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回家(176)  

2015-10-30 19:54:01|  分类: 悠悠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家(176

石普水

农历八月十六早晨,我又散步来到了轭头湾。

难以忘怀的轭头湾,还是以前的砂石路,三米左右的大路。路边是一望无际的水稻。水稻像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大阅兵时仪仗队的士兵,整整齐齐,精神抖擞,从脚下一直排列到龙湖旁边。圆溜溜的稻穗,密匝匝,一丝不乱,紧紧地排列在一起,似乎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架势,很是招人喜爱。

然而,物是人非。当年,这里曾经有三个荒棚。在龙湖旁边荒棚里孤零零的住着一个看鸭子的瘦子。一连三天三夜暴雨如注,龙湖水眼看就要淹没鸭棚了,瘦子仍然一个人守护在龙湖旁边。去年他回家到福建捡破烂,因为不认识路,几个月找不到人,都以为他死了,但是今年回家了,现在看护屋里一个老人。

那个看稻子的虞老儿死了,一了百了。夏天他身上全部都是红疙瘩,那是晚上蚊子咬的,密密麻麻的红疙瘩。说是晚上死的,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没有人知道,他无儿无女。那时他每天早晨都叫我石老师,说我“好早!”“好早!”

那个枞阳的大包户也回家了。那时他的狗坐在摩托车上,望着我煞有介事的吠,不很勇猛,也不懦怯。是忠于职守?还是狐假虎威?

那个养鸭子的养鸭户已经死了。当时他一根竹竿插在田岸上,嘎嘎嘎嘎的鸭子竟然不敢越雷池一步!我佩服得五体投地。鸭子怎么这样训练有素?他是怎么训练的?现在不得而知,一个千古之谜。

曾几何时,天天早晨、傍晚,我几乎都散步来到轭头湾。

这里环境是如此的美丽。横竖成行的白杨树棵棵笔直向天,春天叶子嫩嫩的,嫩得出水;绿绿的,绿得光彩照人。夏天,烈日高照,大地烘烤得人浑身冒汗,但是,杨树林里肥厚的杨树叶子,呼呼啦啦地响个不停,进入白杨树林就像走进了空调屋。刚才还浑身冒汗,转眼周身凉爽,说不出的舒服。一年四季,小鸟叫着,唱着,从这棵树向那棵树上跳跃,无忧无虑,旁若无人,从来不因为我的到来而停止歌舞盛会。秋天,肥大的兔子竟然在我面前搔首挠腮。甚至,一只落单的大雁在大路上,伏着,一直到几米距离才腾空而起!

啊!轭头湾,一年四季都有故事的轭头湾!

这里空气是如此的新鲜。闭着眼睛,深深的呼吸一口气,立即沁人肺腑,全身都舒服极了,幸福极了。站在轭头湾,放眼望去,一望无际的稻田,奔流不息的龙湖水,清的风,明的月,绿的水,蓝的天,白的云,仿佛是神仙福地,天上地下没有一丝半点污染的福地。

算算,大概已经两年没有天天到轭头湾了。

大概是前年吧,轭头湾三百亩白杨树林子一夜之间被砍伐了,小鸟没有了,兔子没有了,大雁也没有了,凉爽也没有了。轭头湾渐渐似乎没有什么令人留恋的地方,似乎成了明月夜,短松冈……

稻田里有几个人在打药水。

我继续往前走。一直来到龙湖旁边。龙湖水退到湖底了。太阳底下波光粼粼。湖里蒿叶肥肥的,又阔又大。那叫肥猪菜还是水葫芦的肥头大耳,又厚又大占领了一大片。脚下是一条深深的大沟,一直通向龙湖深处。那一年的春天,一直到清明谷雨时节没有下雨,龙湖只有湖底一层薄薄的水,我写了一篇《龙湖干破了督》。然而,夏天龙湖水漫到我的脚下,真的是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大自然,千奇百怪。

2015.9.28.八月十六)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