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饭碗的故事(10)  

2015-10-20 21:06:31|  分类: 如烟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饭碗的故事(10

石普水

打椤柜不是农村当时所谓的“手艺”,但是做面是含金量很高的师傅。做面在缺吃少穿的年代是一门好手艺。每斤麦子磨7两粉,加盐含水能做成一斤面。一斤面卖出时一角钱加工费,1.2斤麦。这样一桌面能赚10多斤麦子,7元钱的加工费。那时国家工作人员每月工资才30多元,不足4桌面赚的。所以1961年“责任田”时有不少在安庆工作的职工辞职从回家做面。可见做面是一门好手艺,有一定“含金量”。然而打椤柜没有“含银量”

在打椤柜过程中我学习了做面。

磨房在两间茅屋里,除了我与当时一文不值的老黄牛外,还有两位已经作古的老兄,一个叫徐的炉,一个叫尹明九。每天我磨的粉就是称给他俩做面。

他们晚上和面。“和面”是把粉、盐和水按比例在缸里用手充分拌匀,然后用力拉动揉捏,用拳头向下按,待到粉与水充分和匀,面柔韧而不沾手时,第一道功序大功告成,人们称之为“和面粑”。 “和面粑”的功夫在拳头用暗劲,拳头越有劲越好,做成的面便会拉得越长越细而不断。所谓“死粑千拳筑” 。家乡风俗,新娘新郎进入洞房吃“和气面”便是此面,一句吉祥话叫“长命(面)富贵”。第二道功序是放在木案板上揉,弄成长方形,用刀切成条状,用手搓成细圆条盘在面钵里,盆好后又倒在案板上再搓,再盘在面钵里。晚上有时我磨粉,更多时侯我在旁边帮他们盘条,他们吸黄烟。

第二天清晨,有时鸡鸣他们便进行第三道功序“上面”,把面钵里面条搓得如筷子一般,然后上在两尺来长的面筷子上。我有时也起早磨粉,喜欢看他们上面,他们吸烟时我也会“照葫芦画瓢”上面,虽然不均匀,速度不快,但也差不多。早饭后他们便“出面”,把面筷子插在面架上,拉长,晒干,一般中饭前后进行最后一道功序,“收面”,把干面放在案板上。

在那段特殊的岁月里,我天天与两位老兄打交道,耳濡目染做面的全过程,熟悉了做面的基本操作规程。我甚至想,如果有做面的工具的话,我是能做成面的。可惜,我这门“手艺”一直没有实践,没有为我创造价值,所以算不得饭碗。

而且,做面是为了增加生产队集体收入,是“副业”。生产队大忙时便停止做面,我们都去忙生产。

我赶上了真正的“大集体”,三个屋场近400人口一个生产队。男女老少劳动力差不多200人,田地大约400来亩,加上开荒也不过500来亩,本来挺快活的,根本没有劳累可言。而生产劳动五光十色,劳苦欢乐参半。比小学读书那是苦不堪言,但比学木匠,那是天堂,神仙岁月,妙不可言。

2010.10.19)(201510.19.)(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