末渡淮至太湖棠梨畈,悦其山水之胜,拓址筑室,生曾祖南山居士。……后迁居宿松荆桥,生祖考松颜府君兄弟九人。”
其五、万一公墓葬九冲塍蜈蚣山。
万一公墓葬九冲塍蜈蚣山,民间传说石兴宗死后,其子孙择好地,正准备安葬时,突然风雨交加,雷声大作,灵柩不翼如飞,顷刻雨息雷止,今宿松县城六十里九冲塍的山顶上,一座新坟隆然高起。这就是老人们津津乐道的“天葬飞天蜈蚣地”。说是张巡为报建宫之德,特降神仙为其选择墓地。——《宿松名胜·石兴宗墓》这样介绍:“宋都统辖石兴宗墓,在县北60九冲塍。宗曾舍宅建棠梨宫,祀唐张巡神像。相传宗卒,巡降神为宗择墓地于此。葬时风雷交加,棺殡突然失踪,顷刻风雷即定,山上新冢隆然高起。葬后,宗亦多神验,乡人常焚祷于墓前,不敢侵害墓地一草一木。”
石兴宗墓地至今仍为宿松一处名胜古迹。后来石兴宗子孙十分发达,尤其是他的孙子石良,因助朱元璋以解鄱阳湖之危,立了大功,于洪武二年,即封武德将军,一直深得朱元璋的信任。晚年致仕回宿松故里杜溪,朱元璋特敕建九重宫厅,封“田园宰相”显赫一时。
蜈蚣山是一块风水宝地。始祖单枪匹马一人到宿松,不到800年,石氏子孙人丁昌盛,成为宿松名门望族。他九个孙子,25曾孙,1457年男丁500余人,18131万余人,1945年“人丁越万二千。”,199125000余人,是宿松第三大姓,仅次于吴、张二姓。明代将军、正千户等军职17人,明清九品以上官员98人,进士10人,举人31人,各类名人755人。17世葆元公“祖孙三进士”,成为宿松学子的学习楷模。
我祖慈悲。石姓始祖不仅荫庇4万石姓芸芸众生,甚至保佑一方百姓,包括尹姓自称弟子。
去年清明我第一次祭祖,有位扛着大冲天炮的同宗衣服成了累赘。他问我毛衣能不能放在路上,我说到这里祭祖的同宗该不会顺手牵羊吧,不姓石谁上山来受罪?“谁说不姓石的不到这里?”人群中有人搭讪。“我们不姓石。你们石姓始祖很灵验,谁家有什么人头痛眼热,家事不顺,许个愿,烧柱香,就好了!”我们都哈哈一笑,我们的始祖成神仙了!
墓地旁刻着《宿松县志?人物志。忠节》一段文字:“都统辖石兴宗,墓在九冲,宗夷宅建棠梨宫,祀唐张公巡。相传宗卒,巡降神为宗择墓地于此。既葬宗亦为神,乡人疾祷辄瘳。”这段文字给人增添了一分神秘感。
今年清明祖墓后边两面旌旗很显眼,上书“有求必应”,一面落款竟是——“弟子尹××书”。
蜈蚣山,好清幽的景致。天空中蓝天白云红日,远处群山起伏,峰峦叠嶂。四周树木繁茂,郁郁葱葱。祖墓葬在一个山坳中,坐西北向东南,前面亦是绵延不断的山。《宿松名胜》这样描写:“九山环列,垒石为城,曾经避寇,故以城名。……‘飞天蜈蚣’形态逼真,宛如九节蜈蚣,游移于云雾烟波之中,时而腾空,时而俯降。万一公坟墓似颗璀璨明殊,安置在窝坪蜈蚣口中,似舔欲吞。”
十三世祖文锦公一篇锦绣文章,让我“眼前有景道不得”。他在《修始祖万一公墓记》这样写:“过风香邮亭,道经东门山吴宅,越畈田始至山。山势峭立,路欹斜倾侧盘曲,足难正履,累踵而步之,才至半,气喘嘘不宁,因息憩久之。……至墓所,叩谒竟,复陟来龙绝顶。则见此山西自王岭数十里逶迤而南,起伏顿跌,变态万状。复自南超腾转东,陡泻而下,落为窝坪,约半亩,坦平如砥,八风不惊。后则峭壁数十仞,前临悬崖百尺,鸡鸣、犬吠两峰环列左右。隔涧盔山端拱耸峙,若朝拜状。四周众山丛集,如千军环绕;旗鼓重叠,如万马奔趋,戈戟森列。稍远则马路河,过其前白砂相映,宛如玉带横抱,再远则是香山潜岳诸峰,秀插天际,可谓天开胜境。”
万一公墓葬九冲塍蜈蚣山是一块风水宝地。葬于何年?
族谱上说,迁松始祖考宋都统辖万一公与妣朱氏夫人合墓。此墓座落在九重塍,地形飞天蜈蚣,山向向东北。葬于元成宗大德七年(1303)冬日。公由江西乐平渡淮卜居太湖棠梨畈,舍宅建棠梨宫,祀睢阳张公巡。公卒,张公降神择地葬公于此,俗传为天葬,葬后公亦为神,乡人疾祷辙应,详载郡邑两志宋忠节传。自宋末江西菱田迁居宿松荆桥。墓对面山上古有堡,曰天城堡,为明末建,后废。今建朝天庵及六顺亭。
九节蜈蚣,真是量身定做,始祖恰好九个嫡孙,而且据说第六节石头尤其突出,我们三世祖仁八公“布衣宰相”石良公在男丁排行正好第六,故我们这一支人多势众,兴旺发达。
但万一公墓葬九冲塍蜈蚣山其后纠纷不断。明代石良威震天下自无人敢说话。清代乾隆2521日便有土地官司《宿松县正堂管勘》,正式勘定。但直到咸丰2年至5年还有“九冲塍山域纠纷解决接买方案”,甚至几百年后2008年正月22日墓还“被盗”。
一场没完没了的官司,延续几百年。九冲塍,即今宿松县趾凤乡九重城村,蜈蚣山下叫大石门。一块风水宝地,埋藏着多少神奇故事。
28年在江西菱田读书,28年在太湖经商建棠梨祠从军抗元,24年在宿松荆桥闭门读书。宿松石姓始祖万一公石兴宗,一个神奇人物,一个神秘人物。

2010.8.28)(6055

 

(特别声明:

我对始祖知之甚少,手头资料有限,这篇文章投石问路,欢迎同宗批评指正。

当今宿松掌握石姓资料最多的是石冠群前辈,他编写一部《六顺世家》,我很多资料都参考他的。

我这是一草稿,错误很多,谢绝引用,欢迎批评指导。谢谢!

附石姓派名:文圣贻泽,祚远禧长,秉经宣雅,大善倬章,芝蕙斯蔚,孚翼其翔,拔升廷,行成道臧,式翊治平,作述繁昌,承先启后,世显代扬,千春万礻冀 ,奕叶永芳

 

2)万一公的传说

石普水

万一公石兴宗字克承,是宿松石姓始祖,生于1213年,卒于1302年。

万一公的老家在江西。49世祖中吉公任绕州左使,娶乐平董氏留居石村,称 “绕州始祖”;第54世逢时公,字昌国,赘静理穆氏仕至大理评事穆公,承其业也,因改地曰菱田,为“菱田始祖”。至万一公这一辈石氏居江西共10代,有菱田一块风水宝地安居乐业,为什么 “渡淮”至太湖呢?

民间有一个棠梨宫的传说。

宋末,“石氏六兄弟” ( 石氏第57世小伯九公子三。万一往宿松为迁松始祖,万二往黄梅,万三往桐城。小伯亦子三。长子云一,渡淮往太湖四回寺前,赘唐氏。云二往潜山。云三往潜山。)自江西乐平迁来太湖岔路四面畈。石兴宗,本为乡间贷郎,在江西一带走村串巷。一晚,借宿于老翁家,睡在堂屋内,半夜,忽梦一长须老者,求他带将其带到江北来。早晨醒来,石兴宗细想梦境,颇觉奇怪,抬头一看,发现堂屋神龛中供奉一尊神像,神位上有唐将张巡字样,他认为托梦者必是张巡,于是将神像藏于贷担中,不辞而别。回到家中,约六兄弟一齐到太湖来,贷担中一直藏着张巡神像。一日行至于宿松交界处,汗流浃背,便放下贷担,在一棵高大的棠梨树下休息,过了一会儿,心想我都这么热,神人不也热吗?因而请出神像,放在棠梨树的桠杈上,好让神仙也乘乘凉,当他起身准备赶路时,哪知神像如同嵌在树中一般,怎么拿不出来,他想难道是神人想在这里建庙受人祭祀吗?于是一番祷告,许诺为张巡修庙永享祭祀,才将神像拿了下来。经过多年的努力,他终于修建了一座规模宏伟的庙宇,因神像嵌在树中,名曰“棠梨宫”。

棠梨宫位于太湖县城西方,地形曰:“飞凤朝北斗”初建于宋代,祀唐代睢阳城殉国将领张巡,又名张睢阳庙,历代文人多有题咏。

用今天的眼光看,万一公“渡淮”可能属战争移民。但兵荒马乱,离乡背井该带的应该是衣被钱粮,然而石氏始祖一个大箱子里边藏着一尊神像,实在难以置信。

《府志杂记》是这样叙述的。宋淳年间太湖县石、黄两姓人在太湖县发生一桩诉讼案。石姓人到附近东平祠庙祈祷神佛保佑,终于化解了这场官司。感念神佛法力无边,石姓人把神像偷偷藏在箱子里。祠庙主持发觉神像没了,便追上来,“启箧变为sha”——打开箱子一看,里面竟是一把扇子,扇子上面一幅画,正是神像。石姓人走到县城西十里的一棵棠梨树下,雷雨大作,进去避雨睡着了,梦中神告公曰:“此可以居我矣。”——我可以在此住下了。石姓人于是在此建立祠庙,但却不知是什么神。有一天神降笔歌唱道:“我乃唐之张巡与许远兮,同时在东岳兮,押都统使兮,阴司始知为睢阳也。”——这就是太湖棠梨畈 “棠梨宫”的由来。石姓人即我们宿松石氏始祖石兴宗。

《石氏族谱》介绍说: “石兴宗,字克承,有文武材器。淳佑间,仗策渡淮,奉张睢阳像至棠梨畈,宅建宫祀之。时宋将人元端宗,景炎二年四月,淮人张德英为安抚使,与刘源等起兵兴复,立寨太湖司空山,闻宗英勇且贤,表为都统辖。”(见道光八年《宿松县志》)。

而且,这尊神像在我们宿松石氏家族中一直享有崇高威望,始祖遗训:“祭祖必祭张公巡!”——俨然一字并肩王的待遇。石氏家族最初宗祠就是“振英祠”——“吾祖与张中丞‘俎豆同馨,蒸尝共祀’” 。

张巡何许人也?万一公为何对他敬若神明?《旧唐书》说张巡是蒲州河东人,生于唐中宗景龙二年(708年),卒于唐肃宗至德二载(757年)。少聪敏好学,博览群书,落笔成章,长成后有才干,讲气节,倾财好施,扶危济困。开元中进士,初仕为太子通事舍人。天宝年间调授清河县令。安史之乱,张巡同许远坚守睢阳城,与占优势的叛军前后进行了400余战,杀死敌将300人,士兵12万人。当时战斗进行得非常残酷,张巡督战时“大呼辄齿裂血面,嚼齿皆碎”,及“被围久,初杀马食,既尽,而及妇人老弱,凡食三万口。”睢阳血战是安史之乱时期最惨烈的战役。在最后形势危急的时候,城内粮食吃光了,大批士卒饿死了,张巡杀爱妾,许远也杀其家奴给士卒充饥,以誓抵抗到底。坚守到最后一刻,视死如归,以身殉国。始祖敬佩他正直、刚毅,保家卫国,视死如归的精神,把他当成精神楷模,尊为护身符。 
万一公一生生活在三个地方,经历三个不同时期。青少年生活在江西。从小天资聪慧,处事有决断,博览群书,博古通今。他高祖是县令升广州通判,应该算有权有势的官宦人家,他在菱田读书习武,本可读书考科举光宗耀祖。但蒙古兵入侵扰乱了他平静的生活。 
1236年入舒州、淮南。28岁与六兄弟渡淮至太湖,“买山居焉”。他在太湖生活28年。先经商,后习武从军。张德兴为淮南西路安抚使,“闻宗英勇且贤,推为都总辖。” 
张德兴,建康(今南京市)人,史载张德兴原为淮南西路安抚史,淮西制置使范文虎以安庆降元,在国家的危难关头,张德兴毅然以非凡的行动为国效力,在司空山举起反元旗帜,经营司空山,人们称之为“张安抚寨”。寨内至今还有朝天宫,和张德兴赋《朝天宫成纪怀》石刻。“律千寻玉垒开,龙盘虎踞拥金台。云中双阙天颜近,塞山孤臣铁骑回。砂壁朝疑烽火动,松风夜杂鼓笳哀。愿将只手扶红日,扫尽狼烟御辇回。”当地农民傅高揭竿而起积极响应,“安抚张公闻公勇且贤,辟为都总辖。”他“整饬士马,号令严明,捍御数郡,群盗不敢入,民赖以安。”保境安民,威振四方。始祖是位英雄,他个性很强,“与德兴议论不合,遂解兵去,隐居宿松山。阅24年以令终。”从军保境安民是始祖一生辉煌一页。他28岁到太湖,经商打仗风风雨雨28年,56岁才到宿松闭门读书,80而终,在那个年代他是高寿老人。 
万一公晚年居住何处?家谱说“隐居宿松山。”哪山?没说。有人说“年老后退居在今宿松县的杜溪”,这话没根据。从二世祖“居宿松之荆桥”看,始祖也是居于此合乎情理。今荆桥属长铺镇,与太湖路较近。而九姑的杜溪则是三世祖武德将军“布衣宰相”石良公告老还乡后带领大队人马选择的风水宝地。其实早有答案——五世友古公1457年重修谱序中说得清清楚楚:“……万一公,宋末渡淮至太湖棠梨畈,悦其山水之胜,拓址筑室,生曾祖南山居士。……后迁居宿松荆桥,生祖考松颜府君兄弟九人。” 
万一公墓葬九冲塍蜈蚣山。 
民间传说万一公死后,其子孙择好地,正准备安葬时,突然风雨交加,雷声大作,灵柩不翼如飞,顷刻雨息雷止,今宿松县城六十里九冲塍的山顶上,一座新坟隆然高起。这就是老人们津津乐道的“天葬飞天蜈蚣地”。说是张巡为报建宫之德,特降神仙为其选择墓地。——《宿松名胜·石兴宗墓》这样介绍:“宋都统辖石兴宗墓,在县北60里九冲塍。宗曾舍宅建棠梨宫,祀唐张巡神像。相传宗卒,巡降神为宗择墓地于此。葬时风雷交加,棺殡突然失踪,顷刻风雷即定,山上新冢隆然高起。葬后,宗亦多神验,乡人常焚祷于墓前,不敢侵害墓地一草一木。” 
万一公墓地今为宿松一处名胜古迹。后来石氏子孙十分发达,尤其是他的孙子石良,因助朱元璋以解鄱阳湖之危,立了大功,于洪武二年,即封武德将军,一直深得朱元璋的信任。晚年致仕回宿松故里杜溪,朱元璋特敕建九重宫厅,封“田园宰相”显赫一时。 

《石氏族谱》介绍说: “……后因与张公议论不合,遂解兵权隐居宿松,建棠梨宫振英祠。卒年八十,睢阳降神择地,葬于九冲。后疾祷者辄瘳,人莫神明之。”(传载府志,邑志忠节。太湖志名宦。)

蜈蚣山是一块风水宝地。单枪匹马一人到宿松,不到800年,石氏子孙人丁昌盛,成为宿松名门望族。他九个孙子,25曾孙,1457年男丁500余人,18131万余人,1945年“人丁越万二千。”,14修族谱3万余人,是宿松第三大姓,仅次于吴、张二姓。明代将军、正千户等军职17人,明清九品以上官员98人,进士10人,举人31人,各类名人755人。17世葆元公“祖孙三进士”,成为宿松学子的学习楷模。 
墓地旁刻着《宿松县志?人物志。忠节》一段文字:“都统辖石兴宗,墓在九冲,宗夷宅建棠梨宫,祀唐张公巡。相传宗卒,巡降神为宗择墓地于此。既葬宗亦为神,乡人疾祷辄瘳。”这段文字给人增添了一分神秘感。 
今年清明祖墓后边两面旌旗很显眼,上书“有求必应”,一面落款竟是——“弟子尹××书”。 
蜈蚣山,好清幽的景致。天空中蓝天白云红日,远处群山起伏,峰峦叠嶂。四周树木繁茂,郁郁葱葱。祖墓葬在一个山坳中,坐西北向东南,前面亦是绵延不断的山。《宿松名胜》这样描写:“九山环列,垒石为城,曾经避寇,故以城名。……‘飞天蜈蚣’形态逼真,宛如九节蜈蚣,游移于云雾烟波之中,时而腾空,时而俯降。万一公坟墓似颗璀璨明殊,安置在窝坪蜈蚣口中,似舔欲吞。” 
十三世祖文锦公一篇锦绣文章,让我“眼前有景道不得”。他在《修始祖万一公墓记》这样写:“过风香邮亭,道经东门山吴宅,越畈田始至山。山势峭立,路欹斜倾侧盘曲,足难正履,累踵而步之,才至半,气喘嘘不宁,因息憩久之。……至墓所,叩谒竟,复陟来龙绝顶。则见此山西自王岭数十里逶迤而南,起伏顿跌,变态万状。复自南超腾转东,陡泻而下,落为窝坪,约半亩,坦平如砥,八风不惊。后则峭壁数十仞,前临悬崖百尺,鸡鸣、犬吠两峰环列左右。隔涧盔山端拱耸峙,若朝拜状。四周众山丛集,如千军环绕;旗鼓重叠,如万马奔趋,戈戟森列。稍远则马路河,过其前白砂相映,宛如玉带横抱,再远则是香山潜岳诸峰,秀插天际,可谓天开胜境。” 
万一公墓葬九冲塍蜈蚣山是一块风水宝地。葬于何年? 
石氏族谱说,迁松始祖考宋都统辖万一公与妣朱氏夫人合墓。此墓座落在九重塍,地形飞天蜈蚣,山向向东北。葬于元成宗大德七年(1303)冬日。公由江西乐平渡淮卜居太湖棠梨畈,舍宅建棠梨宫,祀睢阳张公巡。公卒,张公降神择地葬公于此,俗传为天葬,葬后公亦为神,乡人疾祷辙应,详载郡邑两志宋忠节传。自宋末江西菱田迁居宿松荆桥。墓对面山上古有堡,曰天城堡,为明末建,后废。今建朝天庵及六顺亭。 
九节蜈蚣,真是量身定做,始祖恰好九个嫡孙,而且据说第六节石头尤其突出,我们三世祖仁八公“布衣宰相”石良公在男丁排行正好第六,故我们这一支人多势众,兴旺发达。 
但万一公墓葬九冲塍蜈蚣山其后纠纷不断。明代石良威震天下自无人敢说话。清代乾隆2521日便有土地官司《宿松县正堂管勘》,正式勘定。但直到咸丰2年至5年还有“九冲塍山域纠纷解决接买方案”,甚至几百年后2008年正月22日墓还“被盗”。 
一场没完没了的官司,延续几百年。九冲塍,即今宿松县趾凤乡九重城村,蜈蚣山下叫大石门。一块风水宝地,埋藏着多少神奇故事。 
万一公28年在江西菱田读书,28年在太湖经商建棠梨祠从军抗元,24年在宿松荆桥闭门读书。
宿松石姓始祖万一公石兴宗,一个神奇人物,一个神秘人物。

2010.8.28)(此文登载《松兹遗韵》180页)

3)神秘蜈蚣山

石普水

蜈蚣山地处偏僻。它距离凉亭街不过一箭之地,有个不大的屋场一个不很老的女人说这屋场叫“大石门” ,屋场东边有座山,这就是蜈蚣山。为什么叫“大石门” ?她不知道

蜈蚣山,景色秀美,环境清幽。上山路陡峭,树林茂密,浓荫蔽地。上得山来,群山环抱,苍松翠柏,郁郁葱葱。好容易到达蜈蚣山顶,远处群山起伏,峰峦叠嶂。风景绚丽,雄奇秀美,怪石嶙峋,百态千姿。有石如蛙,有山如回头狮子,有石如虎蹲,又有若猴子观天,皆自然景观。天空中蓝天白云红日,鸟鸣莺歌,空气清新,站立山间只觉心旷神怡。这是现代人城里人梦寐以求的适宜人类居住的最佳处所。
《宿松名胜》这样介绍蜈蚣山。“九山环列,垒石为城,曾经避寇,故以城名。……‘飞天蜈蚣’形态逼真,宛如九节蜈蚣,游移于云雾烟波之中,时而腾空,时而俯降。万一公坟墓似颗璀璨明殊,安置在窝坪蜈蚣口中,似舔欲吞。”山形宛延曲折,形象蜈蚣飞天之状,九处山石突兀,故曰“九节蜈蚣”。 更加巧合的是兴宗公只有一个儿子,却有九个孙子,据说第六处岩石又大又突出,故第六个孙子“布衣宰相”石良公“敕封武德将军,充任指挥,镇守毫州,“ 洪武十一年,升授武节将军世袭诰命一道,管军正千户”。 
十三世祖文锦公这样描写蜈蚣山:“过风香邮亭,道经东门山吴宅,越畈田始至山。山势峭立,路欹斜倾侧盘曲,足难正履,累踵而步之,才至半,气喘嘘不宁,因息憩久之。……至墓所,叩谒竟,复陟来龙绝顶。则见此山西自王岭数十里逶迤而南,起伏顿跌,变态万状。复自南超腾转东,陡泻而下,落为窝坪,约半亩,坦平如砥,八风不惊。后则峭壁数十仞,前临悬崖百尺,鸡鸣、犬吠两峰环列左右。隔涧盔山端拱耸峙,若朝拜状。四周众山丛集,如千军环绕;旗鼓重叠,如万马奔趋,戈戟森列。稍远则马路河,过其前白砂相映,宛如玉带横抱,再远则是香山潜岳诸峰,秀插天际,可谓天开胜境。”

蜈蚣山上有位神秘人物在这里安息整整708年了。我们宿松石氏一世祖万一公,讳兴宗,字克承。生于1213年,卒于1302年。

兴宗公墓葬民间一直流传“天葬”一说。《宿松名胜·石兴宗墓》这样介绍:“宋都统辖石兴宗墓,在县北60九冲塍。宗曾舍宅建棠梨宫,祀唐张巡神像。相传宗卒,巡降神为宗择墓地于此。葬时风雷交加,棺殡突然失踪,顷刻风雷即定,山上新冢隆然高起。葬后,宗亦多神验,乡人常焚祷于墓前,不敢侵害墓地一草一木。”传说我们的一世祖万一公灵柩抬上山后,突然天气陡变,电闪雷鸣,大雨倾盆,众人吓得四处躲避。一个时辰后雨住后,人们战战兢兢出来,一座坟墓高高耸立在人们面前,所以700多年来,附近的人一直把我们始祖当神人供奉。

九冲塍” 即今之九重城,原名“九重”,九山环列,垒石为城,曾经避寇,故以城名。城内曾设寨驻军把守、又叫九重寨。是南国小长城周边景点,紧邻白崖寨东北面,朝九门就是对着它开的,所以命名“朝九”。清湘军曾与太平军在此对峙,抗日时期亦建有碉堡对抗鬼子。

去年上山祭祖时络绎不绝的人群中有一群女人笑眯眯地告诉我们: “我们都不姓石。你们石姓一世祖很灵验,谁家有什么事,烧柱香磕个头就好了!”我们心里美,哈哈大笑,我们一世成神仙了!

今年祭祖时祖墓后边果然有两面红绿旌旗很显眼,上书“有求必应”, 其中一面落款是:“弟子尹××书”。——我祖慈悲。石氏一世祖不仅荫庇4万石姓芸芸众生,甚至保佑一方百姓,包括众多异姓弟子。

神秘蜈蚣山有史书为证。

祖墓边一块大理石刻着清道光八年《宿松县志?人物志。忠节》一段文字:“都统辖石兴宗,墓在九冲,宗夷宅建棠梨宫,祀唐张公巡。相传宗卒,巡降神为宗择墓地于此。既葬宗亦为神,乡人疾祷辄瘳。”这段文字给人增添了一分神秘感。

2010.12.23)(1486)(3a

有道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蜈蚣山不是名山大川,它埋葬着石氏一世清明时节偏僻的九重门村水泥路上车水马龙,处处堵车。蜈蚣山上,祭祖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上上下下川流不息。 “不到蜈蚣山不知姓石的人多。”同宗不止一次这样感慨。

我们石氏的一世祖单丁独户到宿松700余年,而今他的后人逾4万,在宿松是第三大姓,不能说不是一个奇迹。更可贵的是有很多名垂青史的宿松品牌人物,嫡孙“布衣宰相”石良;有读书人楷模“祖孙三进士”:石葆元、石广均、石长信;“兄弟两同年”: 石长信, 石长佑光绪二十一年乙未科同科中进士。家谱载有清一代石氏举人18位,武举3位,进士9位,石鼎、石葆元、石纶、石广均、石寿祺、石镜潢、石长信、石长佑、石光暹。宿松知县周永济撰联称赞宿松石氏:“六顺堂,称一邦望族,多乙科、多甲科,家声扬谱牒,数近日,诗书门第,只一姓,部曹御侍,出色松滋。”文人朱典更称颂宿松石氏:东浙侍郎、西江学士,先开后继、祖若孙,恪守官箴 ,“ 元之始,门庭愈炽,临淄花县,闽省薇垣,大法小廉、兄与弟,各标勋业。字里行间流露出更多钦慕。

石氏一世一位神秘人物,留下很多不解之谜。

他为什么渡淮?谱载,淳佑间,“仗策渡淮。”金人入侵,政府组织南下。中国历史上发生的第三次大移民。端平二年至景定元年(12351260年)是第六阶段移民,江西路、两浙路、福建路迁入淮南东、西路,故称“渡淮”。战争移民大概可算定论。

奉张睢阳像至棠梨畈,宅建宫祀之。”这又是最费解的一个谜。“渡淮”属战争移民,兵荒马乱逃难啊。不可思议的是我们的始祖一个大箱子里边藏着一尊神像,而且这尊神像,在我们石氏家族一直享有崇高威望,“吾祖与张中丞‘俎豆同馨,蒸尝共祀’”, “祀邑振英祠,春秋与祭。”——俨然“一字并肩王”的身份。并且死后“睢阳降神择地,葬于九冲。”

张巡何许人也?兴宗公为何对他敬若神明?《旧唐书》说张巡是蒲州河东人,生于唐中宗景龙二年(708年),卒于唐肃宗至德二载(757年)。少聪敏好学,博览群书,落笔成章,长成后有才干,讲气节,倾财好施,扶危济困。开元中进士,初仕为太子通事舍人。天宝年间调授清河县令。安史之乱,张巡同许远坚守睢阳城,与占优势的叛军前后进行了400余战,杀死敌将300人,士兵12万人。当时战斗进行得非常残酷,张巡督战时“大呼辄齿裂血面,嚼齿皆碎”,及“被围久,初杀马食,既尽,而及妇人老弱,凡食三万口。”睢阳血战是安史之乱时期最惨烈的战役。在最后形势危急的时候,城内粮食吃光了,大批士卒饿死了,张巡杀爱妾,许远也杀其家奴给士卒充饥,以誓抵抗到底。坚守到最后一刻,视死如归,以身殉国。

我们可以这么认为,兴宗公敬佩张巡公正直、刚毅的精神品质,保家卫国,视死如归的民族气节。对张巡公敬若神明,把他当成精神楷模,尊为护身符。告诫石氏子孙:代代恭奉—— “祭祖必祭张公巡!”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墓地旁边为什么建 “朝天庵” ,——朝天庵里恭奉着张巡。一世为什么居住在近不食人间烟火蜈蚣山?他不屑于当权者为伍,他骨子里蔑视外族“胡人” 他与蒙古统治者势不两立;二世祖为什么“隐居不仕” ?因为元朝统治者是外族当权;三世祖为什么积极参加朱元璋起义军?为了推翻元朝外族统治者。这样才能解释清楚。

 

兴宗公一生生活在三个地方,经历三个不同时期。青少年生活在江西。《万一公本传》说 “天资英毅,宏博多通。”从小天资聪慧,处事有决断,博览群书,博古通今。他高祖是县令升广州通判,应该算有权有势的官宦人家,他在菱田读书习武,本可读书考科举光宗耀祖。但蒙古兵入侵扰乱了他平静的生活。

28岁与六兄弟渡淮至太湖,“买山居焉”。他在太湖生活28年。先经商,后习武从军。他护宋抗元矢志不渝,结识太湖护宋抗元名士傅高。宋安抚使张德兴率兵进驻司空山,倡议持宋节而兴复。兴宗公以英勇且贤之名士而辟召,授都统辖之职。张安抚与潜山农民领袖刘源结盟进攻黄州,夺取武昌战斗中,兴宗公战功卓著。收复黄州、武昌等地,声势很大。使长江中下游的形势一度有利于宋王朝的变化。终因寡不敌众,全军覆没,张德兴中箭身亡,傅高不知所终,兴宗公幸存。

兴宗公晚年居住何处?家谱说“隐居宿松山。”隐居宿松何山?没说。有人说“后退居在今宿松县的杜溪”,这话没根据。五世友古公1457年重修谱序中说得清清楚楚:“……万一公,宋末渡淮至太湖棠梨畈,悦其山水之胜,拓址筑室,生曾祖南山居士。……后迁居宿松荆桥,生祖考松颜府君兄弟九人。”他生活在荆桥,晚年隐居宿松山——九重城。建庙供奉张公巡、许公远,庙曰:朝天庵。“朝天”源于张德兴驻军司空山后,在山中建“朝天宫殿”,并作诗镌刻在绝壁上,诗曰:“崒峍千寻玉垒开,龙盘虎踞护金台。云中双阙天颜近,塞上孤臣铁骑回。砂壁朝疑烽火动,松风夜杂鼓笳哀。愿将双手扶红日,扫尽狼烟玉辇回。”兴宗公隐居依然是:“云中双阙天颜近,塞上孤臣铁骑回。”抱定:“愿将双手扶红日,扫尽狼烟玉辇回。”手中虽无一兵一卒,而专心训教子孙,攻读经史,坚持习武。坚定反元不仕元。兴宗公一子九孙,均是“布衣”无一仕元者,元末有三个孙子起兵反元:长孙子大;二孙子华;六孙子良即石良。

族谱说,迁松始祖考宋都统辖万一公与妣朱氏夫人合墓。此墓座落在九重塍,地形飞天蜈蚣,山向东北。葬于元成宗大德七年(1303)冬日。公由江西乐平渡淮卜居太湖棠梨畈,舍宅建棠梨宫,祀睢阳张公巡。公卒,张公降神择地葬公于此,葬后公亦为神,乡人疾祷辙应,详载郡邑两志宋忠节传。墓对面山上古有堡,曰天城堡,为明末建,后废。今建朝天庵及六顺亭。

2010.12.26)(2245)(此文发表于安庆《振风》和《宿松周刊》)

4蜈蚣山祭祖

石普水

石姓在宿松是第三大姓,仅次于吴张二姓,但佐坝姓石的人不多。今年有族人邀清明到一世祖祭祀,想想也该,50多岁了还未给始祖磕过头,未免太不守孝道太不尽情理。

45,雨过天晴,难得好天气。我们清早驱车到凉亭镇,在一个村医疗室的地方车拐向西行,来到一个山边小村停下来问路,村民说石姓一世祖就在村东边的山上。我多了个心问一个不很老的女人这叫什么屋场,属什么村的,回答说叫屋场叫“大石门”,但什么村说不准确,只说“九什么城”。我心里说典型的封闭的山里女人。但“大石门”的屋名明显是因我们石氏始祖而叫的——到石氏始祖坟山的路。

上山是典型的山路。虽不很陡,但步步在还有泥水的山石上走着,不一会就有难的感觉。倒是几个10来岁的小孩却兴高采烈。不到一刻钟就有人停下来说难,问还有多少路。回望身后,群山巍巍,郁郁葱葱,此处的确是山区。再走一段,身上发热,大汗淋淋,解开衣服仍汗流浃背。有位扛着大冲天炮的同宗已脱衣露出肚皮了,一大包衣服这时成了累赘。他问我毛衣能不能放这里,我说应该没人要吧,山下是“大石门” ,不姓石谁上山来?“千百年的家庭”石姓人到这里祭奠始祖,该不会顺手牵羊要同宗的衣服吧?“谁说不姓石的不到这里?”人群中有人搭讪。“我们不姓石。你们石姓始祖很灵验,谁家有什么事,烧柱香,磕个头,就好了!”我们都哈哈一笑,我们的始祖成神仙了!

一个小时左右来到山顶,继续向东北方向走,一处红红绿绿旌旗飘扬的地方,那就是我们石氏始祖墓。我们的一世祖万一公,讳兴宗,字克承,在这里安息已整整702年了。墓地在山脉的山头,但不是最高峰顶,周围全是绵绵群山,苍松翠竹环抱着祖墓,我试图辨别一下方位,感觉应该座西南向东北,(回家查书“申山寅向”) 墓地不大,一位眼角里有眼屎的同宗大约是守墓人,我问他这山叫什么名字,属于哪个村的。回答说这山叫“蜈蚣山” ,属于东山村的。祭祖的人特别多,本来占地面积不大的墓地到处是人。守墓同宗说,今天来的人算少的,最多一次上百部车,几千人,山上山下都处是姓石的人。这山本是贺家的,这一带姓贺人的人多,曾有人挖地脉害石姓人。

在一阵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我很虔诚地跪下去叩拜,祈求我们这位显灵的始祖保佑我身体健康,家庭兴旺,子孙发达。我们的始祖很了不起,单丁独户赤手空拳起家,在宿松创业700余年,人丁4万多。更可贵的是有嫡孙“布衣宰相石良” ,有宿松品牌人物——读书人千古楷模“祖孙两翰林 石葆元、石长信。家谱载有清一代举人18位,武举3位,进士10位。光绪举人宿松知县周永济撰联称赞石氏 临淄花县,闽省薇垣”; 文人朱典更称颂石氏为百年名宦”“一邦望族” ,“家声扬谱牒,数近日,诗书门第,只一姓,部曹御侍,出色松滋” ,字里行间流露出更多钦慕。

蜈蚣山上匆匆一拜,拍了几张照片,抄下清道光八年《 宿松县志·人物志。忠节》一段文字:

 “都统辖石兴宗,墓在九冲堘,宗夷宅建棠梨宫,祀唐张公巡。相传宗卒,巡降神为宗择墓地于此。既葬宗亦为神,乡人疾祷辄瘳。”这段文字以官方身分证实了我们的始祖“都统辖” 军官出身,增添其神秘感。

走出墓地,来到旁边一处名为“朝天庵” 的地方。庵旁一小亭,记述建墓捐献款项,亦有几首诗,粗略看过,聊以应景,并无杰作,且亭内有稻草和牛屎,显见其俗。

忽然有族人感叹,宿松石姓人虽四万多,但当代却没有在职的正处级干部,全没有前代“多乙科,多甲科” 般人才济济,也没有  “ 部曹御侍” 东浙侍郎”,“西江学士 那般级别的高官,无法体验当初那等荣耀,那般自豪!(这让我想到建博客一年来,尚未找到一位宿松石姓博友,也曾深感遗憾。)是“飞天蜈蚣地”真的被人破坏了“地脉” 风水 ?还是石姓人不重教育,不思进取?……

回望祖墓群山,隐约可见“蜈蚣” 地形。看到面前那10来岁的“小石” ,想起我曾在一篇关于石姓文章中的话,“前朝帝王将相达官贵人已赖先贤写定,后世风流人物公仆学者尚须我辈诸君发奋” !——但愿石姓后辈诸君祭祖不只是磕头!

回来的路上在不远处墙上看到了大石门 归属——“九重城村”,好响亮的名字!

2009.4.6)(1398

5、宋末名宦兴宗公之忠节和与唐中丞张巡之渊源简介

石冠群

兴宗公〈即万一公〉是宿松石姓迁松鼻祖,于宗理宗淳十年,年届二十八岁时,由江西乐平菱田迁徙太湖棠梨畈,再迁宿松荆桥。卒于元大德六年〈1302〉,葬九重〈今趾风乡九重城村〉。

兴宗公是宋末忠君爱国爱民的武官。因持宋节而倡兴复、抗元兵功绩卓著,在府志、县志中,以忠节载入列传;以名宦载入太湖县志;在《地理志·冢墓》卷中,兴宗公墓是唯一载称天葬之墓。

府志、县志载:“石兴宗,字克承,有文武材器,宋淳间,仗策渡淮,奉张睢阳像至棠梨畈,建宫祀之。徙居荆桥,时安抚张公塞于司空山,闻宗英勇且贤,辟为都统辖,共持宋节,后隐居不仕。卒年八十,睢阳降神择地,葬于九重,后疾祷者辄廖,人莫神明之。”

县志《地理志·冢墓》载:“都统辖石兴宗墓在九重。宗尝宅建棠梨宫,祀唐张公巡,相传宗卒,巡降神为宗择地于此,既葬宗亦为神,乡人疾祷辄廖。”

兴宗公与张巡之渊源,张巡,唐开元进士。“安史之乱”,巡以真源县令起兵雍丘〈今河南杞县〉抗叛,唐肃宗至德二年〈757〉与太守许远移守睢阳〈今河南商丘〉,诏拜御史中丞,在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坚守十个月。睢阳失守,张巡惨遭杀害。因张巡官拜中丞,驻守睢阳,故有张中丞、睢阳公之称谓。县志转载《无锡张中丞庙记》。“睢阳公当天宝之乱,守城以死,且曰:当为厉杀贼。史称其有保障江淮之功。宗南渡后,民结社备寇者,往往作公祠,以倡忠义,祠必厉状谓之公志。后人貌公于堂,以人易厉衣冠,惟时近于礼矣”。兴宗公奉睢阳公像渡淮,供奉于祖庙〈堂〉,后又让住宅建棠梨宫,是为敬仰巡公忠烈,要效仿巡公而护宋抗元。

兴宗公在战火纷乱中仗策渡淮。居地选择,一不寻风水宝地,二不择安全避风港。定居之太湖棠梨畈,是大别山余脉,舒州辖地〈舒州治所在今潜山县城〉。早在宋端平三年〈1236〉、淳六年〈1246〉蒙古兵就两次扰掠过舒州,此地既不安定,又不安宁。只是倚山傍水,临近驿道,东是小池驿,西是枫香驿,再西是亭前驿,直通黄州、鄂州,能攻能守,是兵家必争之地。更是进攻黄州、夺取武昌〈注曾置寿昌县、废县置鄂州,再建武昌县,故有寿昌、鄂州之称谓〉咽喉要地,阻拦元军东进,屯聚大本营之佳地。

兴宗公护宋抗元矢志不渝。定居后,结识太湖护宋抗元名士傅高,积极支持其起兵抗元。

宋安抚使张德兴率兵进驻司空山,倡议持宋节而兴复。兴宗公以英勇且贤之名士而辟召,授都统辖之职。张安抚与潜山农民领袖刘源结盟进攻黄州,夺取武昌战斗中,兴宗公战功卓著。收复黄州、武昌等地,声势很大。使长江中下游的形势一度有利于宋王朝的变化。终因寡不敌众,全军覆没,张德兴中箭身亡,傅高不知所终,兴宗公幸存,晚年隐居宿松山——九重城,建庙供奉张公巡、许公远,庙曰:朝天庵。“朝天”源于张德兴驻军司空山后,在山中建“朝天宫殿”,并作诗镌刻在绝壁上,诗曰:“崒峍千寻玉垒开,龙盘虎踞护金台。云中双阙天颜近,塞上孤臣铁骑回。砂壁朝疑烽火动,松风夜杂鼓笳哀。愿将双手扶红日,扫尽狼烟玉辇回。”兴宗公隐居依然是:“云中双阙天颜近,塞上孤臣铁骑回。”抱定:“愿将双手扶红日,扫尽狼烟玉辇回。”手中虽无一兵一卒,而专心训教子孙,攻读经史,坚持习武。坚定反元不仕元。兴宗公一子九孙,均是“布衣”无一仕元者,元末有三个孙子起兵反元:长孙子大;二孙子华;六孙子良即石良。

九重城是南国小长城周边景点,紧邻白崖寨东北面,朝九门就是对着它开的,所以命名“朝九”。九重城,原名九重,九山环列,垒石为城,曾经避寇,故以城名,城内曾设寨驻军把守、又叫九重寨。清湘军曾与太平军在此对峙,抗日时期亦建有碉堡对抗鬼子。

这里群山环抱,层林滴翠,风景绚丽,雄奇秀美,怪石嶙峋,百态千姿。有石如蛙,有山如回头狮子,有石如虎蹲,又有若猴子观天,皆自然景观。

这里名胜古迹,琳琅满目,人文景观,更显幽胜。城〈〉之东麓地形曰:“飞天蜈蚣,山脉来龙,西自王岭逶迤而南,九座山峰起伏顿跌,变态万状,复自南超腾转东,陡泻如下,落为窝坪,约半亩坦坪如砥,八风不惊。宛如九节蜈蚣,游移于云雾烟波之中,时而腾空,时而俯降追珠,宿松石姓迁松鼻祖万一公坟墓似颗璀璨明珠,安置在窝坪蜈蚣口中,似舔欲吞。地仙们说是“风水宝地”。相传,万一公〈即兴宗〉曾舍宅基建棠梨宫祀唐中丞张巡,公卒,张巡降神为其择墓地,出殡时风雨雷电交加,人避之,棺失踪,顷刻天晴,只见新冢隆起。称“天葬坟”。葬后公亦多灵验,四周乡民常焚祷墓前,自发维护坟墓,不侵害一草一木,迄今已近七百年,坟墓如故。乡民焚祷盛而不衰。修葺之墓,更为壮观,墓旁有碑廊,在中国黑花岗岩石上刻有万一公生平简历。墓西两百米的印山脚下建有一亭曰:“六顺亭”,是六根立柱,形成六角,雕饰华丽,与自然风光相辉映。其后裔石仿威撰联于柱:“六顺亭承风家庙,一脉联珠馨大义;朝天庵次第棠梨,千秋俎豆祀双忠”。亭子六方内沿书有本族裔孙和异姓诗人题咏之诗词,下选录其后裔石承龙赋《六角亭书怀》一首:

九重山下九重天,始祖已居七百年。

雨落千峰松影乱,风吹万壑竹声喧。

求神客去欢歌远,还愿人来笑语甜。

六顺碑亭今建立,仙翁裕后亦光前。

“六顺”源于春秋时卫大夫石《石谏宠州吁》提出“六顺” 箴言〈即君义、臣行、父慈、子孝、兄爱、弟敬〉,乃石姓始祖,其族堂号为六顺堂,意在垂示裔孙,遐思始祖箴言,教子以“义方”,仕则为纯臣,庶则为良民,“六顺”则法之,“六逆”则戒之。六顺亭西五十米处是重建之朝天庵,供奉达摩、张巡、许远。张公巡,宋建炎二年封忠靖王,继后封景佑真君。明弘治十八年御制祭文,诏有司春秋致祭。巡公之忠烈,享有与关帝、岳武穆同等敬奉瞻拜。竹墩原景庙供奉有关帝、岳武穆、张公巡、许公远。

现在九重城内景观是:名胜古迹,人文景观琳琅满目。团花锦簇、灿若繁星,人人仰胜地,户户颂石公。

6、棠梨宫的传说

 

棠梨宫位于太湖县城西方,地形曰:“飞凤朝北斗”初建于宋代,祀唐代睢阳城,殉国将领张巡,故古时又名张睢阳庙,历代文人多有题咏。

宋末,石氏六兄弟自江西乐平迁来太湖岔路四面畈,老二叫石兴宗,本为乡间贷郎,在江西一带走村串巷。一晚,借宿于老翁家,睡在堂屋内,半夜,忽梦一长须老者,求他带将其带到江北来,早晨醒来,石兴宗细想梦境,颇觉奇怪,抬头一看,发现堂屋神龛中供奉一尊神像,神位上有唐将张巡字样,他认为托梦者必是张巡,于是将神像藏于贷担中,匆忙开门,不辞而别。回到家中,约同六兄弟一齐到太湖来,石兴宗走村串巷,贷担中一直藏着张巡神像。一日行至于宿松交界处,汗流浃背,便放下贷担,在一棵高大的棠梨树下休息,过了一会儿,心想我都这么热,神人不也热吗?因而请出神像,安放在棠梨树的桠杈上,好让神仙也乘乘凉,当他起身准备赶路时,哪知神像如同嵌在树中一般,怎么拿不出来,他想难道是神人想在这里建庙受人祭祀吗?于是祷告一番,立志为张巡修庙,永享祭祀,如此之后,才将神像拿了下来。经过多年的努力,他终于修建了一座规模宏伟的庙宇,名曰“棠梨宫,”供奉张巡。

后来,石兴宗投军,因屡立战功,擢为都统辖。年老后退居在今宿松县的杜溪。石兴宗死后,其子孙择好地,正准备安葬时,突然风雨交加,雷声大作,灵柩不翼如飞,顷刻雨息雷止,今宿松县六十里九冲塍的山顶上,一座新坟隆然高起,这就是老人津津乐道的天葬飞天蜈蚣,说是张巡为建报宫之德,特降神仙为其其选择墓地。

天葬后石兴宗亦多灵验,乡人常焚祷于墓前,不敢侵害墓地一草一木,其墓地至今似为宿松一处名胜古迹。后来石兴宗子孙十分发达,尤其是他的孙子石良,因助朱元璋以解鄱阳湖之危,立了大功,于洪武二年,即封武德将军,一直深得朱元璋的信任。晚年致仕回宿松故里杜溪,朱元璋特敕建九重宫厅,封“田园宰相,”显赫一时。

重建振英祠祀唐中丞张公巡诗纪其迹

(刻樾苍园集)云亭颂功

睢阳之节代所铭,竹帛金石记平生。睢阳之神无不之,江淮河汉祀事明。在昔有宋号淳祜,余之上祖客淮右。祷于东平神有徵,公事既竣回马首。旅夜依稀梦神来,烦子肩我过长淮。鸡鸣束装驰驱早,邸家失像特相猜。多人追及诉所以,检点车中惟行李。变为一箑信有神,追者茫然嗟不巳。上祖初居自太湖,棠梨名畈美田闾。归来风雨梦神语,愿子舍宅为我庐。山形似凤初展翼,舍宅建宫不少惜。(事载府志)因迁宿松东门隅,一子九孙岁月积。仕不逢时赋归田,忠节尚勒司空石。(府志载宋忠节传,司空系山名)余三世祖生于元,红巾乱起风尘昏。鸮巢逼处三十里,吁嗟焚刈无遗村。仗义枕戈竖城堡,乡民相推为盟主。共建兹祠曰振英,祷求神功苏民苦。百战红巾果被锋,移巢不踞白莲峰。十年方得烽烟靖,春祈秋报福我松。明季乙亥婴寇难,劫灰所经祠亦烂。独存神像寄灵泉,五十余年空浩叹。我本十亩之间人,久思举坠无如贫。得依此日神明宰,分禄鸠工不厌频。余偕同志佐其役,相邻紫馆结华屋。吹笙击鼓共迎神,高卩齐    龙龛披衮服。春秋二仲陈豆笾。父老子弟拜祠前。时平不藉神扬武,愿祈甘雨谷士女。民无夭札物无疵,振我英才芳万古!

2013.7.22

  评论这张
 
阅读(7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