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寻访宿松十景之“秀河烟柳”(2)  

2015-03-17 11:37:24|  分类: 旅游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访宿松十景之“秀河烟柳”(2

石普水

 

 “秀河烟柳” 是鼎鼎大名的“宿松十景”之一,常常从书上看到、耳边听到这个名称,真的耳熟能详,然而却无法看到这一历史景观。人是一个怪物,越是看不到的东西,越觉得神秘,越是想看个究竟。

秀河在哪里?网上有人说“旧址位于宿松县城中心的黎河园,园地总占地面积为2.89公顷,水陆面积各占一半。黎河,乃宿松现在仍然存在的县河,蜿蜒温婉、宁静幽美。”

在儿子家三楼上能清清楚楚看到的黎河公园。每天清早就有人在里面散步、跑步、跳舞、打太极拳,晚上还是人声鼎沸,锻炼的人络绎不绝。白天围栏四周都是买菜卖菜的人们。然而我不爱在里面活动,人太多,空气污染严重。

这就是“秀河”吗?

道光《宿松县志》卷二详细介绍了“秀河”。

秀河:在治东半里。

源出横山,西及黄栗、青冈二冲,委折20余里,过黎协桥,迤西径通明阁,绕学宫前,达放生桥,入县西大河。《一统志》《朱志》《采访册》

按,秀河源出县东,……此水原不绕学,自黎协桥穿东坂,过高石港,绕南台山麓,与县西河合流而去。宏治己未,邑令施溥复浚阔二丈,深六尺,长七百余丈。四时不涸,岸柳环秀,中利行舟,旁可灌田。……(30

道光《宿松县志》同时介绍了“黎协桥”:俗呼菱秧桥。去县二里,介东厢山庄,秀河水过此分为二支。71编著《百年杜溪》的潘宏先生告诉我:“黎协桥是五里雷公岭那个桥,该河原从黎河经过,然后从通济街那里入大河。现在一天门的河是五几年修的,圩上人把这河叫新河。以前的河是在城里绕的,秀河则是指老河。”

好了,我们知道秀河是原来的老县河,它很大,至少从雷公岭经过黎河到南门护城河,然后从通济街那里入县城的大河,一直通往龙湖,都属于秀河。

那么,什么才是“秀河烟柳”呢 ?道光《宿松县志》卷五以最简洁的文字介绍“秀河烟柳”:即学宫前郭外秀水河,夹岸烟柳,婀娜如织。(121页)从这个角度看,真正的“秀河烟柳”是指过去南门的护城河。

本家历史特级教师在县城工作整整30年,对县城过去、今天了如指掌。他说,20年前,工作之余他常常骑自行车带儿子到秀河坝上溜达。那里行人很少,绿树成荫,空气新鲜。就是炎热的夏季,这里凉风习习,令人心旷神怡。碰到一些老者,都说,那里就是大名鼎鼎的秀河烟柳。那时还有河,——准确的说是河沟,没有流动的水,也没有生机盎然的烟柳!但是有春意盎然的气息,有夏天勃勃的生机。

我们同行。锻炼身体,也算怀古。

出门就是黎河,沿途到处是做买卖的,生的熟的菜,吃的用的日用百货,小买小卖,从古至今,这里都是人气最旺的地方。

在黎河南路,特级教师带我走进一条古色古香的小胡同。一个富有特色的名字, “察院弄” 。这里仍然保持古代风貌,还只有三尺宽。里面楼房林立,不过前后左右仍然挤挤挨挨。

从民主东路向前走,近头是我们曾经非常熟悉的地方。那时我们都叫这里“猪儿场”,如今仍然有一栋破旧的民房,像奄奄一息的病人;当年写的“子猪交易所”几个毛笔字还在,让人百感交集。当年,我们到县城捉小猪,往往步行两三个小时到街上才天亮,回家搭车,有时还是步行——当年只有一趟车。走的就是沿着县河坝到“通济街”到小东门民主这条路。

我向特级教师介绍了这段历史。我们百感交集,嘘不已。

从这里转弯向西行。眼前是宽阔的水泥路,新修的。两边门牌号码上赫然写着“城墙南路” 。啊,不错的。当年这里右边就是县城的城墙,城墙左边就是护城河,秀河的水哗啦啦的从这里流过,小鱼欢天喜地的在这里摇头摆尾向下跑去。河岸边,肥沃的土地上,杨柳依依,柔嫩的柳枝随风飘荡,柔若无骨,婀娜多姿,风度翩翩,撩起游人万种柔情,骚客诗兴大发……

我在清洁卫生牌上看见了“女婿街”、“豆腐村”两个地名,这是一个有典故的地方。可惜没有看见楼房里的老人,没法问清楚地名的来历。

我们沿着“城墙南路”向前走,一直走到没有路,才折回来往北走,经过“通济街”,当年我们步行上街的老路。

走过秀河,却没有看到秀河烟柳。我不甘心,回家翻看道光《宿松县志》,看看古人笔下怎样记录这宿松十景的秀河烟柳。

县志收录了五篇前人的诗文。

第一篇《秀河记》作者明朝 章世纯,临川人。

善游者莫不称山水。松东北多山,西南多水。水源陈汉山,蜿蜒百余里,回流激湍至上河,抵两河口对岸,桃柳如织。离郭西约半里,忽折而南,石桥横踞,为黄广通衢,行者蚁赴,桥下舣筏竞渡,几与石城卧波争胜,花竹夹屿,似过之。再折而南,屈曲数十里,与龙湖会,迤逦缭复,秀盖莫秀于此。

及考松河称秀者,又匪是。则引东黎协桥之水,穿坂南折,绕玉皇、文昌阁,转入郭东,内注奎星清,横过泮前者也。河甚窄,乃谓秀过西南者,河资学宫,胚胎文秀。又,西南之水东注,而此蚀西流。东注漂而外去,河环如带。登阁遐瞒,水光树色,映澉天际,飘飘有凌云想。阁石桥横,徐步河曲,沿堤柳线,向水频低,虽界两畔,往来潆拂,烟越林杪,冉冉若艳阳时隈。转堤弯,石卧中渚,密阳如盖,潜鳞出游。坐石垂纶,鸟鸣阴翳,遥闻棹歌,乃前浦,停竿追逐,野渡舟横,渔人杳不可得。

余与田子孙若、黄子瑞白、金子参两挽舟扳筱,溯回河浒,搴芳杜,濯皓手,沉朱樱,涤翠釜,放山阴之夕,拟南皮之游叟。已而金乌西没,河身忽转,堤尽山阑,水逐峦衍,暮色深烟,溪溪尽染。良久月上,鼓南驻,过荒台,返河西,舟次桥下,登桥欷,则见玉山灯耀,南守钟迟,阁影横斜于浅渚,沙塘隐见于荷陂,四周秀色,一道清辉,直于兹河收之。回视露下柳枝,已烟笼数里堤矣。

河开于谢君骥,浚于施君溥。神宗初,万君汝观复浚之。浚后,人文蔚起,于学最有益。故宿松人思二君,犹睹河洛而叹禹德远也。豫章章世纯记

548页)

章世纯(1575-1644),字大力,临川箭港(今属丰城市)人。明末古文家。与陈际泰、罗万藻、艾南英结“豫章社”,推崇唐宋,力抵王(世贞)、李(攀龙)秦汉派,与张溥的“复社”分庭抗礼,并称“临川四大才子”。他博闻强记,富有才华,读书时,不生吞活剥,而是从中探求义理。写文章紧扣论题,融会经史,阐述己见,将深奥的先贤哲理,解释清楚。对天文律历、五行禽迹、阴阳星卜都能解其精要,纠其谬误。《四库全书总目》云:“世纯运思尤锐,其诂释四书往往于文字之外标举精义,发前人所未发,不规于训诂……扬雄所谓好深湛之思者,世纯有焉。”

第二首诗,《寻秀河古道》  作者 石颂功。

(邑有为疏河之议者,明府朱公命予与二三同志相视故道使筹土,因纪其浚筑处。)

其一

西流水仍在,淤塞亦无多。莫使龙门塞,还见谢公河。

其二

陶者抛瓦片,园丁截灌畦。几因数武隔,不度两桥西。(谒真、放生二桥为秀河水流入县大河处。)

其三

铜墩能筑堑,(旧从铜锣墩筑堤拦水曲入秀河。)玉阁自通流。古老为余说,宫前可放舟。(旧学宫东南有街,商舟舣集皆藉此水)

石颂功,字九叙,号云亭,宿松石氏12世祖,郡廪生。三龄就师授业,八岁通五传,两修府志,主修道光《宿松县志》,禹江书院山长(宿松松滋书院院长)。以徒壁之家主修五届族谱。著有《云亭文集》、《采山阁诗集》、《樾苍园集》,主修《小孤山志》(249页)。他不但参加《宿松县志》的编写,还亲自参加秀河的清淤。从字里行间我们知道,历史上的秀河不仅仅是风景秀丽,更加是商舟舣集的交通运输必要之道。

第二首诗《秀河烟柳》作者方孔禔,邑人。

家住沙河不记年,年年金穗漾三眠。何劳远问陶彭泽,此地春晴亦醉烟。

还有一首《同刘元礼秀河望荒台》作者方济明。我打字很慢,留着以后慢慢补齐吧。不好意思啊。

好了,终于了解秀河的方位。它的精华部分在 “学宫”前,宿松老街“钦圣门”旁边

也了解了秀河的历史。“河开于谢君骥,浚于施君溥。 秀河由谢骥开凿。谢骥,成都人,举人,明正统年间任宿松知县;施溥,也是宿松知县,他在明朝宏治十五年主修《宿松县志》,是宿松第二部县志,但是没有流传下来。他疏通扩大了秀河,也没有保存下来。

秀河是历史上的护城河,它保护了县城老百姓安居乐业,同时还是商业贸易交通运输的必经之道。

至于秀河的烟柳,没有了,早已经成为良田,如今楼房林立。如果您真的要看看当年情景,麻烦您好好看看章世纯的《秀河记》,那是一篇难得的美文!可能当代宿松人是写不出这样文章的。

2015.2.15)(3.16补充)(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