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普水的龙湖书屋

读万卷书,修心养性;行万里路,健体强身;写自由博,信马由缰;交道合友,携手前行.

 
 
 

日志

 
 

【转载】岁月抹不去的民间记忆 吴垠康  

2016-09-08 20:09:48|  分类: 龙湖烟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宿松古今纵览《岁月抹不去的民间记忆 吴垠康》

岁月抹不去的民间记忆

吴垠康

在学而优则仕的科举年代,崇尚耕读传家的皖南宿松,为国家输送了一批批优秀人才,其中不乏世代相传的佼佼者,即使历史长河浪洗沙淘,蕴藏在他们身上的人格魅力,亦如温暖的光芒烛照人间,像官至浙江巡抚的罗遵殿就是杰出代表。

从我老家清河出发,越过一座横亘的山包,大概两袋烟工夫吧,就到了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罗遵殿故居。据专家测算,这处古民居有两百多年历史,青砖、黛瓦、马头墙还在,只是岁月斑驳的痕迹非常严重,与我县他处的一些古民居相比,无论规制还是匠心都难拔萃。但这座房子建成没多久的嘉庆三年(1798年),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突然天光如昼,罗氏家族一个新生命的尖锐啼哭,打破了小山村的寂静。为纪念祥瑞天象,这个新生命没费父母的脑细胞就有了自己的乳名——罗有光。尽管他后来在仕途上呼风唤雨的大名是罗遵殿,但我在月下听古时,雪南爷爷口里絮叨的总是罗有光这三个字,他甚至将自己的孙子取名叫巡抚,那时我在小学读书,不知巡抚乃一省之主,还以为是“寻找腐乳”的意思。像雪南爷爷一样,家乡的父老乡亲至今仍对罗遵殿崇拜得五体投地,他朽去的尸骨,已化作滋养后辈的肥沃土壤。

罗家的房子一般般,但比起那些住窑洞草棚者,比起那些寄人篱下露宿街头者,也算得上统治阶层的“地主”吧,这样的家庭条件,让孩子去塾馆学点四书五经、识点天文数理,一定不至于穷佃户般举棋不定。无奈7岁的罗遵殿性格内向,成绩平平,这天放学归来,他父亲想测试一番,说把杜牧的《江南春》给老爸背背,罗遵殿有点迟疑,背完“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后接不上来,怎么办呢?小脑瓜一激灵,就用“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来蒙混过关。他老爸虽未考中功名,唐诗宋词肚子里装了不少,《江南春》与《清明》还是分得清的。于是,将扁担横着绑在儿子背上做出要体罚的意思,罗遵殿趁父亲找竹条的空挡,侧转身子,竖起绑在背上的扁担,一溜烟逃出门外。他老爸乐啊,夜里同老婆说,不怕养儿痴,只要急时有转知,这孩子脑子灵活,好生培养或成大器,可惜他没等到儿子大器的那一天,第二年就因病去世了。好在孤儿寡母有田契作保障,罗遵殿学业日进,顺利通过童子试,进入县学,成为村里年轻的秀才。秀才无非见了县官不下跪,无非政府徭役可减免,要想弄顶官帽施展抱负,就必须继续过乡试这一关,也就是让范进乐极生悲的那种,只是罗遵殿冲关多年,屡试不第。道光十一年(1831年)初夏,为争取秋闱过关,33岁的他虽娶妻生子了,还是遵母命再赴县城高馆备考。临行前,母亲用荷叶包了几块腊鱼腊肉,塞进捆好的被褥里,数月回家,当她解开儿子的被褥时,一下子惊呆了——当初塞进去的腊鱼腊肉竟原封未动。原来,罗遵殿刻苦攻读,废寝忘食,困了都是和衣而睡,根本不曾解开被褥。付出就有回报,坚持就是胜利,这年秋天,他在江南贡院(南京)参加安徽、江苏乡试“联考”时,如愿中举。我想,民间不忘罗遵殿,盖因他是矢志不渝、百折不挠的学霸楷模吧!

中了举人就是候补官员,但罗遵殿小地主一个,如果学历不能再上新台阶,候补到进棺材那一天都有可能。道光十五年(1835年)春,37岁的罗遵殿第二次参加京城会试,一路过关斩将,最终在殿试上荣登三甲,获得比当今博士学位还耀眼的进士功名,且直隶即用知县。道光十九年(1839年),已经41岁的罗遵殿外放补唐山知县,此后他或因勤政爱民、或因廉洁奉公、或因治乱有方、或因剿匪建功,一直是上司眼中德才兼备的好干部,除得到恩师穆彰阿首相的关照,还先后得到河北总督纳尔经额、湖广总督张亮其、湖北巡抚胡林翼、湘军统帅曾国藩等大员的援引或荐举。罗遵殿出道迟,上道快,外放之后可谓扶摇直上,从小小县令一直干到浙江巡抚,文治武功皆可圈可点。罗遵殿功成名就了,荣归故里一定风光无限吧?穷乡僻壤的乡亲没见过,倒是想起了古装戏的类似场面,前边鸣锣开道,后边随从簇拥,他坐在中间的八抬大轿里品着点心搂着小蜜……然而,令那些为荣华富贵而头悬梁锥刺股的书生们惊诧莫名的是,罗遵殿回家省亲时,每到与我们宿松接壤的湖北黄梅停前驿,必弃马下轿,从二郎河古镇步行回隘口老家,若途中巧遇昔日故旧还要停下来拉拉家常,根本没有一点官架子。我想,民间不忘罗遵殿,盖因他有不显官威、不忘乡谊的家风美德吧!

吴敬梓在《儒林外史》中写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意思是凡地级以上官员,哪怕清官一个,三年下来,阳光收入也好、灰色收入也罢都少不了白银十万两。罗遵殿除做过县令,做过知府,还做过与富得流油的盐商打交道的两淮盐运使,做过负责军区粮饷军需的粮台总理,做过省级纪检政法部门负责人的按察使及财税人事部门“一把手”的布政使,即使浙江巡抚任期忽略不计,外放二十年,私囊里整他百万两白银没问题吧,享受点高官特权无可厚非吧,但让同僚们大跌眼镜的是,这哥们居然穷得叮咚响,别说三妻四妾,床头的女人还是当年在家迎娶的糟糠之妻,儿女想弄几件体面点的衣服都不敢开口。《清史稿·列传》载:“遵殿任外吏二十年,廉介绝俗,家仅土屋数椽,薄田半顷,胡林翼集赙,乃克归丧”。看看,他不但未给罗氏家族购置田产、共享富贵,不但未为进士及第大兴土木、光耀门庭,在杭州殉节后,居然丧葬费都要靠老领导胡林翼牵头筹募。我想,民间不忘罗遵殿,盖因他属不贪财色、不慕虚荣的官场异数吧!

翻开中国近代史,泛黄的扉页上一定狼藉着屈辱的泪斑。鸦片战争以降,世界列强瓜分中国的野心日益膨胀,大清龙体千疮百孔,危机四伏,这是国之不幸,也是罗遵殿之不幸,因为他就是在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后不久外放为官的。咸丰九年(1859年)春,本被任命为福建巡抚的罗遵殿尚未履新,就临危授命改任浙江巡抚。是时,太平天国已在咫尺之外的天京(今南京)建都整整6年,虽咸丰八年(1858年)趁太平天国内讧之机,由钦差大臣和春在南京城东孝陵卫再度重建江南大营以围困“天京”,在武昌等地曾与太平军过招数次的罗遵殿,仍意识到此行凶多吉少,因为一旦江南大营节外生枝,杭州城将首当其冲。然而,比他预料要糟糕得多的是,咸丰十年(1860年)二月二十四日,为击破江南大营,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施围魏救赵之计,亲率七千精锐,出宁国,取广德,占安吉,克武康,势如破竹,直扑杭州,三月十一日便兵临城下。因杭州城内空虚,兵力不足,早在三月五日,罗遵殿一方面向胡林翼、曾国藩求援,一方面向江南大营和春告急。罗遵殿长期在湖北为官,被外界视为湘系官僚,是胡林翼倚重的左膀右臂,且与曾国藩均是穆彰阿首相的门生,既有同门之好,更有同志之谊,湘军不可能见死不救,虽派出力量驰援,无奈远水难救近火。江南大营又如何呢?和春发现李秀成攻占杭州后,命令肃州镇总兵张玉良统率援浙诸军,增援部队经过常州时,与湘系素有宿怨的两江总督何桂清,却指示他到苏州后听候其亲信江苏布政使王有龄安排。杭州城危在旦夕,罗遵殿率城内官兵及团练顽强抵抗,而觊觎浙江巡抚位子的王有龄,竟请三月十五日已赶到苏州的张玉良去视察城垣,这样转悠了两天,又让张玉良赴援湖州后再上杭州。三月十九日,太平军用火炮攻破杭州城,困守十日的罗遵殿见大势已去,遂含泪携妻女服毒自杀,而张玉良的援军恰恰在城破后的第三天赶到杭州。虽然视军机如儿戏的何桂清、王有龄最后都没有好下场,但耽搁的数天时间却把罗遵殿害惨了,所幸他的儿子罗少村因求学异地躲过一劫,所幸悲愤交加的胡林翼与曾国藩为他争取到朝廷的优恤与追赠,谥号壮节,总算捍卫了最后的哀荣。四十多天后的四月二日(当年闰三月),罗遵殿灵柩自杭州抵宿松,在此驻防备战的曾国藩出城8里远迎,第二天再送灵柩出城回隘口老家。十天后,又与陆续赶到宿松的胡林翼、左宗棠、李鸿章等晚清风云人物一道赴罗遵殿隘口老家吊唁,并撰挽联一副,“孤军少外援,差同许远城中事;万马迎忠骨,新自岳王坟畔来。”我想,民间不忘罗遵殿,盖因他是以身殉节、气壮山河的本色英雄吧!

 宋真宗赵恒在《劝学诗》中云,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千钟粟,意思是一朝博取功名,一生万事大吉,但罗遵殿以难能可贵的高格,给了世俗的赵皇帝一记响亮耳光。官场处处有险滩,不给祖宗抹黑,不给家乡丢脸,让生命的张力熠熠生辉,莫非这正是他出生之时祥瑞天象暗合的深意?所以,罗遵殿虽死犹在,即使岁月无情,也永远抹不去民间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