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第十三篇:努力发掘石良身上的正能量  

2016-06-07 14:26:05|  分类: 六顺松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三篇:努力发掘石良身上的正能量

石普水

石良是宿松石氏三世祖,直系子孙现在仅男丁就有20000人,明、清两代有17位将军,清朝九名进士,九品以上文武官员98人。

石良在宿松是一个标志性的历史人物。他的老家程岭有保境安民的石良寨,复兴有他建功立业的石良河,九姑有宰相府,洪武诰敕碑,坟墓198311月公布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2414日,石良墓成为安庆市人民政府公布第五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道光《宿松县志》“武士”349页有“石良,武节将军”。

“武功。人物志” 398页:“石良,号松颜。天性果毅,谋略沉雄……”

“武备志。寨堡” 275页:“石家寨,在县东三十里黄泥庄平地跱垒,邑人石良聚义战守之所,明季废。” “冢墓”112页介绍了石良墓:“武节将军前统兵元帅石良墓,在杜溪,墓后有洪武诰敕碑”。

“诰敕”354页有石良两道诰敕。

“艺文志”645页收录明吏部侍郎、延陵人吴宽撰《元帅石松颜赞》。

“艺文志”670页有乡绅汪仁写的一首《将军破贼歌为石松颜良赋》(清道光版《宿松县志》)

1990年版《宿松县志》“人物志”对石良做了详细介绍。

同时还记载了“石良墓”及“诰敕碑”。

“石良,号松颜,宿松县人,生于元仁宗延祐六年(1319)二月,卒于明太祖洪武二十七年(1394)四月,享年75岁。元末群雄并起时,石良率一方义勇,归顺明太祖,挂统兵元帅印,镇守宿松一带。后在攻克湖广,策应同安、舒城中屡建军功,于洪武二年封武德将军,洪武十年又进敕武节将军,由英武卫管军正千户,加洪塘湖屯兵千户,晚年致仕归老于乡,葬杜溪。明武节将军前统兵元帅石良墓,座落在县境新安乡杜溪村石宰相屋后。墓高1.08米,周环8米,墓后不远处,立着一块高大的诰敕碑,上端嵌有圣旨和双龙拱日图案,正面刻着洪武二年诰命,字迹端庄苍劲,记述了墓主生平业绩。县人民政府已于198311月公布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我从1990年开始看《石氏族谱》,写《寻根“六顺堂”》。前后一共写了三十多篇。

 

怎样正确认识石良这一历史人物,努力发掘他身上的正能量,做到古为今用呢?我觉得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认识!

一、保境安民、保家卫国的爱国精神

元朝末年,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宿松盗贼蜂起,民不聊生。在兵荒马乱的年月,石良在家乡招集义勇,筑城设塞,屯田养兵,以保境安民为己任。

“石家寨”是石良保家卫国的一个重要物证。清道光版《宿松县志》载:“石家寨,在县东三十里黄泥庄平地跱垒,邑人石良聚义战守之所,明季废。”(《宿松县志。武备志。寨堡》275页)石家寨,又叫石良寨,在今宿松程岭乡彭桥村。这是石良的老家,他的父母兄弟生活在这里。在兵荒马乱的年月,石良兄弟们纷纷加入保家卫国的队伍中。他的二哥仁三公均实就是其中之一。《石氏族谱·仁三公传》写道:“公为真一公第二子,讳子华,号均实。器深沉。元季兵兴,公与仁八公为保障计,招集义兵,联缀壁堡,以御寇乱。每军行,必先戒士伍,毋暴掠,毋妄杀,所过无横罹锋镝之苦。世平叙功,公不乐仕,居田里,教植子孙,绰有良法。”

元至正六年(1346年)冬十月,盘踞在黄梅县冯茂东山(今黄梅县五祖寺)的一伙盗寇,打着红巾军的旗号,为了扩大地盘袭击宿松县城。石良带领义勇奋勇杀敌,三战三捷,并且乘胜追击,直捣敌巢穴。这事当时家喻户晓。宿松乡绅汪仁亲眼看见石良班师回营的场面,写了一首《将军破贼歌为石松颜良赋》,对这场战斗写得极其精彩:

“……一捷二郎河水赤,再捷停前驿草腥。三捷直断鴞巢路,僵尸暴露四长亭。贼奔莲峰坚壁守,新蔡城前插我营。红巾乘夜空垒去,铙歌满路载欢声。余卧东山扶竹杖,喜同田叟望回旌。力除大患安桑梓,惟君智勇兼严仁。……”(清道光版《宿松县志》670页)“二郎河”、“停前驿”均是宿松地名,“河水赤”、“驿草腥”,血流成河,草木皆沾血腥,战争何等残酷!而“铙歌满路载欢声。余卧东山扶竹杖,喜同田叟望回旌”则描写石良凯旋归来受到人民热烈欢迎。“力除大患安桑梓,惟君智勇兼严仁”,是对石良保家卫国的热情歌颂。

“守城之役”是石良保家卫国的第一场战役,初出茅庐第一功。自古英雄出少年,这一年石良才27岁,可谓少年得志。

元至正十一年(1351年)辛卯十一月,红巾军首屠宿松,城馁。为解松城守城之忧,宣慰付使余阙恳请石良招募训练乡民义军,担负松城守城之责。河西山地处宿松县城西南,是黄梅到宿松的必经之道,与县治仅一河之隔,是县治之屏障,处于极其重要的军事和交通位置。石良认为守住了河西山各寨,就等于守住了县治。他以军事家的胆略,利用河西山的复杂地形和熟悉其地理环境之有利条件,毅然决定实施“空城计”,守好河西山、御寇于城外。他采用这样军事布局:县治仅留各处城防哨所,加强巡逻。主要兵力移至河西各寨,构筑加固防御工事,严阵以待。经过精心策划,他们以车鼓寨为中心主寨,重兵把守,高竖石良帅旗。两侧以城西寨、大河西寨、小河西寨为双翼副寨、巡防守护,各副寨分竖宣慰付使余阙的元军帅旗。交战时,一寨鼓起,各寨相应。这种布阵让敌方弄不清虚实,起到迷惑对方和威慑作用。寇终不敢侵,民敕以安。这一年,石良32岁。

从守卫家园的石家寨,到三战三捷的“守城之役”、河西山保卫战,表现了石良保家卫国的高尚品质和卓越的军事才能。

石良领导的不是政府军,没有朝廷粮饷,没有武器弹药,没有向老百姓摊派,在兵荒马乱的年月,他自力更生,带领穷苦百姓团结起来,垦荒种田,养兵练武。他有一颗爱国爱民的赤子之心,有一种英勇果断,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卓越的军事才能。

需要指出的是,与石良同时的宿松“乡义统领”还有掌管着四十八寨的陈汉,有筑其规模被誉为“南国长城”白崖寨的吴士杰,而石良只掌管着三十余处营寨,但是,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保卫宿松县城的只有石良!

二、审时度势“知天运而识时务”的政治智慧

“盖自宿松仗义之初,能遏众寇,使一方无警,民庶咸安”,这是朱元璋对石良的评价,他得到明太祖朱元璋的嘉奖与赏识。

当是时也,群雄并起,汝未尝轻于服从。”朱元璋所说的“群雄”包括元朝末年的刘福通、徐寿辉、彭莹玉张士诚、陈友谅等等起义军。在乱世,群雄逐鹿,血雨腥风中,石良韬光养晦,静观其变。乱世英雄起四方,有枪便是草头王。石良筑寨,垦荒种田,养兵练武,不是占山为王,而是相机而动,有道是“良禽择木而栖”,这是孔子在卫国时说过的话。

石良深谋远虑,审时度势,在烽烟遍起、群雄逐鹿的复杂形势中他选择了朱元璋。朱元璋在洪武二年二月《封石良敕》中说“石良……当是时也,群雄并起,汝未尝轻于服从。及予大业已定,汝乃籍其人民,率其士伍以归于我,可谓知天运而识时务者矣。”

石良在《兵部供袭职文状》中说了归顺朱元璋,授予元帅印信。“自辛丑年(1361年)九月内大军攻取九江,十月内亲赉([lài]赐予,给予)原掌印信,授到文凭并本部下各头目印信文凭,前赴九江归附交纳,就蒙委令守宿松。”这一年石良

“群雄并起,汝未尝轻于服从。”这是石良的政治智慧和深谋远虑。“及予大业已定,汝乃籍其人民,率其士伍以归于我,可谓知天运而识时务者矣!”这是朱元璋对他最高评价!

三、该出手时就出手——建功立业的胆识

13637月。这年朱元璋和陈友谅在鄱阳湖进行决战,其时间之长、规模之大、投入兵力舰支之多、战斗之激烈都是空前的。传说朱元璋被陈友谅困于鄱阳湖,粮草皆尽,军情危急中遗使俞通海传谕于石良,速送粮草,且告知:“谁送粮,封宰相”。石良受命后一边筹集粮草,一边率军民三千余人日夜兼程挖河道三十余里,三天后,大批粮草救兵自内湖经河道进入长江直达鄱阳湖,解救了朱元璋被困之危。朱元璋得救,重赏石良,许待江山定下之后再晋升相位。(《安庆掌故》324325页)。这条河沟就是现在的“石良河”,又叫泾江,也叫西口河。道光版《宿松县志》“二十三年……八月,友谅食尽,突出湖口。太祖顺流搏战,及于泾江,泾江军便遮击之,友谅中流矢死。”(270页)。泾江军,就是宿松石良的部队。所以,宿松人都说陈友谅是被石良射死的。

今天石良河宽100余米,水深56米,从大官湖南岸入石良河,经西口、坝头、下夹、洲头(泾江口)通长江,贯穿洲头乡全境,曲折绵延30余里,是洲头人民的母亲河,洲头史为泾江庄。

“石良河”不仅军功于当时大明王朝,而且造福宿松子孙后代,后来当地人在坝头之北立有一“良公庵” ,至今香火不断。

四、在战火纷飞的战场上培养人才的胆识

石良《兵部供袭职文状》中说“十月内,蒙调将引本部军马攻取湖广,敬奉令旨,着侄男石铎同本部下头目张民万户,管领军马,与同毕院判在营听征教毕。石良赴京住坐参侍。甲辰年(1364)三月内,蒙安庆守御官何叁政调拨本部军马,仍令侄男石铎、男石镜跟同,克取舒城、庐州,接应安丰。

1363年十月,石良奉命引本部军马攻取湖广。这次石良带领他的侄子石铎(胞兄仁七的次子,后来以武功授平山百户),同本部下头目张民万户管领军马,与同毕院判在营听征教毕。甲辰年(1364)三月,安庆守御官何叁政调拨石良本部军马。石良命令他的侄子石铎、大儿子石镜(当时才仅仅10岁)跟同,克取安徽舒城和庐州,接应寿县中南部的安丰。

这场克取安徽舒城和庐州的战斗,被朱元璋称之为“同安、舒城之捷” 特别强调“报国之心尤为可纪” 。由此可见,这场战斗打得特别漂亮,在皇帝心中留下深刻印象,5年后朱元璋仍然记忆犹新。

“上阵父子兵”,石良带领子、侄前往。一位是他胞兄仁七次子石铎,后来以武功授平山百户,另一位是他的大儿子石镜。请注意,石镜当时才仅仅10岁,一个童音未变的孩子,不是跟随父亲游山玩水,而是前往胜负难测、血雨腥风的战场!石良就是从小培养儿子勇敢无畏精神。“庭院岂生千里马,花盆难养万年松”。明朝时,我们宿松石氏一家封授将军衔的一共有17位,他们是石良、石镜、石润、石温、石洪、石彬、石玉、石玺、石坚、石奎(明锦衣卫,授武德将军)、石金(石坚子,明山海卫指挥,授邵武将军)、石淮、石梁、石瑜、石硡、石议、石忠,石良直系11人,他的胞兄七哥家6人。

17位将军就是这样培养出来的。

附带,我还要说两件事。1990年《宿松县志》有名有姓的进士32人,武进士3人。32名进士中我们石姓中清朝100年间宿松籍石姓中进士9人:石鼎、石葆元、石纶、石广均、石寿淇、石镜潢、石长信、石长佑、石光暹。

宿松县城东门原来有一座石氏宗祠,是我们钺祖的一个支裔“老六房”建造的。石氏 9进士有6位出自 “老六房”。这座新建祠堂建成后,正门一直关着,平时进出都走旁边的东门。

为什么不开正门呢?这一直是对外秘而不宣的秘密。石氏宗祠为迎接状元而开!这是一条家规,警诫石氏后世子孙

“不出状元不开大门!”

何等上进的胸怀!

《石氏族谱》有一篇《乐输条议》。这是一篇捐资助考的氏族条议。它是石氏 “捐资助考” “作乡会试场费” 。《乐输条议》是石氏家族的一项伟大创举,是全族一件大事。它对今人仍有一定的借鉴和启发。族人把它刻碑记载在《石氏族谱》上。

我之所以强调这两件事,是为了说明石氏17位将军也好,9进士也好,都是我们老祖宗重视人才培养的结果,对于宿松石氏后人将是有益的启迪。

 五、江湖廊庙一般心的赤子情怀

当地人都把石良叫“田园宰相”。

1363年朱元璋被陈友琼围困于鄱阳湖,弹尽粮绝之际,他派俞通海来宿松向石良求援,传出“谁送粮,封宰相”的口谕。自古“病急乱投医”,“搬兵如救火”,关乎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朱元璋肯定说过“谁送粮,封宰相”的话,不然,谁敢假传圣旨?有道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石良带人日夜不停开挖出一条三十余里的新沟,率部卒把粮草运送到朱元璋军中。俗话说,“人不为利,谁肯早起”,石良可能明明就是冲着“封宰相”的高官厚禄而豁出命来的!事实上朱元璋得救后,当时也跟石良煞有介事的许诺待江山定下之后再晋升相位。只是后来朱元璋也没有兑现当初的承诺而已。古往今来,“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 ,何况出身卑贱的朱元璋早年曾经是流氓无赖一个,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他心知肚明,谁敢跟皇帝争辩不成?何况,那时朱元璋自己做皇帝还八字不见一撇呢!一直到石良退休了,告别之时,朱元璋想起当年许封相位的诺言,这位还算讲诚信的皇帝忽然良心发现,于是多给赏银,嘱石良返故里后营造相府,做个“田园宰相”。

这就是民间流传“田园宰相”的由来。

有宰相官厅为证。因为有皇帝的金口玉言,石良回到故里后,四处遍请高地仙选择风水宝地,终于在离老家石家寨不远的地方,选择一块北边是平缓的山坡,东南方是沃野千里,面临烟波浩渺的“大官湖”——可能石良喜欢这名字,背山面水,背风向阳,一个难得的好地方。

石良在这里大兴土木,营造了一进七重的宰相府(有人说是一进九重)。宰相官厅雄伟气派、富丽堂皇。四周围起高高的护城墙,东头是几百亩的“操兵场” ,石良带回来的兵马,农忙时屯田,闲时操练。宰相府前挖了一口大大的“鹅塘”,“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何等热闹!塘下是一望无际的良田,称之为“积谷仓” 。“鹅塘”上头还有“洗马池”,上边是石桥。宰相府前一箭之地的高坡叫“灯台”,即烽火台。一时间,这里宝马香车络绎不绝宾客盈门,人欢马叫。迎来送往,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那种繁华,那份荣耀,早已随着岁月的流逝而风光不再。可惜诸多建筑均毁于清朝太平军。但是宰相官厅一直到文化大革命以前还在,只是它已经破旧不堪,再没有昔日的辉煌。宿松图书馆馆长雷鸣先生曾经拍下一副珍贵的照片。

宰相府有石良两幅对联。

其一:俎豆甲兵千载业   江湖廊庙一般心(石良撰)

大意是:我带着三千宿松子弟兵和大批粮草救驾,助太祖解救鄱阳湖之围,跟随太祖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创下大明千秋伟业,为石氏光宗耀祖;我深感皇恩浩荡,不管是在朝廷为官还是退职告老还乡为民,“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我对朝廷的赤胆忠心和对老百姓的关爱之情始终不变。

其二:祖泽千年崇礼乐、家风百世擅箕裘(石良撰)

如果说第一幅楹联是石良述志,那么这一幅就是家训,是告诫石氏后人:要学习秉承先祖石碏、石奋的优良家风。

大意是:我石氏祖上有德,忠于祖国,大义灭亲,奉公守法,崇尚礼乐,“忠纯”“孝谨”优秀家风称诵当代,流芳百世;我等石姓后辈当恪遵祖训,学文习武,知书达理,尊老爱幼,和睦邻里,美德家风代代流传。

六、民间打“石良”牌

宿松民间还流传着石良的另一大贡献,他打造了宿松名产“马陵打瓜子”。传说石良当年率军队参加鄱阳湖水战时,正值酷暑季节,石良所带“打瓜”(即西瓜)深受将士欢迎,朱元璋之妻马氏娘娘品之亦赞不绝口。南京建都后,马氏亲口将打瓜命名“马陵瓜”,打瓜子定为贡品。从后,马陵打瓜子名扬天下。成为我们馈赠外地亲友的宿松特产。

自洪武七年至洪武十年,石良在朱元璋老家凤阳带领部队兴修水利,修筑道路,改天换地,改造山河。他干一行,爱一行,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这种精神值得我们这一代人学习。

2014.12.18)(2016.6.7.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