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大干不干七月半  

2013-08-30 14:23:33|  分类: 悠悠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干不干七月半

回家(97

石普水

1

“大干不干七月半” ,这话由来已久。我们祖宗的祖宗口口相传,代代相传。虽不能说放之四海而皆准,但是农村人都确信,祖宗的话绝对不会哄人的。佐坝村水库里抽水机安好了,国家出钱,但是没有人愿意第一个抽水。尽管塘里水都只有一点点了,每天早晨都有人卖干塘的鱼,而且价格挺便宜的,以前这时候鱼四、五块钱一斤的鱼现在只要三、四块钱一斤。

“七月半” ,指农历七月十五日(部分地区在七月十三、十四日),俗称鬼节。据说,天官生日在正月十五日,称“上元节” ,主要是为人间赐福;地官生日在七月十五日,称“中元节” ,主要是为人间赦罪;水官生日在十月十五日,称为万元节,主要是为人间解厄。

关于鬼节来源,大约来自佛祖释迦牟尼徒儿目连的典故。相传佛祖释迦牟尼在世时收了十位徒儿,其中有一位叫目连的修行者,父母已死,目连很挂念死去的母亲,就用天眼通去察看母亲在地府的生活。他看到母亲已变成饿鬼,吃的、喝的都没有。目连运用法力,将一些饭菜拿给母亲吃,可是饭菜一送到口边,就立即化为火焰,母亲还是没有吃到。目连非常心痛,将这个情况告诉释迦牟尼。佛祖告诉他说,他的母亲在世时,种下了不少的罪孽,所以死后就堕入饿鬼道中,万劫不复。这孽障不是他一人能够化解的,必须集合众人的力量。于是目连就联合众高僧举行大型的祭拜仪式以超渡众亡魂。这个传说一直流传后世,逐渐形成一种习俗。后来,每年到了农历七月十五,人们都会宰鸡杀鸭,焚香烧衣,拜祭由地府出来的饿鬼,久而久之,就形成了鬼节。

传说七月十五这天地宫打开地狱之门,已故祖先可回家团圆,所以民间要设道场,放馒头给孤魂野鬼吃,这一天祭祖、上坟、点荷灯为亡者照回家之路。

我们家乡以前这一天要上坟扫墓,祭祀祖先。后来改革了,在家门口地下放一点干草,然后在上面焚烧香纸,燃放鞭炮。虽然劳驾列祖列宗过来拿钱,但是有一大好处是避免燃烧山上树木——现在坟山周围柴草特别多,一不小心就会着火的。

2

今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年份。“不愁五月无连雨,不愁六月无日头” ,夏天秋天有过特别热的天那很正常。记忆里夏天秋天有过特别热的天,但是那都是变天的反应,而且骤热一两天后,紧接着就是一场大暴雨,天气就凉了。没有做笔记,今年最后一场大暴雨好像是农历六月上旬,后来只有农历六月二十八下了一场不大的雨。我快60岁了,一个月不下雨,干旱时间不算特别长,但是二十多天持续三十七度以上的高温却是生平第一次亲历。今年夏天到秋天,农历六月到七月,天天都是大日头,而且没有风。本来我家热天的上午、下午一般情况下都是南风悠悠,我穿一件裤头子,躺在竹床上看小说,快乐逍遥,优哉游哉。晚上也有小南风,悠悠,吹着吹着,到天亮时,甚至感觉到有点冷。今年却是从早到晚天气都是闷热,走出门,热浪滚滚,好像在锅炉旁边,四面八方全都是热浪滚滚。

啊!酷热,史无前例的酷热!

地里花生干死了。叶子枯黄,甚至整珠都干死了,底下花生软绵绵的,只有壳,没来得及长满子儿!芝麻早早地谢顶了,尽管只有一尺来长,但是无可奈何地谢顶了。它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地底下没有水分让它生儿育女,让它开花结果,植物也懂保命哲学。生命力极其顽强的红薯叶子也黄了,豆角虽然叶子还在,但是不开花结果。棉花底下叶子落在沟里,上面叶子垂头丧气,有气无力,刚刚开的花,谢了,掉在地下。早栽的棉花早早地爆花了,花苍白,桃壳却是青青的,薄薄的,它还没有老,太阳逼良为娼!路边茅草干得转成为一条细丝。四面八方,大地一片枯黄,只有垅田里水稻有点青色——听一位亲戚说,他们的水稻干死了,田里没有一滴水。

我管不了这么多。每天洗衣水我都给院子里辣椒、茄子、空心菜、丝瓜浇水,刚刚浇水时潮湿,但是无济于事,强烈的阳光照射,不久辣椒又垂头丧气,奄奄一息,几棵辣椒终于逐渐死去。空心菜也不长,而且叶子上面很多虫子。天天浇水的丝瓜,勉强结了几条,不大;只有茄子的适应性强,依然结果。万物生长靠太阳,雨露滋润才能禾苗壮,自来水代替不了雨水!

叔叔死时挖坑一米多深没有一滴水,甚至没有一点潮气。我想到 “梅里伏,热死树” ,急忙给院子里的柿子树、银杏、桂花树浇水。用自来水,每棵树浇了五、六桶水。但是银杏叶子黄了,被太阳晒的;桂花树叶子没有通常的郁郁葱葱;柿子树虽然硕果累累,但是柿子上面硬是被太阳晒得红彤彤,猴子屁股似的。橘子树虽然也果实累累,叶子还是绿绿的,但是阳光下还是无精打采。顺其自然,听天由命,我没有给她浇水。

早晨,我依然散步,但是打了折扣,偷工减料,不敢走得太远,怕那白花花的日头。而且走路没有往日精神抖擞,有几天甚至抽井水洗衣服,为了享受那井水的丝丝凉气。上午在家看书,看《西游记》,混日子,没有津津有味的感觉。下午也来到学校上网,打开电脑,东瞧瞧西逛逛,没有兴致勃勃的写博客。几年来,每月就算今年写的博客最少。昨天,我看了看,678三个月都是个位,没有超过两位数篇。不过,砍的柴倒不少,整整一间屋里靠墙壁整整齐齐码的都是树枝。下午我喜欢在树荫下砍柴,以打发酷热难捱的时光。

记住2013,那个酷热的夏天和秋天。大自然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3

真的是“大干不干七月半” ——七月十四日(8.20)这天下午真的下了一点小雨,十六日(8.22)又下了一点下雨,8.23下午又下了一阵雨!用家乡人的话说叫“应了节令” 。尽管不是大雨,不能缓解旱情,但是,气温下降了,天气解凉了,人舒服些了,还是应该感谢老天爷。

七月十九日(8.24),420分左右,天气突变,狂风大作,大风把房里报纸吹得到处乱飞。我走出房门,来到过廊下,乌云压顶,纷纷向西南方向逃窜。

暴风雨,暴风雨就要来了!我连忙关好窗户,带上雨伞回家。好大风,把人推着向前走;好凉快,一扫多日的酷热,整个身心都感觉舒服。走到小学旁边,一对夫妇正在乘凉。“有雨么?”我问。

“没有!一阵风解凉!”男人说。前两天天气预报都说有雨,但是一点小雨,人们对天丧失了信心。刚刚走了不到100步,下了一阵小雨。下吧,我边走边想。我甚至想宁肯挨雨淋……正想着,忽然,一阵大雨从天而降,大路上激起一阵烟雾。“好的!真的下雨了!”我暗自高兴。突然,一道闪电从天顶亮到我们家山坡树峦上,紧接着“劈!叭!”惊天动地,那一声雷好响!好响!从我头顶响到我脚下,响到我的心脏。我惊魂未定,手中拿的雨伞不知是丢掉还是打着。伞柄是金属的,金属传电啊!生死一念之差。不由人多想,又是一道闪电,一声响雷,一阵大雨。风更大了,雨更密了,更有劲了,一霎时公路上全部是雨水浑流,鞋湿了,走路雨水哗哗响。听天由命吧,哪里不传电?风把雨伞吹得摇摇晃晃,但是我始终没有丢掉。

大约四分钟后,我终于在路边一家人家停下来避雨。电还在闪,雷还在响,风小了一点,但是雨大了,密密麻麻,天上地下,东南西北,四面八方全部是雨,两个月来最大的雨!

那天,九江天气预报是多云转雷阵雨!

七月二十日(8.25),九江天气预报还是多云转雷阵雨。但是上午下了几点小雨,不久天晴了,太阳出来了,下午也表演着相同的节目,下了几点小雨,不久天晴了,太阳出来了。下午5点,我在家院子里种白菜、包菜,浇水粪,散火粪,刚刚撒完籽儿,下雨了。开始,雨不大,刚刚到家,大雨密密麻麻,铺天盖地。不久菜园子里的沟里全部是水,院子水泥地上全部是水,楼顶上的放水管子冲起一道水柱子,往里哗啦啦的流。我坐在家里,喜滋滋的欣赏着,享受着这久违的迟到的大雨!

院子里水里水满了,从岸上往外流。我知道,水塘里长水了,旱情解除了,历史翻过了新的一页。

人永远不能胜天,大自然威力无穷,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敬畏天地,崇尚自然,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2013.8.26)(3069)(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