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人死人埋——回家(202)  

2016-04-26 16:10:07|  分类: 悠悠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死人埋——回家(202

石普水

第四天非常繁忙。上午烧香,下午起解,一天做两天的事。刚5点钟,我就起床。抓紧时间散步,但是仅仅走到白门楼就回来——已经有人放炮烧香了。我急急忙忙赶回来“上班”——这里不像学校,不签到,没有人查班,完全靠自觉。我不是“shumiao ,老实百姓一个。上班也没有做什么大事,就是裁裁纸,打打锣,我只是一个打杂的。大事有徐家人做。

环境非常嘈杂。眼前始终人来人往接连不断,耳朵里常常是炮声隆隆。我手上裁纸,转纸,嘴里还要跟人打招呼。

烧香的有我们屋里人,隔壁两个屋里人,还有佐坝姓徐的人。一个屋里几个不同姓氏分别烧香,我们屋里除了石姓,还有尹、徐、高三个杂姓,

同一姓氏的分不同房族烧香。烧香的还有孝子的一些朋友。一直到9点多钟,才开始吃煮早饭。我这不争气的肚子早就提抗议了。在家我平常吃饭是定时的,早晨8点钟左右,中午 1点钟以前,晚上7点钟以前。现在这“大锅饭”迟迟不能吃,对于我是一种无奈,一种折磨。更加无奈的是因为肚子饿了,开始吃饭时为填肚子而饥不择食,同时担心下一餐不知什么时候能吃,又吃多了。每当这时候,我就想起我的一位本家爷爷,他老人家从来不到人家吃饭——他的生活永远很规律——我非常羡慕他的那种“饮食有节,起居有常”的生活方式 ,那是最好的“养生”!但是,我不能那么做。我别无选择,必须挨饿。——后来餐餐都这样。如果那样,我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怪物。

中午是四面八方的亲戚朋友来烧香。

吃完中饭就是“起解”。什么时候开始起解的?不记得。文化大革命中间死人不“起解”,我的母亲1990年去世时好像也没有这个节目。我上网查 “起解”,这样解释:本义是“提审,送审录中的人犯上路。宿松民俗,人死后三天,每天傍晚孝子到村堂庙送香油。村堂老爷挑灯夜战,将死人一生吃了多少米谷粮食结算清楚,然后由村堂老爷送交阎王爷。老人们说死人的头两天晚上,庙里算盘拨打得响亮,附近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的。第三天,亲戚朋友、屋里乡邻一起将死人送到村堂庙,这就是 “起解”。“起解”时,抬着一顶轿子,孝子托着一双鞋子。或许,这村堂庙是死人注册的地方,有点类似于现在派出所的功能。想来旧社会这些功能都是村部行使,不过现在村部都是高楼大厦,矮矮的村堂庙像鸡窝似的,周围全部都是枯萎的茅草,看上去有点瘆人。“起解”时,8个人的乐队,吹唢呐、吹喇叭、打大鼓,打铜锣,同时还有两个大铜锣,屋里5个人敲锣打鼓,我就是这打锣的角色。到了村堂庙,点燃轿子,鞋子,然后打锣,放炮,所有人都向村老爷拜年。然后回家。

第五天,也有两个节目。上午是四个道士做“收。什么是“收”?“殓” (liàn) 从”,表示与死亡有关,指给尸体穿衣下棺,也叫入殓。 “收殓”即表示收集整理死者遗骨或遗骸下葬。我们这里所说的殓,是四个道士做法事。道士穿着法衣,有人敲锣,有人打鼓,有人敲木鱼,有人有板有眼地唱着经文,带孝子跪着,走着。整个过程大约两个小时时间。这就是所谓的“做收殓”。道士姓金,老大是我小学同学,老二是我学生,老三大约也是我的学生,还有一个也是我的学生,说我“老了”。他们最高学历是初中毕业生,文凭不高,但是道士职业含金量高。

下午开祭。两个人,地仙“shumiao ,另一位是我以前的同事,也姓徐。当过兵。当过中学民办教师,教音乐,嗓子很好,人非常乐观。后来当村支部书记,后来开祭。徐老师表演能力很强,读祭文时绘声绘色,泣如如诉。孝子舅舅说他“文学很好”!不过“shumiao”说他“讣告”里面两处错误。一个“归山”应该是“归安”,还有一个“掩”。我不作评论。但是,他们开祭有一个明显失误:孝侄里忘了一个人!没有写一个姓张的胞侄子。细姐姐前夫有三个兄弟,两个哥哥姓孟,母亲前夫生的,后来丈夫张师傅有两个胞侄子,一个同时是女婿。

这这种复杂关系我知道,但是我绝对不挑事!那是大是大非!脾气不好的人要砸场子的。

这天从早到晚一直下大雨。雨棚上乒乒乓乓,有时候雨水把薄膜压一个水氹,里面的人不得不用棍子顶。

我依然是裁裁纸,打鼓。

“高shumiao” 喜欢卖弄,在花圈上把“邓”写成“鄭”——或者,他是为了炫耀自己的古文功夫,结果弄巧成拙。

没事的时候,喜欢跟我说话,有板有眼的数落道士。他学着道士腔调念——

“今天是现饭,明天是现饭,后日还是现饭。呜何——呜何——”

“鱼没迟,肉没熟,豆腐憋biebie淡。呜何——呜何——”

有没有这回事,天知道。

后来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沭渺”说道士是满口胡言,因为工资比他高。四个道士 “做收殓”,每人实际工作时间3小时;管灯两次,实际工作时间2小时,出殡那天早晨“做暖盘”,1小时,收费2800元。如果按照7个工作日,每个工作日工资400元。如果按照小时计算,那相当相当高!

物不平则鸣。

shumiao”做地仙,引经据典看日子,为孝子一家平安兴旺发达煞费苦心,没有功劳有苦劳。如此费尽心机看日子、看墓地,写祭文、开祭,连同另一个搭档,至少5个工作日,收费才1500元,平均一天才300元。(看日子400元)。这话他没有明说。

我说,道士有“印”,是专业人士。shumiao”专门从电瓶车改装的小汽车上拿出一个旧破包,里面竟然有一个铜 “张天师印”!

含金量最低的是吹喇叭乐队,一天工资不到200元。

2016.4.25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