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天有不测风云——回家(200)  

2016-04-21 16:43:20|  分类: 悠悠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有不测风云——回家(200)

石普水

4月16日上午11点多钟,突然狂风怒吼,紧接着暴雨哗啦啦。一时间风夹着雨把家里门窗刮得乱响。我正坐在床上看书,慌忙爬起来关门。但是,身后厨房门哐当一声关上了。应该关上的门窗还没有关上,这个不应该关上的门它却严严的关上了!这是一个比我还要老朽的老锁,现在已经过时了淘汰了。人站在外面能用钥匙打开,但是里面再怎么用力扭动,它依然故我,岿然不动。正月里我们夫妻俩领教过一次,结果劳累半天还是打电话让屋里一个后生来开的。我不甘心锁在里面,一次,两次,三次扭动,试图出现奇迹,结果都劳而无功。我老老实实地走上二楼,站在门窗口,喊妻,希望她在屋背后人家玩。但是喊声被呼啸的狂风刮得无影无踪。

  我知道这是徒劳的。老老实实地在楼上拿起一本书,没有眼镜,稀里糊涂看不清楚字。觉得有些冷,随便拿一件衣服穿上。在楼上的床上躺下,睡不着。等吧。我坐在楼梯口,望着外面的风雨。狂风呼啸,满世界都是呼呼的风响,高高的水杉刮得像喝醉酒似的乱摆。哐当一声,一棵树从中倒下。伴随着大风,暴雨如注,院子里水氹里大大的水花溅起老高老高。

妻的手机报时,12点钟了。风渐渐小了。不久,终于平静了下来。望眼欲穿中妻终于回家了!

下午散步看见白门楼路上两棵栗树都从中倒了,屋里的一棵椿树甚至连根拔起。真的是大风,少有的大风。

天有不测风云。一场并不触目惊心的暴风雨。

晚上10多钟,我打开大门,发现屋里前面人家灯火通明。而且听到有女人的哭声。我小声对妻说,是不是前面那个老人去世了。妻说,应该不是。因为没有放炮——家乡风俗,人死了是应该放炮的。

早晨起来散步,有意走到大路边,朝这家人门口望,看见那家门口有人,走去一看,真的是老人登仙了!已经安安静静地躺着冰棺材里了。

人死如灯灭。如蚂蚁一般。闭上眼睛,停止呼吸,静悄悄地躺在那里,任人摆布。人死不过头一扭,身子一沉,那就是人死了,立即变成鬼了。那种极力挣扎着,艰难地对旁边的人千般叮咛,万种嘱咐,或者独出心裁说出一些让人永远铭记在心的话语,那是小说家和剧作家的写作技巧,那是制造扣人心弦典型气氛的情节。黎民百姓不过是闭上眼睛,头一扭,身子一沉!

那就是死!

刚才还是亮堂堂,转眼漆黑一片。

人生内容各有千秋,死后形式却是千篇一律——女人呼天抢地哭“我的好娘!”男人们手忙脚乱,叫人搁铺,给亡人洗澡,穿寿衣,然后“进材”——现在都是冰棺材!

孝子则跪在前面烧纸。

(2006.4.18)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