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塘岸上的那蓬刺树  

2014-01-19 15:09:02|  分类: 精彩回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塘岸上的那蓬刺树

石普水

我们这些出生在五十年代的人,有点生不逢时。正发育会吃饭的年龄遇到“三年自然灾害”,正是精力旺盛读书求学的黄金时期遇到“文革”。提到小时候的印象,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一个是“饿”,一个是“冷”。大人们形容我们吃饭是“饿牢里放出来的饿鬼”, “一生都没吃饱过似的”。我们特别盼望过年,觉得一年似乎比现在要长好几倍,好不容易盼到了腊月,那才是真正的“度日如年”,天天扳着指头数:“还有几天过年!”——现在想来,我们的加法,其实是在数多少天过年数会的。过年其实也没别的,无非就是能吃几天饱饭。一句千真万确的俗话,叫“大人望插田,小孩望过年”。

现在人们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叫“暖冬”,这是与我们小时的寒冬腊月比较出来的。我们小时的冬天特别长,来得特别早。几阵秋风扫落叶,几场秋雨绵绵,冬天便不请自至,而且像胡传魁似的“这回来了就不走”!我们不知骂了几千遍几万遍还是不走,硬是赖着跟我们亲近。我们唱得最声情并茂的歌是《白毛女》里喜儿的那段唱词:“北风那个吹,雪花儿那个飘……”

我六岁读书,那时的孩子不像现在这么金贵,没有家长接送,一个人上学却起得特别早。往往是村里最勤快的人们起来捡粪的时候我就醒了,毫不犹豫地爬起来,三下五除二地穿好衣服,背起破书包就上学。刚抽开门闩,一阵狂风便把门吹开,把我吹得往后退,把我的破袄毫不留情地掀起来,冷风吹到肉上冷彻骨髓,牙直打颤,身子直哆嗦。泪水不由自主出来了,一咬牙,裹紧破袄, 头顶着寒风,侧着身子,义无反顾地往前冲。

从家里出门一百来步是一个小塘岸,东北风更来劲了,唱得更欢了,耳朵里满是呜呜的鸣叫,好像是刘欢的《好汉歌》,甚至比他的嗓门更大更粗犷。好不容易跌跌撞撞过了塘岸,风小了,牙齿停止了打颤。塘岸上的那蓬刺树喝退了在孩子面前猖獗一时的狂风。我抹掉脸上的泪水,揩掉流到嘴边的鼻涕,深情地望着眼前的那蓬刺树:一棵碗口粗的榨树,树杆上满是一寸来长的尖尖的刺,人畜不敢挨近它,那像针似的刺会把你刺得很痛,并会流出鲜血。正是它那满身得天独厚的刺,使它无忧无虑地生长,它旁边往往生出无数根藤条刺攀附到它的身上。榨树也没有摆脱这些刺条,它像个和蔼的长者,任由刺条自由舒展。聪明的小鸟们在上边做窝,娶妻生子,跳舞唱歌,再大胆的孩子也不敢上去掏鸟蛋捉小鸟了。榨树四季常青,那些刺条盘在它头上,造型倒像古代贵妇人的发髻,一层层地盘起来,好看极了。那蓬刺有一间房子那么大的地盘,它傲然挺立,喝退了呼啸的北风,给了我的温暖和呵护。我想,那时候如果写半命题作文《我最喜欢的……》,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写塘岸上的那蓬刺树。它给我的亲情,可以比得上我的母亲和奶奶。我也一直把它当作亲人。一天来回路过六次,我都会深情地望着它,没有甜言蜜语的对话,但我们是能交流感情的。

春回大地,不上学的日子,我们都会到山上满世界地跑着找吃的。在山上挖“昂角”,抽茅根,掐鲜嫩的刺根,寻红通通的“麦泡”,找开白色藤叶上是刺的我们叫它“搭碗花”结的果子很有美感的工艺品似的覆盘子。我们并排着走捡蘑菇,嘴里念叨着“土地蹦,蹦出来,哪个捡到发洋财!”我们到地里掐“小蒜”,抽麦子里那种大约是发病了的“火烧穗子”吃。上树摘又好看又好吃现在知道它原来还营养丰富的桑椹,摘朴树籽,粒子虽小但红的甜,黄的酸,青的涩。到田里摸田螺,掏田蟹,甚至找洞抓黄鳝,捉泥鳅。下塘摸螃壳,摘菱角,抽芡实管,剥芡实包。啊,生活给我们的第一课就是找吃的填饱肚子。

漫山遍野地找到这些野生美味后,我们往往都会自然而然的集合到这蓬刺树下。吃着,坐着,躺着,说着,笑着,唱着,打着,闹着,追着,尽情地享受生活,尽情地寻找快乐。空气里都弥漫着笑语欢歌。

夏天刺条上百花齐放,蜜蜂哼着嗡嗡曲采花,很远很远都能闻到那沁人心脾的阵阵花香。三伏天烈日里的热浪袭人,但蓬刺树下的风却凉快宜人。我们在树下抓子儿,丢手绢,讲故事。蓬刺树冬天是我们的避风港,夏天是我们的“避暑山庄”。刺树对我永远是慷慨大方,冬天给我温暖,夏天给我凉快。树下,我永远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再以后我成了“民师”。在搞责任制的日子里,我白天在学校教书,有时天气骤变,晚上坐完班家里还有谷呀草呀什么的,又连夜摸回家收捡。即使是天气漆黑一片,又没有电筒,我都不肯走大路,宁愿摸黑走小路。走在熟悉的塘岸上,路过那蓬刺树,有时树峦里蟋蟋嗦嗦地响,有时甚至小鸟在林中惊飞。有一年我一个同学死了,晚上回家精神紧张,头毛不由自主地全部竖起来了,头皮也似乎起了鸡皮疙瘩。但走到那蓬刺树下,我便像投入了亲人的怀抱,什么都风平浪静,精神又放松了,脚步又轻快多了。

塘岸边的那蓬刺树,我生命中的贵人,永远的保护神!

2008420.)(1900字)

(这是直接在电脑上写的第一篇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